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王杰希】真实如海(十七)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王杰希

2. 现代灵异

3. 本章为喻黄场合


指路: 目录 

前文:(十六) 怀疑


(十七)选择

“王杰希……”黄少天猛地收住声音,他听从喻文州的建议,一大早没打招呼,直接杀至王杰希家门口准备进行突击检查,就等着老王应对不及,漏出马脚。

黄少天看到王杰希家的大门隙开,他蹑手蹑脚地推开门,准备迎接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客厅依旧是原样,没人。窗台上只有花花草草,没有异常。卧室没人,卫生间没人,厨房没人。

厨房门上贴了张小纸条,充分体现出王杰希极简的风格:中药,冰箱冷藏二层,饭后服用。

黄少天咬牙,感觉自己被王杰希耍了。

这份心情最后化为滔滔不绝的话,全都在医院里倒给了喻文州。黄少天咬牙切齿地絮絮叨叨,喻文州就着背景音慢悠悠地喝着艇仔粥。毫无疑问,又是喻文州点的外卖,黄少天当的外卖小哥。

“你说,王杰希去哪里了?他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怕被我发现所以偷偷跑掉了?他还欠我一个月的房租啊!”黄少天终于结束了自己的长篇演讲。

“应该是回家了。马上要到中秋节了,大家族过节一般都很讲究。”喻文州也终于吃完了早饭,他端起桌上的中药,眉头都没皱一下就喝了下去。

“你倒是很了解。”黄少天眼神一转,“文州,你家也是大家族吗?”

黄少天敏锐地找到一个小切口,这是他一直等待的机会,掀开喻文州早前递给他的标准简历,跨越那条看不见却实际存在的距离,打破那道区分自己人与泛泛之交的明确界限。喻文州没有透露的人生像是香甜而诱人的酸奶,让人忍不住想要揭开盖子尝一尝。

他想要更加了解眼前这个男人,比任何人都了解,了解他过往的人生经历,一点一滴,一步一步,从那些往昔的点滴回忆当中逐渐走进他的心。

“那倒不是,我家很普通,就在G市。”喻文州摇摇头。

黄少天点点头,没有继续问下去。喻文州家在G市,可他住院了也没有人探望,在这里住了两个月也没有回家,想必这其中有许多不足为外人道的故事。黄少天又联想起王杰希之前那句关于家里人的探问,虽然王杰希可能不知情,但现在回想起来只觉得格外诛心。

王杰希在黄少天的心中,登时又减了几分,眼见着就要刷成负分了。

黄少天皱着眉头沉默不语的样子落在喻文州的眼中,喻文州低头一笑,似乎猜到黄少天心中所想。喻文州没有替王杰希辩解,只是继续满足黄少天的好奇心:“我和家里关系不太好,他们与我断了联系。不过,这件事确实是我的错,我当时硬要从大学退学,不肯继续学医。”喻文州叹了一口气。

“之后你转学去香港主修文学?其实也不错,你现在也是小有名气的作家了。”黄少天安慰道,虽然他听着也觉得很可惜,医学院的高材生退学追求文学梦,既浪漫又残酷。如果连他都觉得这件事不太靠谱,放在父母那一辈看来,恐怕就是天大的不妥了。

喻文州笑了,“如果是在正规大学的话,我父母可能不太会反对。我在香港拜了一个师父,我师父这个人,用我父母的话说是‘吊儿郎当,不学无术的街头小混混’。”

“……”黄少天已经找不出什么词来安慰喻文州,撕下精英面皮之后,喻文州居然只剩下了皮,还皮得如此清丽脱俗,不走寻常路,“这……大概,高手在民间?”

真是难为黄少天了,喻文州想了想,措辞委婉地说道:“我师父为人比较……潇洒不羁。他走南闯北,到处都很吃得开。我父母后来也勉强接受了这件事。”

“但是……”听着喻文州未尽的话音,黄少天不由自主地接了一句。

“我向他们出柜了。”喻文州平静地说道。

卧槽,三连击,黄少天心头一跳。喻文州这一套连击打下来,别说是上了年纪的父母一辈,连黄少天都觉得过于反叛和刺激。

更加刺激的分明是内容,出柜。喻文州的声音萦绕不去,黄少天的心脏一时失控,砰砰砰地在胸腔里蹦跶。他竭力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不要显露出过度激动。他想要说的话太多,既想顺势告诉喻文州自己的心意,又想先探听一下喻文州心里是否有白月光朱砂痣;敬佩喻文州坦荡光明的作风,又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万般想法全都堵在胸口,兜来转去,却只说了一句毫无营养的话:“真看不出来你还挺叛逆的。”

“是啊,很叛逆。”喻文州承认道,温柔的眼神在黄少天身上流连片刻,而后他闭上眼睛,靠在床上轻声笑了:“我不后悔。”

清晨的阳光照在喻文州脸上,给他温和的面庞上蒙上一层柔和的光晕,他靠在床上的软垫上,面上透出心满意足的愉悦和放松。浅淡的微笑如同萦绕于高山之巅的清风,它曾跨越过世间无数的山川丘壑,最终得以停驻于雪线之上的纯白世界,即使在阳光之下冰雪也永不融化。

只是,清冷的山风中隐隐带着几声呜咽,带着从世间呼啸而来时沾染上的满身狼狈。

黄少天忽然明白过来到底是哪里不对了,喻文州是一个光风霁月的人,却从不是一个焦躁急进的人。同样的故事,无论是追求梦想也好,又或者是向家人出柜也好,在喻文州的剧本里都应当是另一种叙述,一种娓娓道来,不徐不疾,胜券在握的方式。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他孤零零地躺在病床上,所有的事情仿佛都脱了轨。

“你当时为什么想要退学?”

黄少天真是太聪明,太敏锐了,喻文州睁开眼睛,修长苍白的手指缓缓划过表面光滑的床上桌,他似乎有很多话要说,最后却只是笑着叹了一句:“可能是世事难料吧。”

“文州,你这个样子像是七老八十一样,老气横秋的。”黄少天笑着打岔道。他明白问不出什么,可能是过程太过曲折不足为外人道,又或者是情绪太过复杂难以表述,也或者只是单纯不想说。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黄少天愿意等,等成为喻文州身边的这二三之人,他有耐心。

“说不定真有七老八十了。”喻文州眨眨眼。

“不会吧?”黄少天凑到他面前仔细瞅,喻文州皮肤很白,面上没有一丝皱纹,“难道你去做过医美了?老实交代,你今年多少岁了?”

“三十二岁。”喻文州说道。

“……”黄少天一直以为喻文州应该和他差不多年岁,虽然现在表面上依旧看不出来,简直要怀疑喻文州会什么“冻龄”魔法。

“你能接受和比你年龄小的人谈恋爱吗?”黄少天心里扭成一团,面上却是一副随口八卦的样子。

喻文州思索了一下,一本正经地说道:“可能要看小多少岁了。”

“十岁?不不,不对,五六岁吧。”黄少天说道,眼神在病房里乱飘,不敢去看喻文州的神情。

喻文州的目光定定地落在黄少天身上,他嘴唇嚅动几下,放于身侧的双手握紧又松开,轻声重复着:“没关系,没关系,没关系的……十岁,二十岁,都无所谓。”

“这么随便。”听到喻文州说没有关系,黄少天松了一口气,但又有点不满喻文州随意的态度,“你还有其他要求吗?长得好看?还是随便?”

“我当然有要求。”喻文州温柔地说道,“他比我矮一点,头发很蓬松,很柔软,整个人特别活泼,看起来像个毛绒绒的小动物。他很爱说话,很爱笑,笑起来能看见两颗虎牙。他应该很不喜欢吃秋葵……”

“停!”黄少天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一开始他还很认真地听着,甚至不自觉抓了抓头发想看看自己的头发是不是蓬松柔软,后来他越听越不对,红晕从耳际顺路而下,一路染红脖子,又悄悄攀上了面颊。

黄少天眼神又飘忽起来,嘟嘟囔囔地说:“喻文州,你能不能简短点?痛快点?干脆点?”

这一次喻文州半天没有回应,黄少天不得不转过头看向喻文州。

“文州……你怎么了?腿又疼了吗?”黄少天竟看到喻文州红了眼眶,一下子慌张起来,他立马站起来,椅子与地面碰得直响,“我马上去叫医生,你忍一下。”

喻文州握住他的手,冰冷的手攥得很紧,目光一瞬不瞬落在黄少天脸上,“少天,我爱你。”

“你你你……”黄少天不敢用力,怕影响了喻文州的伤势;又有些气急这个文艺青年致身体健康于不顾,专心致志要演浪漫爱情剧;还有些隐匿在心底的紧张,激动,害羞和不好意思,统统纠缠在一起,在心里炖成一锅咕嘟咕嘟冒泡的热粥,散发着香气和暖意。

“我的腿没事。”喻文州笑了,面上很快恢复了往常的平静温和。他手上虽松了力气,却没有松开黄少天的手,甚至还使坏地摇了摇,“少天,是不是应该给我点回应?痛快点?”

“我我我……我先去找医生。”黄少天如一尾游鱼一般快速抽出手,顶着一张大红脸冲出了病房。 


谢谢观赏,请移步:(十八)


一点废话:

1. 写文不易,且写且珍惜

2. 是时候写一点日常了,说起来这章应该很甜,我却是痛哭着写完的。这个故事大概只有表面蜜糖内里全是涩口的苦吧(bushi)。 


评论 ( 36 )
热度 ( 19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