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王杰希】真实如海(二十)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王杰希

2. 现代灵异


指路: 目录 

前文: (十九) 惊魂


(二十)陈设

“我昨天还说恢复得不错,还有半个月可以出院。结果,你看,这里,还有这里,又错位了。看来需要重新固定,又要折腾一两个月。唉,你拿着这个单子去划价交钱吧。”医生摇头叹气道,“现在年轻人啊,一点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黄少天连连称是,白色灯板上放置的片子看着触目惊心,错位的骨头,连带着用于固定的钢钉横亘在骨骼之间呈现出无序状态。即使不是病人,也能轻易想象出这种痛苦,黄少天感到心脏一阵紧缩。

没有人希望看到心上人受伤,而且受伤的原因还莫名其妙。黄少天在身侧握了握拳,最近两个月来,他频繁卷入神神鬼鬼的事件,虽然每次他都勉强全身而退,但是喻文州却一次又一次成了受伤最重的那一个。

对于所谓的妖魔鬼怪,黄少天始终缺少一种恐惧的心理,即使重新回想昨夜的打怪经历,他更多反思的结果是自己出招还是有破绽,才让触手怪钻了空子。他和玩恐怖游戏时的心理状态一样,一旦将所有外在的恐怖元素剥离之后,只剩下一个本质——障碍。他需要扫除障碍,保护自己,也保护他身边的人。

喻文州冰凉的手伸过来,在桌子下面握住黄少天握拳的手。喻文州略带凉意的温度,缓缓平复黄少天心中如怒涛一般掀起的战意,只听喻文州冷静地说道,“是我不小心,与少天无关。”

喻文州大概是大包大揽习惯了,昨天的事情怎么都不能用一句不小心就轻易揭过,“和我有没有关系,文州你说了可不算啊,我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说实话,我最近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撞邪了?怎么总是遇到这种事情?遇到就算了,还每次都把你牵扯进来,还每次都受伤。你说,有没有什么破解的办法?是不是要去找个大师驱驱邪?王杰希靠不靠谱啊?”

喻文州耐心地听着黄少天说话,只在王杰希的名字出现的时候,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少天,别乱想了。也许,只是本命年比较不顺。所谓的大师,大多是招摇撞骗。即使,有些人确有真才实学,但是你和他信息不对等,结果还是只能被他坑。”

“本命年吗?可能是吧,我记得之前本命年的时候就经常丢身份证坐错车被偷钱包,基本只有想不到没有发生不了的事情……”黄少天觉得喻文州说得有道理,这样说起来被困在电梯里遇到妖魔鬼怪也不值得大惊小怪。只是,他总隐约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当他试图深入挖掘这个不对劲的时候,脑海中就像被一片乌云遮蔽,无论是记忆还是想法都笼罩在重重深锁的迷雾当中。

“少天,少天?”喻文州唤道。

“诶,什么事?哦,对,要去划价交钱。文州,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很快就回来。你有什么要吃的吗?你是不是要在重新固定之前吃点东西?”

喻文州摇摇头,“不着急,医院人这么多,我估计今天也约不上。有一件事要麻烦少天一下,能不能回家帮我拿一下电脑?住在医院里半个多月没有更文,估计编辑要被我气死了。看来之后还要再住一两个月,实在是不能再偷懒了。”

“文州,你都伤成这个样子怎么还惦记着工作?”黄少天心疼地说道。

“没办法,要吃饭啊。”喻文州笑道。

“我可以养你。”黄少天一时嘴快,之后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

喻文州低下头,笑得十分开心,从善如流地应道:“好啊,不过,我也不希望太拖少天的后腿,不然少天太辛苦了……”

“给你拿给你拿,我一会儿就去!”黄少天一溜烟消失在医院人潮之中。

自从喻文州住院以来,黄少天就再也没有来过喻文州家。当他打开门,面对一屋子琳琅满目的复古摆件的时候,黄少天才想起来自己忘记问喻文州,他的电脑放哪里了。现在喻文州正在睡午觉,黄少天不能打扰病号休息。他叹了口气,有什么办法,只有慢慢找了。

主线任务找电脑,非常简单,黄少天很快在床头柜上找到,顺便把电源线鼠标等等都收进背包里。但是喻文州还交代了一个支线任务,帮他把一个红色封面的硬皮本也带来,里面据说是写的故事大纲和人物小传。喻文州解释说他不习惯用word打草稿,所以草稿基本上还是在本子上靠纸笔工作,这样涂改起来方便,可以追踪自己思路的改变。

尽管喻文州贴心地提供了照片,但是在他家里找一个手掌大小的红色笔记本真的很困难。黄少天翻遍了最有可能放笔记本的桌子和台面,又翻找了抽屉和书架,最后甚至在衣柜和厨房里找了一圈。一无所获之下,黄少天累瘫在沙发上,目光在不大的客厅里逡巡:钉着明信片的世界地图肯定不可能,窗台上已经翻过一遍,唯一落下的地方就是客厅里收藏古董的玻璃橱柜。

黄少天依稀记得喻文州说这些收集来的古董是为了激发灵感的,说不定用于构思的笔记本也放在其中。他伸手握住橱柜的木质门把,目光正对上里面眼窝空洞的骷髅头。如果有选择的话,黄少天根本不会碰这个柜子,里面的东西都太过昂贵,他不希望发生任何意外。黄少天第一眼看到它们,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橱柜里的所有物件除了漫长时间赋予它们的沧桑之感,还笼罩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死气,像是不容于世的东西却被强留下来,显得极为突兀。

但是,黄少天现在没有选择,只有这里他还没有检查过。他认命地拉开橱柜,一股陈腐的气息铺面而来,骷髅头似乎笑得更加开心了。橱柜顶层的骨瓷茶具摆放得整整齐齐,喻文州甚至还将它们绘有图案的一面都朝向橱柜外侧,可以说是很细致了。第二层与黄少天记忆中有所不同,里面似乎多了一样摆件。不是黄少天记忆力惊人,像福尔摩斯一样对环境观察入微,记忆深刻,只是这件摆设画风太过突兀,与两侧的死亡组合可以说是格格不入。在雕刻阿努比斯的卡诺匹斯罐和泛黄的骷髅头之间是个非常具有中国传统风格的泥塑胖小子,歪着头坐在地上,肉乎乎的手里抱了一把镶满宝石的小剑。玩偶娃娃很容易让人产生阴森不祥的感觉,但是穿着大红肚兜,长得胖乎乎白白净净,脸上的笑容被画的有些敷衍又有些粗制滥造,像是春节家门口贴的拜年娃娃一样的,就很难让人想起那些恐怖的东西。

黄少天很确定之前来喻文州家的时候没有见到过这个娃娃,不然他肯定印象深刻。这个小娃娃不仅画风与橱柜里的摆设格格不入,看起来也不符合喻文州精致甚至有些刁钻的审美。黄少天拿起泥娃娃看了两眼,觉得这个娃娃做工粗糙,特别像是从XX古镇之类的热门景点随手买的旅游纪念品。

实在想不通,喻文州为什么会把这个泥娃娃也加入他的收藏当中,黄少天摇摇头,想把娃娃放回原处。可惜,泥塑娃娃似乎不愿意被放回去,黄少天脱手之后,它骨碌碌滚了一圈,撞上旁边的卡诺匹斯罐。罐子被撞得摇摆不定,朝地面摔去。黄少天刚把娃娃放好,又连忙赶着去接罐子。不想,罐子的盖子和本体在空中分离,哪怕他眼疾手快,也只接住了阿努比斯的盖子。黄少天几乎屏住呼吸,眼睁睁地看罐子本体落到地上。

万幸的是,喻文州生活讲究,地上铺了一张厚厚的羊毛地毯,罐子在地毯上滚了两圈之后停下脚步。

“呼——吓死我了。”黄少天小心翼翼地把盖子放回橱柜,弯腰捡起罐子,仔细地查看罐子是不是有破碎,“还好还好,没有留下痕迹。这里的东西要是摔碎了,我肯定赔不起……”

黄少天停下了自言自语,他的眼神扫到了罐子内部。他原本以为这个罐子只是装饰,内部应该是干干净净、空空荡荡的,而他手里的罐子里装着一颗血淋淋的心脏,更可怕的是,它正在罐子里扑腾扑腾地跳着。黄少天盯着手里的罐子,大脑一瞬间空白,而后一种不真实感油然而生,不论这颗心脏来源于什么人或是什么动物,它都不应该在罐子里狂跳不止。

这太荒谬了。

也许是感受到黄少天极具穿透力的视线,它跳得越来越弱,缓慢地让自己缩小,试图藏进罐子深处,但是那种如呼吸一般有节奏的运动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被看错的,这种强装不经意的躲藏企图更加暴露出它是个活物,而且可能还是个有思想的活物。

黄少天下意识地捏紧罐子,外壁的冰冷传至心底,破开迷雾般的不真实感。他确定自己看到了不符合常理的东西,和昨晚一样不符合常理。昨晚他安慰自己是医院不太干净,今天却是再也找不到理由劝服自己,为什么所有灵异事件都与喻文州有牵扯。

他心中早已存在的怀疑,他一直试图回避,找各式各样理由借口躲开的答案,就在眼前,只要他再往前一步,就能知道。

答案一直在那里,只是愿不愿意,而不是存在不存在。

罐子的外壁突然变得油滑,黄少天拿捏不住,它再次落在地毯上,发出一阵闷响,撞上了橱柜一角。原本就放置不稳的泥娃娃又一次骨碌碌滚落下来,一口气滚到橱柜与地板的缝隙之间。放在第三层的龟甲也被撞得掉落下来,几个翻滚之后,恰好扣在了罐子上。

黄少天挑了挑眉毛,冷笑着蹲了下来,轻轻挪开龟甲。果不其然,龟甲之下的罐子空空如也,方才看到跳动的心脏恍如做梦一般。他端详着手中的龟甲,龟甲之上是四个看不懂的甲骨文。

“某种咒术吗?隐藏魔咒?隐形斗篷?”黄少天喃喃自语道。

龟甲无声无息,没有任何回应。

黄少天原本也不指望它们的回应,他把龟甲和罐子重新放回橱柜当中。当他弯腰去捡卡在缝隙之中的泥娃娃时,他终于看到了自己原本的目标——红色硬皮笔记本,正躺在橱柜之下的缝隙中。 


谢谢观赏,请移步:(二十一)


一点废话:

1. 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到窒息!这周甚至有那么一二三四五天每天有十个小时都在写论文!回来面对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完全记不得上星期自己写了什么,所有内容都看起来超陌生……

2. 这章开始收束伏笔,之前写的东西真是恍若隔世,喻文州家的陈设在第四章……


评论 ( 24 )
热度 ( 1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