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王杰希】真实如海(十八)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王杰希

2. 现代灵异

3. BGM:疑心病by任然


指路: 目录 

前文:(十七) 选择


(十八)玉佛

黄少天叼着一片面包,从楼梯上飞奔而下,他手里捏着手机,眼睛紧张地看着时间。今天喻文州要全面复查,医生说的是早上十点,但是医院里的事情通常说不清楚,能早一点就早一点。

现在是早上八点,以前是黄少天的睡眠时间。

“哎哟!”黄少天撞上一个人,“我的手机!哎呀,吓死了!还好我眼疾手快!诶!老王,你回来了?不躲了?”

王杰希闻言皱了皱眉:“躲什么?”

“难道你不是害怕被我发现你的秘密,吓得躲回家了吗?”黄少天把剩下的面包狼吞虎咽下去。

“喻文州说的?”王杰希抱着手臂问道。

“不,他只说你回家了,前面的部分是我推理出来的。”

“他倒是猜得准。”王杰希点头说道,随即他似乎想到什么,一双大小眼审视着黄少天,“看样子,喻文州现在什么都和你说了。”

“那、那是……”黄少天难得有点磕巴,后面半句“我是他男朋友”死活说不出口。那天被喻文州非常规地表白之后,黄少天仓皇地逃出病房,站在院子里吹吹风,让烧成浆糊的大脑和失控的心跳冷静一下。冷静下来之后,黄少天意识到自己仓皇出逃这件事非常不冷静,他迂回婉转,多番试探,却让喻文州这个凡事慢慢悠悠的抢了一步。于是,他果断去花店捧了一大束娇艳欲滴的红玫瑰,回到病房强势宣布他要成为喻文州的男朋友。喻文州欣然接受,在众人各异的目光中坦然捧着那一大束玫瑰花,凑到黄少天的耳边,语气暧昧地问是不是可以进入下一步了。黄少天没有反应过来,傻傻反问了一句什么下一步。喻文州一本正经地在耳边用气音给他介绍起自己两个月前刚买的King size大床,配了Vispring的床垫,舒适度满分,承托力一流……

这一次黄少天强撑着没有退却,顶着一张大红脸,故作凶恶地敲着喻文州腿上坚硬的石膏,嘟嘟囔囔地威胁喻文州不要乱动不要得寸进尺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哦不不是豆腐总之就是不行。喻文州笑了笑,与黄少天拉开了点距离,恢复惯常的谦谦君子模样,低下头轻嗅怀里的玫瑰花。他动作优雅,薄唇轻轻擦过娇嫩的玫瑰花瓣,眼神却似有若无飘向黄少天。黄少天似乎还能感觉到喻文州在他耳边描述他家的软床,内容其实他没听清,只觉得喻文州的气息轻轻喷在耳际,如同小猫用柔软毛绒的小爪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挠着,麻麻痒痒,直窜心底。

黄少天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那只小猫被喻文州塞进他胸前的口袋里,时不时还出来挠那么两下。

“黄少天?黄少天!”王杰希提高一点声音。

“啊,老王,什么事?”

“黄少天,你最近有事发生。”王杰希盯着黄少天的眼睛。

卧槽,谈个恋爱这么明显吗?一眼就能看出来?是春风满面,还是春情荡漾?黄少天下意识地揉了揉脸,试图让自己显得严肃点,咳咳两声,“什么事?”

黄少天眼角眉梢遮不住放不下的愉悦还是看得王杰希十分辣眼睛,“你最近恐有血光之灾。”

“嗯,血光之灾……什么?不是红鸾星动吗?”黄少天惊诧道。

“呵,红鸾星动?”王杰希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你想太多了。”

“哦,那是什么血光之灾啊?”黄少天兴趣缺缺,以前他是不相信怪力乱神,现在他已经经历了似真似幻紧张刺激的怪力乱神之夜,对血光之灾根本没在怕的,说不定还能找到关于卢瀚文一家的线索。

“暂时推断不出。”王杰希摇摇头,“不过,我这里恰好有一灵佛……”

“等等等等,老王,你最近生意不好吗?熟人也要下手?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你怎么连自家的房东都要坑啊。我先说了啊,一分钱都不会花在这个什么灵佛上面,血光之灾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白送。”王杰希言简意赅,递上一块雕工细腻的青玉小佛像,只有拇指一截的大小,用红线穿着,红线上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些黑色小点,再一细看又消隐无踪。

黄少天没有接,他还记得王杰希家里的纸人,这佛像看着四平八稳佛光普照,谁知道内里又是什么来路,“老王,这个看起来太贵重,你可以白送,我不能白拿。但是,你也是知道的,我没什么钱,肯定是请不起这尊大佛的。”

“黄少天,医院不是一个干净的地方,喻文州还要再住半个月才能出院,他的伤势可经不起第二次折腾了。”王杰希叹了一口气,作势要把佛像收回去。

黄少天咬咬牙,他当然知道这是王杰希在激他,但是神鬼之事本就说不清楚,如果是他一个人,他倒是无所谓,但是牵扯到喻文州,他却没有这般无所畏惧。

罢了罢了,宁信其有吧。

黄少天眼疾手快地抓住那条红绳,拦住王杰希,“王大师,慢着慢着,好说好说,谢谢谢谢,这佛像我先收下了,等度过这一劫立马就还你。”

王杰希松开手,“客气。”

因为早上被王杰希绊住,拖了一些时间,等黄少天穿越早高峰最终到达医院的时候,喻文州已经撑着双拐,摇摇晃晃慢悠悠地跟着值班护士准备去检查了。黄少天毫不意外地收获值班护士一顿数落,乖乖地被指使着满医院上下跑交钱交病例。

“恢复得还不错,半个月之后可以出院了。”医生说道。

黄少天跑上跑下一整天,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太好了!之后还有什么注意事项吗?”

“暂时不要用力过猛,给伤口一段时间恢复。”

“需要食补吗?”

“呃……也可以。”

得到医生的首肯后,黄少天雄心勃勃地制定了一系列食疗计划,准备让喻文州恢复得更好。喻文州耐心地听完之后,依旧建议他去买外卖,只不过把外卖的店换了几家。黄少天心里虽有些不服,但是喻文州给出的理由也让他难以拒绝,他确实没下过厨房,说不定真会把厨房给点着。喻文州还说,希望少天能把时间留给他,而不是留给厨房,一时间黄少天胸口的小猫爪又开始挠人了。

晚上八点,两个人经历了一整天在医院里东跑西颠,终于回到了病房里。黄少天订的外卖也如期而至,黄少天接到电话三两步就冲到医院大门外,很快就拎着两个大塑料袋回来了。喻文州的病房在18楼,拎着这两袋汤汤水水爬楼梯是不现实的,扶手电梯只能到达四楼,也就是门诊大楼的最顶层,再往上走就是住院部了。

人民医院财大气粗,住院大楼修得十分庞大,往往是走廊连着走廊,一个大厅接着四五条走廊。但即便如此,医院依旧人满为患,十几个直行电梯都是需要排队的,有时候一部电梯里推进一张病床,除了家属和值班护士,其他人根本站不进去,只能退出来等下一班电梯,于是队伍变得越来越长。

现在这个时间点正好是大家吃完晚饭又不准备睡觉的时候,病人和家属都很活跃,有想去院子里走走乘凉的,也有白天上了一天班晚上来陪床的,还有趁着人多来发小广告推销的,人来人往,世间百态。

黄少天看着电梯前面乌央乌央的人,转而走去了另一边。他心思活络,好奇心重,前几天意外发现了另一个电梯间,深藏在一条人迹罕至的走廊尽头。那条走廊似乎是用来堆放替换用的医疗器械,平时少有人去,黄少天也是跟着一个医生走,才找到了那个楼梯间。这显然是医生和护士们的不传之秘,他们每天工作忙得飞起,哪有时间去排队等电梯。

走廊的空气里散发着一股子尘封的霉味,像是很久没人打扫。医院里的墙都被漆成浅绿色,人来人往的时候不觉得,在空无一人的时候看着两侧的墙壁,总觉得像是长满了新鲜的苔藓。黄少天不喜欢这种感觉,脚下步伐越发快了,他来到楼梯间,发现电梯的门正要合上,连忙喊道:“等等,别关。”

电梯门又缓缓打开,医院的电梯为了方便搬运病床,往往又深又阔,此时空旷的电梯里站了好几个医生护士,有个年轻护士替他按着电梯开门键。黄少天一个跃步跨进电梯,嘴里说着谢谢。

“几楼?”护士小姐也是帮人帮到底,看他两手拿着东西很不方便的样子。

“18楼,谢谢。”

电梯按板红了一片,不过都是18楼以下。电梯断断续续地停,电梯里的人陆陆续续地下,只剩下黄少天和一个穿白大褂的男医生。他脸上带着眼镜,眼镜下面是蓝色的医用口罩。电梯顶上惨白的灯光落下来,整个人都陷在一团阴影当中。黄少天往旁边让了让,不知怎么的,他觉得哪里有点不对。

“18楼,到了。”冰冷的机械女声提示道。

黄少天走到电梯门口,准备下电梯。电梯门试图打开一点却又退了回去,黄少天又按了按开门键,电梯门岿然不动,连电梯面板上鲜红的数字都再也没有变化。

整个世界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


谢谢观赏,请移步: (十九)


一点废话:

1. 忙到窒息,从论文模式切换到写文模式用了比以往更长的时间……

2. 终于写到电梯事件了,之前我还被关在电梯里体验了一下生活。

3. 把剩下的细纲全都写完了,如果不出意外,三十章可以完结(怎么听着就像个Flag)。 


评论 ( 28 )
热度 ( 19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