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王杰希】真实如海(十三)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王杰希

2. 现代灵异


指路: 目录  

前文:(十二) 幻象


(十三)天台

卢瀚文站在门边探头探脑,然而黄少天说话的声音太小,虽然能看到他的嘴巴一直不停地动,却半句都听不到。卢瀚文踮着脚,扒着门框,自以为隐蔽地将身体向前伸,期待能听到一点八卦。

喻文州一瞬不瞬地盯着黄少天,看着黄少天一步又一步向天台边的人影走近。

“他们在说什么?”卢瀚文最终放弃,转而求助喻文州。喻文州站在他一步之外,似乎对远处的对话毫无兴趣,又或许是早就听得一清二楚,而不必像卢瀚文这样刺探。

喻文州摇摇头,“可能是当年没有说完的话。”

“当年?什么话?”卢瀚文好奇心越发旺盛。

喻文州叹口气,苦笑道:“我也不知道。当时我不在国内。”夕阳之下,黄少天的影子渐渐与那个身影重叠在一起,黄少天似乎说到兴起,哥俩好地拍了拍那个人的肩膀,如同当年在校园里一样。

那人缓缓向黄少天转过脸来。

突然,黄少天大叫一声,踉跄着后退两步,喻文州登时变了脸色,卢瀚文连忙捂住嘴将一声尖叫咽了下去。

“他、他他他他!为什么!没有脸!”黄少天飞快地后退,接连几步退到喻文州身边。

“你已经不记得学长的样子了?!”喻文州似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糟了……”

黄少天被这个问题问懵了,他拼命地搜索记忆,却发现自己不仅不记得学长的样子,甚至连他的名字都想不起来,“我不记得……完全不记得了……”

“那群火人跑上来了!”卢瀚文喊道。烈火中僵硬的人影一步一步挪上楼梯,所到之处腾起一片火海。

而另一边,天台一侧,无脸男人彻底转过身来,整张脸像是一块冰冷的白板,眼睛和嘴巴是一片瘆人的平坦,唯有肉色的鼻子如同一颗肉瘤一样粘在脸上。他虽然没有嘴巴,却不知从什么地方发出一连串闷声闷气的笑声。仿若应和着笑声,身后的人影都发出尖锐的啸叫,哭号与尖笑不断回荡在窄小的楼梯间里。

“抱歉,是我错了。”喻文州皱着眉头说道,“这里不是阵眼。”

“现在怎么办?”黄少天握紧手中的冰雨,盯着向他们逼近的无脸男人。烈火的包围圈越来越小,他们步步后退,无脸男人肿胀发黑的指甲几乎抓住他们的衣服,被冰雨劈开无数次,却又无数次长了回来。

 “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强行破阵吗?像打游戏一样,把Boss打掉才是硬道理。”

“首先要找到Boss才行。”

“所以,它会在哪里?”黄少天转向喻文州,眼神里意味不明。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神色复杂,声音艰涩地说道:“我不知道。少天,这是你的内心世界。”

血红的天空如同泣血一般,坠落的雨丝全是黏稠滑腻的鲜血,大片大片铺满了整个天台,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腥气。整个世界仿若用拼图拼起来的布景板,一块一块,一片一片,不断掉落,逐渐露出世界背后的巨大黑暗。烈火在他们身后噼啪燃烧,似要将世间一切都燃烧殆尽。

黄少天看着诡谲变色的世界,“我的内心世界吗……”世界里的一切都是他的想象,甚至连喻文州都是他想象出来的,他却还期望喻文州告诉他真相。

“图书馆是不安全的。我们必须从图书馆出去,再谋后路。”喻文州已经从突发情况中回过神来,冷静地分析着眼前的情况。

“要怎么办?”黄少天咬咬牙。

“从屋顶跳下去。”

“什么?”卢瀚文大吃一惊。

“这是你的内心世界,尝试想象一下软着陆。阵法本身的设置没法更改。”喻文州指了指逼近的火焰,“我们只能尝试更改能够更改的。”

黄少天沉默不语,卢瀚文也没有说话,空气中的燥热愈发明显,楼梯已经被火焰完全封锁。

“少天,相信我,我绝不会让你出事。”喻文州顿了一下,苦笑着自语道,“我宁愿是我自己……”

喻文州的承诺如同飘浮在海面上的冰山,海平面之下坠着看不清的谜团和道不明的情绪。黄少天自嘲地笑了笑,这样的承诺确实是他想听到的,尤其是想从喻文州那里听到的。而这个想象中的喻文州甚至更加满足他潜意识的幻想,将无数解释和真相都藏在身后,却选择最直白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心意,如同黑暗夜幕中的闪电,如同溶洞深处发光的矿石,如同悬崖危树上高挂的蜜果,危险而迷人。

也许,正是因为是自己的想象,他们的想法才不谋而合。

 “好。”黄少天点头道,一线生机,也值得去尝试。

“你带着瀚文。”喻文州把卢瀚文推向黄少天。

黄少天抱紧卢瀚文,他第一次站在图书馆天台的护栏边俯瞰整个校园,脚下的一切都变得格外渺小。

“瀚文,闭上眼睛。”黄少天深吸一口气,“我数10秒,1,2,3……”

“啊——”卢瀚文大叫道,黄少天根本没有数到10,他刚数到3就往下跳。卢瀚文只感觉心脏猛地一提,大脑一片空白,紧接着他栽进一片极其绵软的表面,被弹起来,接着又落回那团绵软的东西里。

“呼——”卢瀚文挣扎地撑起身体,整个人还处于应激状态,呼吸急促,浑身发抖。

黄少天比他好不到哪里,呼吸急促,头昏目眩,他撑着额头,哑声问道,“没事吧?”

“黄少,这是你家的棉被?”卢瀚文指着身下熟悉的花纹,他经常在自家窗台看到黄少天晒被子。他抬头一看,发现两个人身下正是黄少天家的棉被,无比巨大又格外绵软,两个人简直不像刚从楼上跳下来,倒像是两个豌豆公主躺在层层叠叠的被子上。

“别挑剔了。跳下来之前我大脑一片空白,唯一能想到的比较软的东西就是这个。”黄少天四处看了看,“咦,喻文州呢?他怎么还没下来?”

他们落在图书馆的门口,图书馆的大门完好无损,不像是被黑色巨猫猛烈撞击过的样子。再看看校园里的景象,一如他们刚来时候的样子,宁静而安详,没有妖魔鬼怪,没有任何损坏,没有一个人。唯一不正常的是图书馆顶楼,那里依旧火光冲天,喻文州单薄的身影站在天台边缘,如一叶蝴蝶一般落下,急速穿过层层叠叠的棉被,重重地摔在水泥地面上。

“文州!”黄少天冲了过去,他不敢相信,他的缓冲根本没有起作用!

喻文州倒在地上发出一声痛苦地呻吟。

“文州文州!你摔到哪里了?伤到哪里了?怎么回事?你为什么没有落在被子上?”黄少天急得团团转,却不敢轻易移动喻文州,生怕对他造成二次伤害。

“没事……我缓冲了一下……”喻文州头昏脑涨,试图撑起身体,一阵剧烈的疼痛让他倒吸一口凉气,“……好像,左腿断了……”

黄少天熟练地上前检查起来,“看来是骨折了,我们还不知道怎么出去,也不知道要拖多久,必须先处理一下伤。校医院太远,先去医学院处理一下吧,我知道他们的东西放到哪里的。”

喻文州满脸冷汗,声音还勉强维持着冷静,“我可以走。”

黄少天架起喻文州,嘴里不住声地轻声安慰。即使黄少天知道是幻象,但是听着喻文州痛苦而短促的呼吸,依旧感到一下一下的揪心。

“图书馆……还有问题吗……”喻文州缓过一口气。

“没问题了,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卢瀚文抢答道,图书馆现在和他们刚来的时候没什么两样,平静而普通,像所有夜晚的大学图书馆一样。

“……下次不要乱立flag,你早就知道自己会摔伤吧。”黄少天将之前喻文州说的话联系起来。

“强闯魔术师的法阵,又想要全身而退,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喻文州摇摇头,“总得付出点代价。”

“魔术师?是王杰希吗?他居然给自己取这么个名号?!不对,卧槽!我们根本没有想闯他的法阵,是他自己搞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谢谢观赏,请移步:(十四)


一点废话:

1. 学长没有脸!有没有很惊喜(滚……

2. 固定视角的弊端已经显现出来,不能写喻队的视角好痛苦,他其实有很多心理活动,也有很多疑问……不知道我有没有写出那种感觉…… 


评论 ( 31 )
热度 ( 17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