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王杰希】真实如海(十四)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王杰希

2. 现代灵异


指路: 目录  

前文:(十三) 天台


(十四)遗憾

去往医学院的这条路,黄少天曾经走过无数次,他轻车熟路地带着两个人去往他最熟悉的实验室。深夜的院楼空无一人,只有三个人的脚步声回荡在大厅和走廊里。他们都没有说话。黄少天心里塞满了事情,一边想着这个古怪的夜晚到底什么时候结束,又戒备着周围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又一边小心翼翼地照顾着喻文州的伤势。他整个人处于一种极端紧绷的状态,额角微微沁出汗水。卢瀚文经历了半个晚上大起大落,精神不济,走路飘飘忽忽,眼神中尽是昏沉睡意。

喻文州强忍着骨痛,咬着下唇,勉强维持着平稳的呼吸,已经说不出半句话。自从进入医学院以来,他眼眸里翻涌着不知名的情绪,最终都被遮盖在绵密不绝的骨痛之下。

寂静的走廊愈发凸显出每一个打破沉寂的声音,走廊那头实验室里隐隐传来说话声。卢瀚文精神一振,立马从睡神那里拿回了自己的脑子。黄少天扶着喻文州的脚步逐渐放缓,喻文州能感受到身边人骤然紧绷的肌肉。

他们停在实验室门口,实验室的大门微微露出一条细缝,里面的对话清晰可闻。

“这是我迄今为止听到最好的消息。”

“比约翰霍普金斯那个大牛的offer还好吗?”

“我准备回国了。”

“可是……”

“我爱她。”

喻文州挣扎地扶着黄少天的手臂,一把推开了实验室的门。

“喻文州,你等等——”黄少天低声惊呼,万万没想到喻文州会做出这样鲁莽的举动。

“没事,里面什么都没有。”喻文州神情复杂地看着空无一人的实验室,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实验台上的瓶瓶罐罐,折射出几点耀眼的光斑。敞开的窗户吹入春夏之交的暖风,蓝色的窗帘在风中轻缓地飘动。

黄少天知道,原本靠在实验台,背对着他们的地方应该站着一个人,而学长在他的身旁。他听到这段熟悉的对话,以为无脸男人事件又要重现,却没想到里面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吗……挺好的,挺好的,很好,干干净净,我们速度地处理伤口,然后快点从这个诡异的地方离开。虽然现在没有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冒出来几个人。瀚文,你可要睁大眼睛好好看着。我去帮喻文州处理伤口。”黄少天扶着喻文州坐下,手脚麻利地从柜子里找出药品和绷带之类的,心里一时说不清是因为什么都没有而松了一口气,还是因为什么都没有而略微失落。

喻文州的视线始终落在忙忙碌碌的黄少天身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终于得到休息,喻文州的脸色看起来比刚才好多了,松开了紧咬的嘴唇,似乎连骨痛都没有之前那么严重。他整个人翘着脚坐在实验室不太舒服的椅子上,仿佛坐在自家舒适的单人沙发上,前面搁着的不是他的断腿,而是他家的脚凳。

黄少天极其欣赏喻文州这种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气度,有些人看起来文文弱弱,但是精神之强韧是难以想象的。

于是,面色苍白的“关二爷”神情温和地注视着耳尖逐渐泛红的黄医生,黄少天拿着剪刀剪着喻文州的裤子,剪刀越过膝盖之上就变得迟缓起来,最后停在夏季沙滩裤的长短,“呃,先这样,看看情况再说……”黄少天快速地解释道。

卢瀚文听从黄少天的吩咐,背对着“刮骨疗伤”的场景,一门心思盯着实验室的门口。但他盯了一会儿就觉得有些无聊,开始把满脑子的问题抛了出来:“黄少,刚才的对话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黄少天心不在焉地敷衍道,喻文州骨折的情况需要X光来确定,但他腿上的外伤看起来也很奇怪,仿若一圈又一圈黑色藤蔓刺入皮肤当中,切割出大量细小的伤口。他试图用剪刀剪去这些藤蔓,但他发现这些东西如同皮肤上的纹身一样不能除去。

黄少天的敷衍没有打击到卢瀚文,继续兴奋地开着脑洞:“黄少,说不定刚才的场景也是你心中的遗憾。我刚才听到里面的人说爱了,是不是你表白被拒……”

“瀚文,你还太小了,你不懂……”黄少天语重心长地打断道。

“黄少你不要试图转移话题!”卢瀚文才不会轻易被黄少天带偏。

“……表白被拒只是失落,没有表白才是遗憾。”黄少天冷静地回应道。

“……”卢瀚文咀嚼着这句话,意识到自己成长为一个成熟男人的道路依旧漫长。

黄少天成功把卢瀚文带到沟里,转过头专心致志地处理喻文州的伤口。

“很有生活经验?”喻文州小声笑道。

“算是吧。”黄少天耸耸肩,当年一度纠结于自己的性向,整个人如同钻进越来越小的孔隙当中。现在回过头来看,抛开所有浮于表面的困扰与迷思,他对这个午后的深刻印象都源于那一霎那的心动,无关性别,无关身份,甚至无关外貌,他确实曾有一瞬间被那个背对他又看不清面目的男人所打动。

也许,只因为他的那句表白透露出太过浓重的情意,又也许,根本没有什么原因。

所谓的遗憾,大概就是一直没见到这个人的脸吧。

如果能重来的话,他应该会上前打个招呼,说不定还会和他交个朋友,又或者交往一段时间,成为固定的伴侣……黄少天摇摇头,一切都过去了。

如果是现在的他,黄少天抬起眼睛看向喻文州:“这要怎么办?”黑色的痕迹没有办法消除,相反却越勒越紧,黄少天已不敢轻易下手。

喻文州端详着黄少天的表情,迎向那双澄澈坦然的眸子,而后轻松地笑道:“没事,用酒精消毒就够了,这不是外伤。”

“你对自己的伤还真是随意啊。”黄少天还是执着地帮喻文州把伤口包了起来,拍拍喻文州的肩膀,“好了,我扶你起来。接下来怎么办?我们要怎么出去?现在连一个小怪都看不到,也不知道Boss躲在哪里。”

“少天,谢谢。”喻文州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可能是实验室的椅子坐得不舒服,他站起来没能站稳,整个人都歪倒向一边。

黄少天连忙上前托住他,喻文州左腿不敢用力,将大半重量都压在黄少天身上。黄少天不得不改托为抱,喻文州这下似乎将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了下来,两个人大半身体紧贴在一起,四肢纠缠,喻文州微凉的体温穿过层层衣物透过来,甚至连同他的心跳也一起传递过来,他清浅的呼吸落在黄少天耳旁颈侧,再次将那侧的皮肤染上浅淡的绯色。

“黄少,你们没事吧?”这么大动静,卢瀚文想要回过头看个究竟。

“瀚文!你先去门口观察一下外面的情况。我们马上准备转移了!”

“哦……”卢瀚文不情不愿地向门口走去。

“……喻文州,你还能走吗?”黄少天低声问道。

“有点疼……”喻文州轻声说道,将整个身体依靠在黄少天身上,黄少天后腰撞上实验台,勉强地试图用手撑在桌上。喻文州揽住黄少天的腰,将他重新拉进怀中。

“够了,别装了。”黄少天还是顾忌喻文州的伤势,推拒之中没有用上多少力。

“真的,有点疼。”喻文州语带笑意,却始终没有松手,他冰凉的嘴唇有意无意地拂过黄少天的面颊和耳垂,有如蜻蜓点水,在心湖之中泛起层层涟漪。

黄少天侧过脸,对上喻文州的眼睛,那双眼眸如同繁星璀璨的夏夜,透着光芒,却只映出自己一人的身影。

在他构筑的世界中,一切都如他所愿。

黄少天拽住喻文州的衣领,把喻文州拉向自己,他满意地看到喻文州一向从容淡定的眼眸中露出一丝惊讶,将自己的唇贴上喻文州冰凉的嘴唇。

“啊——”卢瀚文大叫一声,摔倒在地。

地面突然像被拔去了塞子的水槽,在中央产生了一个黑洞,一时之间,万物倾斜,周围的所有东西都被吸向黑洞。

“瀚文!”卢瀚文第一个掉了下去,接着黄少天也没能幸免,被巨大的吸力吞入黑洞中,“文州——”

黄少天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幸好掉落的高度不高,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他身下是一片冰凉和滑腻,他勉强撑起身体站起来,抬起手一看,只见满手鲜红,散发着浓重的血腥气息。环顾四周,他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石室的边缘,整个石室的地板上用鲜血涂满了不知名的复杂图案,环绕着石室的墙壁上是星罗棋布的白色蜡烛,看起来也不像是随意排列的。

石室中央站着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男人正从女人的胸口抽出一柄长剑,长剑抽离,女人立时委顿在地。

“妈——”卢瀚文尖叫地冲了过去。

男人转过头,用大小不一致的双眼审视黄少天,神色平静,“黄少天,你也来了。”

“王杰希……”黄少天喃喃自语,他很快醒悟过来,伸手去抓卢瀚文,却抓了一个空,“瀚文,别过去!”

王杰希提着长剑走向卢瀚文,黄少天朝着王杰希冲了过去。不知何时,黄少天身后出现一个黑影,从后面袭来。黄少天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扑倒在地……

“瀚文!”黄少天喊道,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而后狠狠摔在地上,电脑转椅沉重地倒在他身边。黄少天只觉得腿和胳膊又疼又麻,他龇牙咧嘴慢慢坐起来,缓了一段时间才想起自己在哪里。

他在自己家里,顶楼的房间视野开阔,窗外的天空正露出一抹玫瑰色的朝霞。桌上的电脑已经自动关机,而他不知怎么地坐在电脑椅上睡了一晚上,睡到手脚发麻,噩梦频发。


谢谢观赏,请移步: (十五)


一点废话:

1. 终于把这个副本写完了!比预计多了一倍字数……

2. 魔术师登场了,我知道大家想打我,大侠且慢,大侠饶命,请相信我对老王的爱,看我真诚的眼神……

评论 ( 24 )
热度 ( 18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