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王杰希】真实如海(十五)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王杰希

2. 现代灵异


指路: 目录  

前文:(十四) 遗憾


更新迟到,抱歉了,一直在查敏/感/词,相信我,这章真的非常纯洁友善。逐段逐句查出来之后我简直要笑死了,你们会有兴趣知道的。

==============================================


(十五) 探视

黄少天一边刷牙,一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眼下是浓重的黑眼圈,面色憔悴仿佛一夜没睡,下巴上冒出细碎的青色胡渣。而昨晚的梦境依旧盘桓在脑海中,甚至每一个细节都能回忆起来,真实得令人不安,心里一团团怀疑在不断放大。

冰冷的自来水浇在脸上,他的头脑又清醒了几分,疑虑却如野草一般疯长。刮掉下巴上有些刺人的胡渣,黄少天随手套了件T恤,三步并两步冲下楼梯,敲着王杰希家的门。一开始他动作还很轻,然而里面毫无动静。黄少天满脑子都是昨晚那些可怖的纸人和鲜血绘制的法阵,再联想到冒冒失失的卢瀚文和下落不明的喻文州,黄少天手下的动作越来越重,最后几乎是在砸门了。

院子里静悄悄的,只有黄少天砸门的声音,却没有一个人探出头来大骂他清晨扰民。

就在黄少天下一秒准备踹门的时候,房门开了,王杰希穿着熟悉的绿条纹睡衣,带着一顶同款睡帽,睡帽看起来颇有巫师帽的感觉,只不过帽子的尖角没有立起来,而是垂在脑后。

“你知道现在几点吗?”王杰希声音虽然平静,但能听出一股压抑着火气,或是起床气。

“……现在几点?”黄少天楞了一下,眼看着王杰希就准备当着他的面把门关上了,他连忙拦住王杰希,“等等等等,老王,你看,天已经亮了!”

“还不到六点。”王杰希看着他,“什么事?”

“……”黄少天脑子里灯泡一亮,“房东抽查,看看你家有没有违规改造。”话还没说完,黄少天半个身体已经麻溜地挤进门里。

和昨晚梦境里完全不一样,王杰希家里依旧是他熟悉的布局,只是简单添置了几件家具,既没有诡异的骷髅,也没有不该出现在墙上的大门。阳台和窗台上种满了郁郁葱葱的花花草草,在熹微的晨光中茁壮生长。总而言之,王杰希家里既没有喻文州家中那种强烈鲜明的个人风格,也没有任何超出常规和想象的布置,和每一个普通人家里一样,甚至让人难以描述出特征。

就连王杰希递给黄少天的杯子都是如此普通和常见——宜家出品的淡绿色马克杯。黄少天接过来杯子楞了一阵,昨晚近乎真实的梦境和眼前普通的现实不停地撕咬彼此,一时之间他又陷入混沌之中。

“没下毒,只是蜂蜜水。”王杰希换了身衣服,自己也端了一个同款杯子出来,慢悠悠地喝了一口,“检出什么了吗?”

“昨晚停电了,你知道吗?”黄少天喝了一口,温热的蜂蜜水让他从清晨的寒意中解脱出来。

“知道。不过,应该不是我的问题,我没有改动过这里的电路。”王杰希把杯子放下,“你吃早饭了吗?”

黄少天摇摇头,王杰希走进厨房翻腾了一阵,扔出来一包切片面包,人却还留在厨房里。黄少天咬着切片面包,味同嚼蜡,他站在厨房门口看着王杰希在里面倒腾,“你停电之后去哪里了?”

“睡觉了。”王杰希丝毫不带犹豫地说道。

“睡到现在?昨晚停电还不到八点吧?”黄少天说道,“咦,你在干什么?怎么一股子中药味?”

王杰希把火调到最小,盯着翻滚在砂锅中的根茎叶,中药浓郁的气味缓慢而强势地充斥着整个房间,“后来,喻文州把我叫起来,说他要赶稿,一定得把这个修好。”

“那他为什么没有来找我?”黄少天问道。

王杰希抬起头,沉默半晌,“你睡着了。”

所以,那个从晚上八点睡到现在的人是黄少天自己?这可能吗?他的生物钟从不会让他这么早就睡觉,还睡得这么死,连【所谓欲盖弥彰或许就是这个意思吧】任何敲门声或者电话声都没有听见,“你确定?”

“不确定。我没有去确认过,都是喻文州说的。”王杰希平淡地回道。

“文州他应该……没问题。”

“我不会给一个认识不到两个月的人担保任何事情。”王杰希那双略不平衡的眼睛看向黄少天,仿佛在看什么色令智昏的傻瓜。

“我也不会对一个认识不到两个月的人轻易下断言,老王,眼睛里不能有偏见。”黄少天抱着手臂,特意将“偏见”两个字拖长了声调。

王杰希深深看了黄少天一眼,转头看向咕嘟冒泡的砂锅:“黄少天,美化也是一种偏见。”

话不投机半句多,两个人都陷入沉默,只听到砂锅里咕嘟咕嘟的声音。

“咳,你在熬什么啊?”黄少天很不习惯这种寂静的氛围,索性随便找了个话题。

“给喻文州的药,昨天他下楼修保险,把腿摔断了。”王杰希手脚利落地把中药装进保温桶里。

“什么?!文州,腿摔断了?你为什么不早说?”黄少天恨不得抓住王杰希的领子狠狠地摇两下,把他脸上平静的壳子摇下来。

“现在正好,我准备去医院。”王杰希盖上保温桶的盖子,甚至都不需要询问黄少天的意愿,“走吧。”

 

G市人民医院一如既往地人头攒动,拥挤不堪,王杰希只提了一个保温桶,轻轻松松地穿梭于人潮之中。黄少天跟着王杰希,一手提了一个巨大的果篮,另一手捧着一束鲜花,在走廊里左躲右闪,生怕把娇嫩的鲜花挤到变形。

推开房门的时候,喻文州正在床上看书,他一抬起头看到黄少天,露出惊喜的表情,“少天,你也来了!”

黄少天一个箭步蹿了过去,凑到喻文州身边小声说道:“文州,你的腿,是昨晚……”黄少天收了声,喻文州的右腿打着石膏,高高吊着,与昨晚梦境里他亲手包扎的左腿毫不相关。

“昨晚因为太黑了,对这个单元楼也不是很熟悉,没注意就摔下去了。”喻文州解释道,“别担心,医生说不是什么大问题,养一养就好了。”

“这种事情你应该叫我去的,我在院子里生活这么多年了,哪里都熟悉,根本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你来找我了吗?敲门没反应的话,怎么没见你打电话?”黄少天拉过一条椅子坐在病床边,娴熟地削起苹果,眼神余光关注着喻文州的表情。

喻文州摇摇头,“不想打扰你休息,想到上次我已经去修过一次,应该没有问题的,没想到……这次是我考虑不周。”

喻文州如此坦率,黄少天反而无话可说,“算了算了,下次记得有情况要报告房东。你先吃个苹果吧。”

“先喝药。”王杰希把保温桶腾空,黑乎乎的药汁装了满满一碗。

“老王,文州是骨折,骨折喝什么中药?而且你又是哪里来的游方郎中赤脚医生,随便开药,让人随便喝吗?文州,你!等等……”

喻文州已经接了过来,干净利落地把药喝完了,面不改色地还给王杰希,“谢谢!”

“……文州,如果你觉得不舒服,一定要及时告诉我。”黄少天紧紧盯着王杰希,看着他把桌上的东西都收了回去。

“他自己不作死的话,没人会害他。对了,这药还要喝两天。”王杰希回应道,随即话锋一转,“喻先生,你现在行动不便,不如通知家里人来帮帮忙吧。”

“家里人?”喻文州顿了一下,笑着摇头道:“不用了,他们都挺忙的。一点小伤,不值得兴师动众。”

“我可以陪护。”黄少天自告奋勇。

“你会吵到其他人的。”王杰希说道,指了指旁边拉着帘子的病床。

“少天一个人会太辛苦,还是请一个护工吧。”喻文州提议道。

“瀚文的妈妈是人民医院的护士,可以问问她,打听一下情况。”黄少天点头道,“我现在就去找她。”

“瀚文?”喻文州微微皱起眉头。

“卢瀚文吗?”王杰希轻声自语,转过头正好对上喻文州的眼神,喻文州笑了一下,转开了视线。

 

黄少天本以为王杰希和喻文州相看两厌,迫不得已同处在一个空间,两个人应该是沉默以对,互不打扰。没想到当他推开门的时候,喻文州和王杰希正在聊天,虽然两个人之间气氛不算热络,但确确实实是在聊天,话题还十分不接地气。

“昆曲的话,我还是更喜欢《牡丹亭》。”喻文州说道。

“确实不错。”王杰希竟打着拍子轻哼起来。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喻文州轻声念道。

王杰希的哼唱像被扼住脖子一般戛然而止。

“少天,你回来啦。”喻文州笑着招呼道,“怎么样?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

黄少天罕见地沉默了,一时间病房里三个人都没有说话。黄少天看向喻文州,喻文州似乎如平常一样,正耐心地等着他开口。他又转向王杰希,王杰希一脸平静,等着黄少天的下文。

“他们说,医院里没有这么一个人。”黄少天低下头干巴巴地说道。

“电话也是空号。”

“瀚文的电话也是空号。”

“你们有见过卢瀚文吗?一个十四岁的男孩子,荣耀中学的学生,就住在我们院子里,就住在你们对面那栋楼里。”黄少天抬起头盯着面前两个人,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


谢谢观赏,请移步: (十六)


一点废话:

1. 朋友,大概就是一边嫌弃,一边帮忙的那种(比如,老王)。

2. 第一章之后,三个人终于再一次坐在一起聊天。与第一章相比,现在再看三个人聊天,会感觉很不一样吧。


评论 ( 26 )
热度 ( 18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