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林方】分道(下)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林方(林敬言X方锐)

2. 私设如山,N市为南京,呼啸俱乐部大概会在市中心吧……

3. 原著向,第八赛季

4. 短篇完结

5. BGM:往后余生


前文:


第二罐可乐在方锐手中晃荡,罐子里的气泡不断上升破裂,在午后的艳阳下发出诱人的邀请。他们吃完饭,却没有回俱乐部,方锐转头换了个方向,走着走着就来到玄武湖边。玄武湖的湖水碧波泛金,湖边小道另一侧是巍峨伫立的明城墙,厚重的明砖上苔痕与野草在阳光下鲜绿如昔。

那年午后,他接到朋友的电话,穿越大半个南京城奔赴一个不知道有没有未来的邀约。那时他住在江北,最常见是长江宽阔平静的水面,却甚少特地来市区欣赏玄武湖的风光。或许是那天天朗气清,或许是自己心情激动,从地铁站出来以后他不想挤公交车,而是选择从玄武湖抄近路赶去赴约。堤岸垂柳绿意浓重,玄武湖波光粼粼,满池泻金的湖水彼岸是一座更比一座高的摩天大楼,争相触摸蔚蓝天际上那一抹流云。林敬言的目光顺着摩天大楼展开的华丽天际线,仿佛也勾勒出自己未来的人生轨迹,如同拔地而起的楼宇一般,在竞争激烈的钢铁丛林中拼命向上,直至拔得头筹。

那天,他笔意潇洒地在合同签上自己的名字,正式成为呼啸战队的成员,满心里全是将冠军奖杯带回来的愿望。

然而,时间何等残酷,一年又一年,愿望渐成奢望,雨打风吹,很快会凋零成镜中花水中月,最后成为他再也实现不了的执念。

林敬言苦笑一下,如今他恨时间冷酷,步步紧逼,曾经他也感慨过命运温柔,好运加持,为他送来一个默契又强力的搭档。彼时方锐正式以盗贼出道,他们的“犯罪组合”像是加勒比海的狂风席卷而来,又像是徘徊在那不勒斯的暗影般让人防不胜防,联盟中许多队伍措手不及,头疼不已。

虽然,他们最后依旧没有摸到冠军奖杯,却误以为他们还有无数机会向冠军奖杯发起冲锋。

林敬言感叹过命运眷顾,惊讶过方锐的天赋和努力,却从来没有问过方锐当时是怎么想的。最开始他们的关系尚在生疏,这种交心的话题不便提起;后来他们越来越有默契,联系日益紧密,有些话题反而更加不能提起。

那是不能戳破的窗户纸,两个人心知肚明。在纸的一侧,他是温柔细心的兄长,是耐心严格的老师,是责任担当的战队队长。

而跨越到另一侧,林敬言忍不住笑了,方锐真的有一双世界上最漂亮的眼睛。

湖畔凉风依旧清爽,垂柳在风中摇曳,对岸的摩天大楼构成的天际线隐没在日渐浓重的雾霾当中,“方锐大大,你当时怎么就想到要换成盗贼了呢?”

方锐一个跳投,把喝空的可乐罐扔进垃圾桶,可乐罐绕着垃圾桶的边缘转了一圈,最终掉进垃圾桶里,“想要拿冠军啊!”他转过头,朝林敬言眨眨眼,“和你一起。”

事实上,刚到呼啸的时候,方锐并不是这么想的。他是个对自己很有规划的人,对未来想得长远,想得缜密。他来到呼啸,转职为流氓,他是来替代林敬言的。这个更新换代的过程当然越快越好,他一向很珍惜自己的时间。

这个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似乎只有林敬言不知道。他倾囊以授,他关怀备至,他甚至真的像一位宽厚的兄长容忍自家调皮捣蛋的小弟一样,温柔大度地避开方锐刻意挑衅的锋芒。

像是一柄锋锐的长剑凭借着一股无头无脑的冲劲穿透而过,到头来却只是刺透一团棉花,它温柔绵软,如剑鞘一般收容下所有尖锐与冷硬。

方锐仔细揣摩过林敬言的唐三打,他的弱点,他的软肋,方锐想过许多次,如果是自己操作唐三打,这些弱点会怎样弥补。后来,他的所有方案都变成如何帮助林敬言的唐三打弥补,如何在他的身边配合,如何一起争取一座冠军奖杯。

方锐的目标没有变,依旧是夺冠,但是他希望能和林敬言一起得到冠军。

聚光灯投射下来,他想要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个人的好。

在这个既需要努力更需要天赋的领域里,林敬言或许算不上是天才,职业生涯也没有高潮迭起,风光无限。然而,所有的数据和能力的评价只能展现一个人的侧面,那都是光鲜亮丽,是世人皆知,而许多故事却是藏在不为人知的角落当中,可能是光风霁月,也可能是阴暗叵测。

有人会嫉恨比自己更有能力的人,有人会用尽手段保障自己的地位,有人会费尽心机打压对手。方锐以为自己足够明白,足够戒备,他像一只初入丛林中的幼兽一样,把自己身上所有刺都竖了起来,通过主动攻击来保护自己。

而他遇到的是林敬言,一个会渐渐抚平他的尖刺,也不在乎是不是太过扎手的人。幸而他遇到是林敬言,因为外强中干的挑衅在难测的人心面前永远是不够看的。方锐每一次回想起年少时的那段经历,都会感到幸运。他横冲直撞,他干劲冲天,他一心只想往前奔跑,而他幸运地没有遇到阻碍,他得以一路向着目标狂奔。

当时他不懂,但是林敬言是明白的。

林敬言一直是明白的,但他依旧选择向方锐——这个以打倒自己为目标的小子——坦承自己,倾尽所有。

后来方锐明白了,恨不得同样剖出真心,倾尽所有,完成他们共同的梦想。

林敬言偏过头,笑着摇摇头,他如愿从方锐那里听到想要的答案,却不想听到这样的答案。曾经这样的愿望是一个目标,一种鼓舞,而现在已经变成一个永不可及的奢望。他没法对着方锐诚恳漂亮的眼睛说出自己的决定,转而絮絮叨叨地和方锐聊起下个赛季的计划,但是他只说了鬼迷神疑,没有提及唐三打半个字。

“老林,你这话听起来特别像托孤。”方锐闷声闷气地说道。

“为下个赛季多做准备吧。”林敬言没有接上方锐的话茬,自顾自地收尾道。

方锐感到一口气堵在胸口,闷得人喘不过气来,他故意说道:“那还不如看看天意,隔壁鸡鸣寺抽个签,看看下个赛季怎么样。”

“好啊。”不信鬼神不信命的林敬言竟然也顺着方锐的意思点了点头,纵容得一塌糊涂。

两个人就这么糊里糊涂地进了山门,糊里糊涂地在佛塔下摇了个签。佛塔檐角的风铃被风吹得叮当作响,解签的老和尚看看签文,又慢悠悠地抬眼看向两人,问到底是为谁求的。

“我们。”方锐答得理所当然,他还记得自己是来问下个赛季的比赛结果。

“他。”林敬言指了指方锐,轻声说道。

“先凶后吉,所谋所求,终至亨通。”

摇签是林敬言,其实问的却是方锐的事业。

林敬言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方锐也以为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方锐小心翼翼地把签纸放进钱包里,有些兴奋地问道:“老林,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这本是一个普通的问题,但林敬言太长的沉默时间却硬生生将之变成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一个他们一直避而不谈,却最终逃避不了的问题。

从佛塔到大殿的路上有一段台阶,高高低低,陡峭异常,漫长得仿佛没有尽头,脚下磕磕绊绊。

“到处走走看看吧。”林敬言学着周围的人捡起地上的硬币,随手抛向眼前的香炉顶端,硬币划着优美的弧线越过香炉顶,如同流星过境,而后重重地跌在地面上,“顺便休息一下。”

方锐听到了自己一直害怕的答案:林敬言想要退役。当这个答案真正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反而没有之前的诚惶诚恐患得患失,如同病入膏肓的最后时刻,平静地接受命运,却止不住回忆起过去的岁月。

“南京真的挺好。”方锐低声说道,他抱着手臂,脚下踢着地上散落的硬币,眼看着一枚硬币骨碌碌地滚远,撞上另一枚硬币,终于停了下来。

“方锐大大,这和当年说的不一样啊。你刚来的时候说这里冬冷夏热,吃的东西咸得太咸,甜得太甜,有时候干燥得让人流鼻血,有时候又需要划船出门。”林敬言学得惟妙惟肖,嫌弃得眉眼都皱在一起。

方锐被逗笑了,“老林,你这就不懂了,我当然不能轻易被人看穿真相,不是吗?”

“那么,现在又说的是实话吗?”林敬言问道。

方锐顿了一下,眨眨眼,“你猜?”

他很想说是,很想劝林敬言留下来,却又无法开口。其实,方锐对城市没有好恶,对他而言,对城市的了解可能不及对荣耀里地图的了解。而他对于这座曾经陌生的城市的了解,全都来源于身边的人。所有关于这座城市的回忆,也全都有这个人的身影。所有在这座城市里度过的时光,都少不了这个人的陪伴。他是因一个人而喜欢上一座城,如果没有这个人,所有城市都不过大同小异。

在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段时光,从青涩稚嫩到独当一面,从追赶到并肩,林敬言都参与其中。方锐一度没有考虑过其他的可能性,关于林敬言可能离开,他不得不一个人继续往前走的可能性。而时间又是一道残酷的选择题,这种可能性在近来频繁地出现在他面前,又在今天终于彻底摆上台面。

他们再也不能并肩而行。

道路已至分叉口,他还要继续前行,而一直陪在他身边的人,却要离开。

而他没有得到想要的,他们也没有实现梦想。

再也没有机会了。

“小方锐也长大了,学会打太极了。”林敬言笑道。

“滚……”方锐及时住口,飞速地换了措辞,收敛起所有戏谑玩笑,一本正经地说道:“不,还是留下来吧。我,我们……”

没等方锐说完,林敬言的手机突兀地响起来,在空荡荡的佛寺里尖锐得令人心惊。

林敬言连忙找出手机,方锐耸耸肩,“我去城墙那边走走。”

大殿之前,烟熏雾燎,方锐怕自己再待下去,会忍不住流泪。

 

林敬言找到方锐的时候,方锐一反往日跳脱活泼的个性,正趴在城墙边专注地研究墙砖上的文字。林敬言再看一眼,就知道方锐只是在发呆,他专注的时候从不是这幅样子。他轻易能勾勒出方锐在训练时的专注模样,连同他们训练室的布置陈设,一切都如此清晰,俨然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

他以前从没考虑过这种可能性,离开这座城市。

“你来了。”方锐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是谁的电话?”

“霸图。”

林敬言清晰地从方锐明亮的双眼中读出全部矛盾又复杂的情绪,掺杂着欣喜开心,又难掩遗憾伤感。

他终于不用被迫放弃自己的职业生涯了,霸图挺有眼光,方锐想着。

他们再见面就是对手,所有曾经的梦想和许诺都再没有实现的可能,方锐想着。

“你决定了?”方锐问道。

“决定了。”林敬言答道。

“走吧,回去吧。”方锐敏捷地跳过来,勾住林敬言的肩膀,“回去练练,让我最后一次和唐三打当队友。”

林敬言握住方锐从他肩膀上垂下来的手腕,“唐三打还会留下。”

方锐愣了一下,林敬言稍微握紧一些,肌肤相触的温度像是恰到好处的温水,令人留恋不已。方锐无端端想起自己曾经吐槽黄少天像是暴雨中被遗弃的小动物,他当时真是太置身事外,又太少见多怪了。

何况,他与黄少天不同,他还有没说完的半句话,以及和那半句话相关的半生承诺。

“霸图准备了新的账号。”

“嗯。”

“过几天要去他们那边看看。”

“嗯。”

“我之前在江边买了房子。”

“嗯……嗯?我怎么不知道?”

方锐手心里被塞了一串钥匙。

“我本来准备退役的时候告诉你。”林敬言笑得温柔,却流露出一丝被老天打乱安排的无奈。

方锐晃晃钥匙,清脆的响声应和着剧烈的心跳,“老林,没想到你蓄谋已久。”

林敬言摇摇头,想要解释自己是在规划退役后生活时突发奇想,却抢先一步被方锐打断:“不过,甚合我意。”

寺庙中悠远的钟声传至古老的城墙,涟漪一般向远处散去,越过湖面,翻过小丘。

“回家吧。”

“好。”


一点废话:

1. 终于把这个坑填完了!

2. 谨以此篇献给我曾生活过七年的南京。

3. 这篇文可谓是从头哭到尾,写得时候根本哭得停不下来,我一度担心我的键盘会进水……很想找老林和方锐赔偿我,请我吃顿鸭血粉丝汤。

4. 原著向异常难写,在此向所有写原著向的太太表示敬意,并再也不准备写原著向了……


评论 ( 8 )
热度 ( 1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