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王杰希】真实如海(十九)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王杰希

2. 现代灵异


指路: 目录 

前文: (十八) 玉佛


(十九)惊魂

黄少天尝试推了推电梯门,电梯大门纹丝不动,如同钢筋水泥浇筑的金库大门。而同在电梯里的哥们似乎对锁在电梯里这件事很不上心,依旧笔直地站在角落里,既不动手帮忙也没有显出任何惊慌失措。

好吧,着急出去的是他又不是别人,黄少天想着,将手上的包裹全换到一只手上,腾出一只手按着电梯里的紧急呼唤铃。紧急呼唤铃要一直保持按着的状态,如同等待对方接电话一样,在狭小密闭的空间里,一遍又一遍冰冷重复的“请耐心等待”只能让人越来越心急。

黄少天盯着眼前泛着冷光的金属面板,18楼的红色按键尚未消去。突然,他意识到一件事,感到一阵寒意从脚底窜上背脊:他是最后一个进电梯的,在他进门的时候,电梯里所有人都是前往18楼以下的,他们都陆陆续续地下去了,但现在电梯里还有个哥们和他站在一起。

这个猜想如一盆冰水兜头泼下,伴随着王杰希早上说的:医院不是一个干净的地方,黄少天能感到自己全身上下寒毛立起,浑身紧绷。他没有回头,借着金属面板的反光看向身后,不知什么时候,穿白大褂的医生已经站在他身后半步,惨白的灯光直射而下,整个面孔笼罩在黑影当中。

头顶的灯光闪了闪,呼唤铃里机械女声逐渐变了调,刺耳的金属杂音越来越大,间或夹杂几句听不清楚的呓语,像是坏掉的收音机一样。黄少天松开手,声音却没有消失,转而化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如同女巫站在深夜的墓地当中疯狂大笑。

笑声越来越尖锐,越来越刺耳,砰地一声,头顶的灯泡炸裂,电梯陷入一团漆黑当中。黑暗中的金属面板映出一双诡异的红眼,眼白部分如同流动的血雾,中间是一点红至发黑的瞳孔,它仿若无形无象,在漆黑的空间不受拘束,眨眼间已移动到黄少天身后。

黄少天心生警觉,身体一侧,一道劲风从他耳侧袭过,方才光可鉴人的金属面板旋即裂成蛛网。黑暗中红眼再次聚焦到黄少天身上,以闪电般的速度再度扑过来。黄少天闻到一股尸体腐败的臭气,他矮下身体,从地面上滑到电梯的另一端。现在他庆幸起医院电梯的宽大,方才他站的地方似乎已经凹进去一个小坑。

没等红眼再次转向,黄少天将手中的食盒全都朝它所在的方向掷了出去,汤汤水水稀里哗啦地落了地,虽然不知道袭击效果如何,但听见红眼发出一声低沉痛苦的咆哮。如果黑暗是怪物的保护色,那么光明就是人类的应对之法。黄少天趁着红眼无暇顾他,点亮了手机的手电筒。手电筒收束聚拢的白光打在红眼身上,黄少天这才看清红眼怪物的模样:白大褂破破烂烂,上面布满血污,在空洞和破布条间露出里面腐败的皮肉和自胸腔戳刺而出的森白肋骨;方才滚烫的汤水兜头淋下,怪物的一只红眼脱垂出眼眶,挂在眼下,依旧滴溜溜地转着,另一只眼睛则贪婪地定格在黄少天身上。

咔嚓咔嚓,怪物将脸上的医用口罩咬碎,吞咽,露出了一张满是獠牙的血盆大口,散发着腥臭的气息,他伸出如蜥蜴一般的长舌,将掉出的眼睛推回眼眶当中,双目炯炯注视着黄少天。黄少天微微低下身体与他对峙,下意识地屏住呼吸。生死攸关的时刻,无用的情绪诸如害怕恐惧全都被排除在身心之外,整个人如同一张拉满的弓,满心满眼只剩下一个信念:活下去,生存下去,打败他。他脑中飞速盘算着身边的空间,准备等怪物移动之后选择另一个方向。最好是能够绕到怪物背后给他一击重击,如同他在游戏里最喜欢的方式——背袭。

怪物动了,黄少天盯着他,收紧全身的肌肉。没想到,下一秒,怪物化作一阵黑烟,如黑云一般急掠而来,没等黄少天反应过来,从黑雾当中伸出一只枯槁的手,用半白骨化的手指卡住他的脖子。腐臭的气息扑面而来,怪物嘶哑地重复着:交给我,交给我,交给我……

一瞬间空气被夺,脖子传来剧痛,黄少天捏住枯骨的手腕,试图将手指掰下来,可是怪物如同钢筋铁骨一般的手指在黄少天触碰上的时候,又化为烟雾一样没有实体的东西,黄少天能够感到自己用手指在自己脖子上挠出一道又一道血痕。用来照明的手机被他扔了出去,也如泥牛入海一般,只结结实实地砸在地上,摔得粉碎。

最后一道光线消失了,黄少天感觉胸腔内最后一丝空气也在逐渐流失,头脑一点点变得混沌。他闭上眼睛,不甘心地握紧拳头,指甲扣进手掌中,传来尖锐的疼痛。疼痛如同一把匕首,一点一点划破迷雾,迷雾涌上来,又被匕首撕裂,而后再次弥漫而上。

如果,匕首更长一点,会不会穿透迷雾?如果,剑光更盛一些,是否能刺破黑暗?

“啊——”黄少天无声地低吼,胸前光芒大盛,凝成一柄光剑,剑气纵横而出,将面前的红眼怪物斩成两截。

伴随着沉闷的落地声,电梯剧烈摇晃了一下,突然开始疯狂下坠。折成两截的怪物毫无痛觉,上半身飞跃而起扑向黄少天,而下半身则蠕动而行,似乎想要绊倒他。一人两怪在疯狂下坠的电梯中打成一团,时不时撞上电梯墙壁发出闷响。黄少天使剑的手法仿佛无师自通,与上次梦境中一样,又快又准,直击要害。然而,对手也是个难缠的,即使碎成一根手指也能拼上劲力,如尖刀一般刺来。

黄少天挥剑的速度越来越快,几成残影,将扑上来的怪物切成碎片。

砰地一声,电梯狠狠砸在地上,一直打不开的电梯门被摔开一道仅容一人通过的缝隙。门里门外皆是一片烟尘,黄少天手提一柄光剑,大踏步地跨过电梯歪斜的裂隙。他金色的头发上沾满灰尘,左半边脸染着血污,眼睛里泛起一抹妖异的红色。他身后的怪物已经变成一堆枯骨烂肉,留在烟尘弥漫的电梯当中。

眼前是一条走廊,墙壁被漆成浅绿色,走廊两侧是一扇扇黑色的病房门。烟尘逐渐消散,房门蓦然洞开,从里面窜出无数黑影,啸叫着,尖叫着,哭喊着,如同被狂风吹起的黑色垃圾袋向黄少天扑来。

黄少天抹了抹嘴角的血,扯出一抹冷笑,“来得正好!”他提起长剑,大步向前,迎向尖锐呼号的黑影,剑锋凌厉,剑光璀璨,如同暗夜当中划破天际的流星。黑影被光剑钉死在墙上,在空中被削成几段,被长剑洞穿,光芒侵蚀之下化为一把黑色灰烬,缓缓散落在墨绿色的地砖上。

走廊上的黑影越来越少,黄少天已经快到走廊的尽头,走廊尽头是一间手术室,看起来并不像是人民医院的现代化手术室,反而像是年代剧中才会出现的场景:两扇相对开合的木门,门上玻璃挂着白色的窗帘,木门之上是方正而鲜红的字体写着“手术室”三个字。

木门吱呀一声打开,黄少天停住脚步,他眯起眼睛,眼底红光隐隐而现。门里走出来一个穿着红裙子梳着马尾辫的小女孩,她站在门边,扯出一个如同玩偶一般机械的笑容,用几乎甜腻的声音说道:“叔叔,跟我来吧……”

“卧槽!叫哥哥!叫哥哥!听见了没有?”黄少天握紧手中的长剑。

“跟我来……”小女孩置若罔闻,只是重复道。

“来了!”黄少天双手执剑,向小女孩猛冲而去。

没等他近身,从小女孩身后突然窜出无数条黑色触手,每一个黑色触手的顶端都是一个婴儿面孔,他们张开嘴,大声哭号,露出满嘴尖锐的獠牙,咔嚓作响。

黄少天挥动光剑,一剑将一条触手斩落在地,触手落地之后化为一摊粘稠的污水,而断掉的地方飞速地生长出新的面孔,再度向黄少天袭来。

地面上的污水越来越多,行走逐渐变得困难,整个地面如同被水淹没的沼泽地,每一步走上去,都在不断下沉。黄少天陷在齐膝的污水当中,终于无法抬起脚步,无法再向前半步。触手缠住他的手腕,将他手中的长剑劫走,扔进污水当中。金光熠熠的长剑落入黑色的污水当中,缓缓隐没其中,直至最后一点光亮被吞没殆尽。

触手像是耐心的狩猎者,慢慢攀到黄少天的身上,锁死他的四肢,嘎嘎作响的獠牙似乎在搜寻适合下口的地方。第一下咬在黄少天浸没在污水之下的小腿,他能感受到被硬生生撕裂了一块皮肉。第二下攀在肩膀上,尖利的獠牙刮过肩胛骨传来一阵令人眼黑的剧痛。第三下,触手上白胖又有些变形的婴儿面孔用只剩下眼白的眼睛盯视着黄少天的脖颈,准备着一击致命。

突然,触手们一阵痉挛,那些诡异的面孔纷纷发出令人头疼的哭号,又在几秒钟之内迅速地退回到小女孩的身上。黄少天被触手拖拽,一时站立不稳,摔倒在地。他抬起头,正看到红裙小女孩的心口插着一柄长剑,是他的长剑,来势却在小女孩的后方。他抬头向上看去,是一张熟悉的面孔——喻文州。

光剑的光芒爆裂开来,小女孩尖叫着被卷入白光深处,地上的污水仿佛倒带一般被白光吸收而去,连同之前黑影留下的黑色粉末,全都被收入刺眼的白光之中。

“文州?”黄少天挣扎地站了起来,只见喻文州站在光芒之后,整个人都笼在阴影当中。刺目的白光慢慢收拢成一团,紧缩成一点,而后如闪亮的星辰粉末一般飘散在空气中,随即彻底消失。

“文州……”没等黄少天反应过来,喻文州已经站到他面前,“你怎么走路没声音啊?”

喻文州没有回答,略微用力,将黄少天按在墙上。

黄少天睁大眼睛,喻文州冰凉的嘴唇压了上来,趁他不备,极为强势闯了进去,带着冰冷的气息攻城略地。黄少天撑在喻文州的肩膀上,想要推开他,却在下一秒对上喻文州隐含怒意的眼神,波澜翻涌之下无尽的心疼。

黄少天轻轻放下手,改为搂住喻文州的肩背。喻文州令人安心的气息从怀抱中传来,黄少天感到鼓噪在血液中的冲动逐渐退去,一直处于紧绷的精神平复下来。喻文州的攻势经过最初的暴虐,也渐渐变得温柔缱绻起来,灵巧的软舌在唇齿间勾引挑逗,柔软的唇瓣汲取着津液,喻文州略带凉意的手轻柔地抚摸着黄少天的脖颈,缓缓向下……

“呃……”黄少天闷哼一声,喻文州的手恰好按在他肩膀上的伤口。

喻文州连忙松开他,转而将全副注意力都放在伤口上。喻文州眼神中的担忧太过,目光如有实质,黄少天只觉得伤口要被喻文州看出洞了,他扯了扯身上的T恤,企图遮住那片扯掉一块肉的伤口,“没事没事,就是一点皮肉伤而已。对了,文州,你怎么来了?你的腿还没好?现在怎么样?”转移话题,黄少天想给自己的机智点个赞。

“你取外卖去了两个小时,我必须来找人。”

“两个小时?”从被困电梯到在走廊里大杀四方,黄少天感觉只过了十分钟左右。他抬头四处看看,走廊依旧是走廊,一侧是窗户,窗外是G市满是霓虹灯的夜景;另一侧是病房的门,墙上的绿漆已然剥落不少,地上布满灰尘,墙角还有蛛网,触目可及都是翻倒的旧桌椅,“这里是哪里?”

“是人民医院以前的住院部,与新楼有一条走廊连着,不过这里已经废弃了。”喻文州从口袋里掏出一瓶药膏,将满满的透明药膏涂在黄少天的伤口上。

“我怎么到这里来的?我一开始是在电梯里,结果电梯门打不开,里面还有个恶心巴拉的家伙想干掉我。我现在觉得老王有点准,他早上才告诉我,我有血光之灾,还说医院不干净。这下可好,都遇上了。”黄少天从胸口拉出一条红绳,上面挂着一只青玉小佛像,“回去还要谢谢王大师,王大师的佛像变成了剑,帮了我大忙。”

喻文州修长的手指托住佛像,青玉泛着温润的光泽,与他惨白的手指形成鲜明对比,喻文州笑了笑,将佛像攥进掌心,“少天,因果关系不一定是先后关系。还有一种可能,是王杰希送的佛像带来了这一系列麻烦。”

喻文州略一施力,红绳断裂,佛像被喻文州拿走了。

“唉,文州,等等,这是我借的……”黄少天作势欲夺,他抬起头的瞬间,却看到令他惊惧的一幕:霓虹灯闪烁之下,喻文州的半边脸,半边身体竟都是白骨。

黄少天惊骇之下,脚下一个踉跄,没说完的话全都吞了回去。

“少天,怎么了?”喻文州托住黄少天的胳膊。

“你……”依旧是满目霓虹之下,喻文州肤色雪白,眼眸漆黑,没有白骨,也没有空洞的眼窝。黄少天摇摇头,或许是自己今晚大战妖魔鬼怪太累了,头昏眼花。

“我会去还给王杰希。”喻文州说道。

在黄少天没看到的地方,青玉佛像已经化为一撮灰烬,融入废旧住院大楼地板上的尘埃。


谢谢观赏,请移步:(二十)

一点废话:

1. 特别篇!上映!开心!赶论文时期的精神食粮!

2. 赶论文地狱特别适合这种疯狂打怪的剧情,写起来非常爽!燃烧吧!小宇宙!见鬼去吧!Deadline! 


评论 ( 28 )
热度 ( 2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