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王杰希】真实如海(十六)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王杰希

2. 现代灵异


指路: 目录  

前文:(十五) 探视


(十六)怀疑

“没有见过。”喻文州摇摇头。

“不认识。”王杰希说道。

“真的?”黄少天的眼神再次从王杰希身上落回喻文州身上,昨晚梦境中喻文州明明见过卢瀚文,甚至和瀚文一起协同作战。黄少天目光在喻文州的面上徘徊,喻文州面上困惑表情不似作假,难道说昨晚的一切真的是梦境?可话说回来,如果喻文州真想隐藏什么,一定是滴水不漏,黄少天没有把握能看出破绽。

喻文州似乎感受到黄少天在自己身上久久不去的目光,他从床上坐起来,温和地安抚道:“少天,你不要着急,肯定能找到人的。让我想想……我记得,院子里有一个微草的快递小哥,快递小哥对院子里的人一般都很熟悉,说不定他可以知道。王先生,你应该有他的电话吧?”喻文州转过头向王杰希征询意见,语气里却带着笃定。王杰希俯视着坐在病床上面色惨白却神采奕奕的喻文州,一双大小眼中神色晦暗难明。

“对啊,如果刘小别在院子里,还可以请他去卢瀚文家里问问。”黄少天拍拍王杰希的肩膀,“老王,你肯定有刘小别的电话吧。”

王杰希在手机上翻找许久,最终把电话号码给了黄少天。黄少天立刻拨了过去,自我介绍之后就是一段噼里啪啦的询问,之后黄少天停了下来,电话那头似乎也陷入一阵沉默。整个医院依旧喧闹,病房里其他床位也不时发出声音,唯独他们所在的角落一片沉寂,三人各怀心思,侧耳听着电话那头刘小别慌乱急促的呼吸声。

“卢瀚文去哪里了……卢瀚文去哪里了……我没见过……”刘小别说道。

“没见过?”黄少天质疑道。

“不是没见过。是不知道,不知道!我一个送快递的,怎么会知道别人家小孩去哪里了。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我工作很忙的!”刘小别挂断了电话。

黄少天拿着电话没有动。

“我先回去了。”王杰希提起保温桶,转身就往病房门外走去,临走之前看了一眼喻文州,“明天再来。”

喻文州笑着挥挥手,“麻烦您了。”

黄少天似乎猛地醒过神来,“文州,我也先回去了,我要去看看瀚文家到底怎么回事。我晚上再来见你。”黄少天说罢,浮皮潦草地向喻文州挥挥手,三步并两步追上王杰希,似乎要和王杰希说些什么。

喻文州目送两人离开,逐渐收敛起面上的笑容。

 

傍晚时分,晚霞红透了大半片天空,如同烈火灼烧一般,黄少天提着好几个外卖盒走进喻文州的病房,“文州,你说的那家做白切鸡的店排队太长了,我去的时候就已经排队到马路对面了,之后一直在一点一点的挪动。我一会儿一定要试一下,看看它究竟值不值我的时间?话说,你生病了怎么还想着要吃外卖,从白切鸡到肠粉,不仅点菜还点店家。该不会是不信任我的手艺吧?”

喻文州居然颇为坦荡地点点头,“我不放心让少天进厨房。”

“喂喂喂,就算是事实,你能不能稍微委婉一点?”黄少天把外卖盒重重地往喻文州面前一放,食物诱人的香气顺着塑料袋的开口飘散出来,迅速占领了整间病房,引得众人纷纷伸头伸脑向他们这边看过来。

没有喻文州张罗着把外卖盒换成青瓷碟,黄少天只是简单地把它们都摆在病床上方的移动小桌上,两个人一人一双筷子,开始品尝黄少天下午费尽周折买来的外卖。

美味的食物是化解心头烦闷的良药,黄少天在心里积郁一整天的困扰总算有片刻消散。于饮食一道上,喻文州的品味还是值得肯定,黄少天心里赞道。

“少天今天似乎心情不太好。”喻文州显然不仅精于饮食,更善于观察,以及推断,“和王杰希聊天不顺利?”

“你怎么知道我去找老王聊天了?”

“你打电话给刘小别问瀚文的事情,刘小别敷衍以对。我想,你大概会去找王杰希问个清楚。”喻文州对黄少天眨眨眼睛,“因为王杰希应该是刘小别的顶头上司。”

“顶头上司?”黄少天反问道。

“中草堂和微草快递用的是同一个商标,我相信少天和我一样上网查了一下两家的关系。”

“说对了。”黄少天闷闷地点点头,并没有丝毫猜中幕后boss的愉悦之情,“你还有什么猜测吗?”

“刘小别在说谎,他下意识地重复了你的问题。”喻文州慢条斯理地夹起一块白切鸡,油亮的鸡肉散发着葱油的香气。

“他肯定在说谎,但是知道这个根本没用。”黄少天放下筷子。

“反过来想,他一定知道卢瀚文去哪里了。”不知是不是有意,喻文州将卢瀚文三个字念得格外重。喻文州刚刚夹起来的白切鸡被他放到了黄少天的碗里。

黄少天听着喻文州的话,似乎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当中,无意识地拿着筷子戳着碗里的鸡肉。

喻文州没有打扰他,安安静静地在一旁吃东西,吃得很慢很享受,仿佛是在高级餐厅享受烛光晚餐,而不是打着石膏吊着脚坐在医院的病床上。

喻文州的淡定宛如流水抚平了支棱的烦躁,黄少天深吸一口气,夹起这块被戳到松散的鸡肉放入口中,鸡肉滑嫩多汁,葱姜和酱汁的味道与鸡肉调和得恰到好处,让人吃了一块还想再来一块。

黄少天倒也没有委屈自己,伸了筷子就夹了第二块,却迟迟吃不下去,最后他只能再次放下筷子,“文州,我今天回院子里,卢瀚文家已经没有人了。”

“他们搬走了?”喻文州问道。

“他们失踪了。”黄少天摇摇头,“但是,没有人知道。他们告诉我,卢瀚文家一直是空置的。我甚至还去了警察局,警局的人查了一会儿以后像看疯子一样看着我,说我妨碍公务,把我赶出去了。”

“王杰希也笃定自己没有见过十四岁的男孩子,说在院子里从来没有看到过。”

“文州,你是不是也没有见过?”

黄少天看向喻文州,原以为这应该是个非常简单的问题,像王杰希就否认得干脆彻底毫不拖泥带水。喻文州看上去似乎在回忆,又似乎在斟酌,最后摇摇头说道:“我没有见过院子里十四岁左右的男孩。但是,刘小别肯定是见过的。目前,只有他确信有一个别人家的孩子,叫卢瀚文。”

黄少天点点头,他刚才就想到这一点,准备之后回去抓住刘小别好好审问一下。

“少天和卢瀚文的关系很好吗?”喻文州问道。

这个问题似乎终于问到点子上,黄少天滔滔不绝地讲起卢瀚文是如何从一个抱在怀里小婴儿长成一个半大不小的中二少年,在卢瀚文的成长过程中自己如何以身作则当一个好大哥,呃,大哥哥。

两个人就着卢瀚文的童年趣事和中二经历把一桌的菜吃得干干净净,喻文州从床头的果篮里挑了几个橘子,继续听着黄少天讲故事。周围的人似乎接受不了黄少天的话唠,有人吃完饭就忙不迭地出门散步,有人干脆塞上耳机看手机。只有喻文州依旧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还能和黄少天说上一两句。

房间里人少了,黄少天的话更多了,开始讲起昨晚他离奇古怪的梦。早晨的时候他只觉得所有场景都鲜活而真实,而现在他复述的时候,更发现这个梦境的不同寻常。以往的梦都是零零散散不成体系,能记下来的都是片段,片段与片段之间通常是混沌的。而昨晚的梦境完全不同。如果抛开卢瀚文澎湃的想象,他能隐隐约约感觉到,弯弯绕绕曲折迂回的试探中,隐藏着一条清晰的指向,指向一个目标。

无论是G大,黑猫,图书馆和天台上的学长,或是实验室里对话,都与自己息息相关。如果说那个目标是自己,那么卢瀚文一家则是不幸被卷入事件当中。

如果自己真是目标的话,那么站在射程另一端的人又是谁?

知道卢瀚文下落的是刘小别,刘小别又是从何而知的?

“文州,你了解王杰希吗?”黄少天问道。

喻文州似乎有些惊讶黄少天思路的转换,“嗯,我和他聊过几次。他是B市人,好像是世家出身。”

“B市?!世家?!这么牛逼!”黄少天没想到炸出来这样的信息。

“中医世家。”

“哦。”

“祖上有人是位道长,修习道医,医术精湛,后来因为一些历史原因就还俗了,但是修习的技艺倒是没丢。”

“难怪他现在又是卖符咒又是看风水的,原来还是继承祖业。不过,我问的是,他这个人怎么样?”

喻文州思忖片刻,“我觉得他在看风水和买符咒上还挺有天赋的,至少比我有天分。”

“文州!说正经的!”

眼见逗得黄少天炸毛,喻文州笑着摆摆手,“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个人觉得,王杰希这个人很是捉摸不透,想要猜测他的目的或是想法很难。”

“如果一定要猜测呢?”

“为什么要跟着他的步调走呢?少天,与其费心揣测他的意图,不如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行动,把节奏掌握在自己手上。”

“这是你和他打交道的经验之谈吗?”

喻文州笑了笑,没有回答。 


谢谢观赏,请移步: (十七)


一点废话:

1. 这章小小过渡一下,写的时候非常想看王不留行和索克萨尔单挑,以及很想吃白切鸡和肠粉……

2. 套用《头号玩家》的一句话:谢谢你们来看我的文!爱你们(づ ̄3 ̄)づ╭❤~

评论 ( 22 )
热度 ( 18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