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林方】分道(上)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林方(林敬言X方锐)

2. 私设如山,N市为南京,呼啸俱乐部大概会在市中心吧……

3. 原著向,第八赛季

4. 短篇(上下)

5. BGM:一如年少模样,配合食用,效果更佳。 


“老林,你在干什么?”方锐推开房门,正看见林敬言把一个大行李箱从床底下拖出来,他只觉得心头一紧,连声音都不由自主地带上些许紧绷。

“你来了?”林敬言侧过身体,露出右手中握着的扫把,“好久没打扫卫生,趁着今天天气好,准备收拾一下。怎么,有什么事吗?”

“……”不怪方锐要多想,六月初晴好的天气里,他们本应该训练训练再训练,去争取最后的胜利。然而,呼啸已经早早结束这一赛季的征战,提前开始了漫长的夏休期。作为队长的林敬言,更成为舆论攻击的焦点,既有战队粉丝不理智的谩骂,也不乏业内评论者看似专业实则冷酷刻薄的指责。

事实上,针对林敬言的质疑早已不是一天两天,自从全明星赛上被唐昊以下克上,这种趋势愈演愈烈,专业人士喜欢用数据分析,冰冷无情的数字勾勒出一个虽不明显却已有征兆的颓势,普通粉丝更加直白一些,网上甚至出现“劝退林敬言”的评论,希望他能有自知之明,急流勇退,保全晚节。当然,还有更过分的言论,方锐甚至都不愿回想,生怕自己一想起来就忍不住亲身上阵把他们怼到体无完肤。

俱乐部方面官方依旧表示对林敬言的支持,但在安抚粉丝上仅做了表面功夫,显然不想多花心思,颇有点听之任之的敷衍。方锐心里有些不满,但是他也明白俱乐部和选手之间的关系极其微妙,很多时候双方维持着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

所以,林敬言是个什么态度?林敬言当然是经过大风大浪的,外在的毁誉对他而言,虽然不能视若无睹,但是绝不至于到扎心的地步。他依旧每天坚持训练,去训练营指导,整理第八赛季的比赛资料。

但他并没有制定下个赛季的计划。

不过,夏休期才开始,还有时间,方锐把心里的疑虑按了回去。

最近这两天,他一直觉得心神不宁的,甚至不止一次回想起黄少天给他讲的故事。当时他还在蓝雨训练营,他是被方世镜发掘进训练营,对老队长魏琛没什么深刻印象。话唠无比的黄少天经常自告奋勇给他科普蓝雨的历史,每次还会重点控诉一下魏琛说下楼买包烟结果再也没有回来的事情。当时他还嘲笑过黄少天对这事耿耿于怀,简直像是暴雨中被遗弃的家养小动物。

现在,方锐有点明白这种感觉了。今天林敬言没有去训练营带新人,他在俱乐部里找了一圈,推开门正好看到林敬言拖出行李箱。那一刻,他心头一慌,大脑一片空白。

方锐回过神来,暗自庆幸,幸好老林不抽烟,也不会像魏琛那样猥琐地玩不告而别。

“方锐大大,怎么回事啊?”林敬言把扫帚放回原位,发现方锐倚靠在他房间的门框旁,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

“……哈哈,那个,天气挺好的……”方锐说道。

林敬言看看窗外,六月初的阳光已颇为炽烈,耀眼的光线透过密密匝匝的梧桐树叶在窗台上留下一个个摇曳的光斑。初夏的微风还没有带上炙热的暑气,残留着春天的温柔,缱绻拂过树梢,风过之处传出一片飒飒的挽留声。

“是啊,天气不错。”林敬言收回目光,随手拿块抹布擦起他的行李箱。

黑色的行李箱看在方锐眼里十分不爽,林敬言或许不会不告而别,但是他依旧可能在明天微笑着告诉方锐,他打不动了,准备退役了。

“天气这么好,出去走走呗,好不容易放假了。”方锐果断地把那只碍眼的行李箱塞回林敬言床底下,干脆地拍拍手上的灰尘。

林敬言手里还拿着无处安放的抹布,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出去?去哪里?你不是不喜欢晒太阳吗?”

电竞宅男都不喜欢户外活动,方锐也不例外,他只是想把林敬言拖出去,远离他的行李箱和与行李箱相关的可能性,其实他没有真想过去哪里,“去……去吃饭。”

虽然是方锐提议出去吃饭,但最终做决定的还是林敬言。林敬言到底在这座城市住的时间更长,除了俱乐部附近的外卖,还知道一些隐藏在街头巷尾的小馆子。方锐刚到南京的时候,曾被林敬言带着尝遍了大半个南京城,然后就稀里糊涂地决定留在南京,留在呼啸。

糖衣炮弹,不知道是不是还像当年一样好用?

林敬言走在前面,方锐落后半步,眼神乱转欣赏着周围的景色,如同他们许多次节假日出门觅食的情景。道路两旁的居民楼有了一些年纪,防护栏中摆着大大小小长得恣意茂盛的植物。脚下的方砖时不时有几处翘起来,林敬言时不时回头提醒几句,一开始两人配合默契,方锐没有“踩雷”。但是某一瞬间的晃神,方锐踏上一块翘起的方砖,溅了一腿的泥水。

“老林,你有没有纸巾……”方锐摊着手说道。

“盗贼踩中自己的陷阱了。”林敬言摇摇头,从口袋里找出一包纸巾递给方锐,“你今天很不在状态啊。”

“太阳晒的。”方锐随便擦了两下,灰色裤脚溅上的泥点已经浸入布料当中,成为擦不掉的黑色痕迹。

“还没有习惯吗?”林敬言抬头看看,灼热的日光被道路两旁高大的梧桐树遮得严实,只漏下点点光斑。

“怎么可能?我可是以适应能力极强著称的。刚才是逗你玩的,没想到你还真带了餐巾纸。”

方锐刚到南京那天,正是八月最热的时候,江南地区的酷暑和蒸小笼包一样,不断加水又不断升温,在八月份到达巅峰。彼时站在大街上,甚至能看到水蒸气蒸腾而起,扭曲了前方的街景。方锐还记得第一眼看到唐三打的操作者差点惊掉下巴,没想到联盟第一流氓的背后是个如此斯文的男人,乍一眼看过去不像是搞电子竞技倒像是教初高中的老师,而且还不是主科老师,是那种被无理占课只能无奈苦笑离去的副科老师。

方锐来南京那天,是林敬言亲自去火车站接的。这件事本不用劳动战队队长,但是俱乐部说这个小孩是准备作为唐三打的继承人培养,林敬言就想早点见见。正好那天他有空,于是他揽下去火车站接人的活。

林敬言对方锐的模样也有些意外,那个在游戏里鬼精鬼精的少年,在电话里颇为成熟精明和战队周旋的少年,正神色恹恹又孤零零地站在火车站出站口,整个人汗流浃背像刚从水里捞出来,见到他的时候颇有些局促,小声试探地叫了一声“林大大”。

他对方锐那双明亮有神的眼睛印象深刻,当时方锐还不能像现在一样炉火纯青地表演真诚和自信,眼神深处藏着的不安被林敬言轻易看穿。当然不可能完全镇定,方锐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即将换一个陌生的职业,尝试融入一支陌生的队伍,甚至要从此决定自己今后的职业生涯。林敬言想起了初入联盟的自己,曾经也在心里压抑着不安。他全靠自己闯过那段彷徨不安的时期,但他不希望方锐经历同样的挣扎。这个眼神明亮又藏着点小精明的少年应该像他的名字一样锐气无匹,一往无前。

“去吃点东西吧,附近有家鸭血粉丝汤做的不错。”林敬言接过方锐的行李箱。

方锐试图拿回自己的行李箱,未果,他擦着头上的汗说道:“林大大,那个,这么热的天吃鸭血粉丝汤真的好吗?”

“鸭子是凉性的,正适合夏天吃。”林敬言说道。

“哦哦,好吧。”方锐点点头。

当年的方锐还是很单纯的。

“两碗鸭血粉丝汤,一份烤鸭,一份桂花糯米藕,再来一份盐水鸭……老林,别愣着,你还要什么?”方锐坐下来熟门熟路地点起了菜,“哦,老林一定要吃青菜,那再来一份清炒菊花脑。”

林敬言点点头,“方锐大大确实适应良好,除了冬天的时候,基本可以称得上一个本地人了。”

方锐眨眨眼睛,朝林敬言的方向凑了凑,硬挤出一个甜腻的嗓音说道:“林大大你好讨厌哦!总是提这件事!那是人家第一次嘛!第一次看到雪嘛!”

广东来的方锐没见过雪,他来南京的第一年冬天,南京下了一场暴雪。刚开始下雪的时候,方锐就尖叫着冲了出去。于是整个俱乐部都站在窗口看院子里有个衣衫单薄的小伙子在雪地里又跳又叫,噼里啪啦拍着照片,疯狂地给蓝雨的哥们发去雪地里的艺术创作。

方锐在雪地里折腾了个把小时,回来就不出意料地生病了。他躺在床上,发着高烧,嘴里说着听不清楚的胡话,一双眼睛都是虚焦的。林敬言在一旁给他试体温,喂水喂药,担心他半夜病情反复,干脆直接住到方锐的宿舍里。

所有人都道方锐享受着呼啸太子爷的待遇,但林敬言知道,这场病即使不是因为看雪而来,也会因为其他事情汹涌而来。方锐有心事,他不想当呼啸的太子爷。在挑战赛中崭露头角,又从蓝雨训练营到呼啸训练营,从气功师到流氓,方锐的天赋是毋庸置疑的,适应性极强几乎是所有人给他的评语。他像一块璞玉一般,仿佛可以随着雕刻师的心意改变自己的形状,而每一个成品似乎都还不错。

不到半年时间,方锐的流氓已经练得有模有样,确实可以称得上“继承人”三个字。这个成果不仅是天赋,更是努力的结果,每天最早来到训练室的是方锐,最晚离开训练室负责关灯关门也是方锐。

然而,当林敬言查看方锐的训练记录之后,他才意识到,他们都认为璞玉应该变成什么样子,却没有问过璞玉自己想要变成什么样。能够成为什么和想要成为什么,是两回事。可是方锐还很年轻,他有大把的时间和精力去将两者合二为一。

方锐在完成每天的常规任务之后,还在练着盗贼,练习如何与流氓配合。

他不想成为唐三打的继承人,而想要成为唐三打的搭档。

花费双倍的精力训练,耗费双倍的心思,这一切都严重侵蚀着方锐的身体。于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终于让病症集中爆发出来。

林敬言看着床上脸颊消瘦的方锐,暗暗叹了一口气。方锐虽然活泼跳脱,心思却是缜密细腻的,他知道俱乐部不会同意他换职业,因为风险太大,更何况目前流氓已经练得很好,而且一开始就是打算让他当一阵子替补,之后慢慢接替林敬言。

可是方锐放不下,他依旧想尝试。

林敬言摸摸方锐的额头,出汗之后湿漉漉的,温度终于不再烫手。方锐睁开眼睛,眼睛里如同笼罩着雾气,没了往日犀利的神采,愣愣地看着坐在床边的林敬言。

“感觉怎么样?终于退烧了。”

“老林……”方锐声音有些哑,不到半年,这小子已经把称呼从“林大大”变成“老林”了,而林敬言接受得坦然,他确实比方锐大。在这个领域,一年的差距已然很大,何况是三年。

“喝点水吧。”林敬言倒了一杯温水给方锐。

方锐没有接,欲言又止,“你、你……你没把这件事告诉蓝雨那群人吧?”

林敬言笑了,“没有没有。”他和蓝雨战队众人没什么私交,方锐这是烧糊涂了吧。

方锐接过水杯,闷头把水喝了。

“你是不是想换个职业,盗贼?”

方锐顿了一下,“你知道了。”

“不要两个职业一起练了。”林敬言说道,“太辛苦了。”

“哦。”方锐低着头应道。

“就换成盗贼吧。”

“什么?”方锐呛了一下,“老林你疯了?俱乐部不会同意的。”

“我去和他们说。”

“……”方锐露出一副深表怀疑的表情。

“我好歹是战队队长,有话语权的。”林敬言笑道。

“哦……”方锐想了一下,“如果俱乐部不同意也没关系,我的流氓也玩得挺好,黄金右手无所不能。”

“我看了你的训练记录。说实话,我还挺期待你的盗贼。流氓和盗贼,这也是双核了。”

“我们也应该有一个酷炫的名字!”

“叫什么?”

“犯罪组合!”

“……”俱乐部听了想打人,林敬言暗暗想着。

林敬言确实费了一番周折才说服俱乐部让方锐改换职业,以主力身份在第五赛季出道。他当时担保说如果方锐不能胜任,他愿意引咎辞职,接受俱乐部的惩罚。万幸的是,方锐没有让他失望,也没有让俱乐部失望。犯罪组合最终成为了呼啸战队的一个标志。

可惜,这个组合马上要走到尽头了。

“老林,你再不吃,我可就吃完了。”方锐夹着一片糯米藕在他眼前晃了一大圈,最后都送进了自己嘴里。

虽然方锐说着要吃完了,但是盘子里还留了不少。刚来的时候,方锐很是嫌弃江南从菜到肉无一不甜的口味。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也开始和林敬言一样口味,连点菜都不需要林敬言多说一句。

“以前去北京的时候觉得北京烤鸭很不错,现在吃惯了带卤汁的南京烤鸭,反而觉得南京烤鸭更好吃。”方锐用筷子轻敲着盘子说道,“但是,居然一点不出名。”

“这是低调内敛。”林敬言往自己的鸭血粉丝汤里加了一勺辣油,而方锐的则什么都没加就递给他了。其实,方锐还是不能吃辣的。

“我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的好啊。”方锐叹了一口气,也往自己的鸭血粉丝汤里加了一勺辣油。

“你不是不能吃辣吗?”

“尝试一下,尝试一下,说不定可以呢。”

“来一瓶冰镇可乐吧。”

没等冰镇可乐上桌,方锐已经塞了一大口,接着被辣到吐舌头,“卧槽,还是好辣!”

“……”林敬言递给他一包纸巾,“擦一擦吧,眼泪都辣出来了。”

方锐仰头灌了一大口冰可乐。 


谢谢观赏,请移步: 


一点废话:

1. 终于可以写心理活动了!疯狂写心理活动!非常舒爽!谢谢林大大和方锐大大给我这次机会!

2. 因为疯狂想念鸭血粉丝汤,烤鸭和青团而诞生的脑洞。



评论 ( 7 )
热度 ( 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