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极边之地(14)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双花

2. 非典型的现代灵异

3. 姊妹篇  喻黄.《真实如海》

4. BGM:虫儿飞


指路:目录

前文:(13)Basement


【注意!】

剧情全是胡说八道,请不要当真。


(14)Tale

当两个人灰头土脸地从地下室里走出来,天已经蒙蒙亮,森林里的薄雾未散,仿佛给柔和的晨光蒙上一层轻纱。空气湿漉漉又略带草木的清新,卷着夜晚未褪去的凉意,一股脑儿冲进肺里,扫去一夜未睡的疲乏。

张佳乐伸了个懒腰,“回去要一觉睡到下午。”

“你不准备找那个东西了?等着它今晚再来找你?”孙哲平拍拍身上的灰尘和泥土,扑腾的灰尘扑棱棱地闯入清晨的雾气中。

张佳乐挥手扇了扇灰,“你一夜没睡,又是挖土又是填土。虽然你平时精力过人,但是你的黑眼圈告诉我,你需要大量睡眠。”

“我更希望今晚能睡个安稳觉。”孙哲平摇摇头,“走吧,到村里问问情况。”

“睡一两个小时也没什么。”

“那东西可能已经被偷好几天了。”

“你不准备吃点东西吗?”

“回老村长家吧,顺便问问他,最近是不是有人来过这座破庙。”

“大孙,以前遇到妖魔鬼怪你总是爱答不理,这次怎么这么积极?”

“我有吗?”

“你走得太快了吧。”

“你不是赶着要去吃饭吗?”

“……”

“大孙,我有个想法。”

孙哲平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变得缓慢,他也迁就地放慢脚步,他们的鞋子时不时踩中林中的枯枝,发出一声声脆响,“关于今天早餐吃什么的直觉?小锅米线?还是饵块?”

张佳乐停下脚步,“你是不是已经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孙哲平也停下脚步,他背对着张佳乐,白色卫衣上全是泥土和灰尘的痕迹,一条条一道道,脏得几乎看不出底色,“你在说什么?”

“大孙,你只关心东西在哪里。”张佳乐笑了笑,“我好奇心重,我更想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

“那么,你是不是也在找那个东西?”

“……”

“你是因为频繁地来这里找那个东西,才和老村长混熟的。”张佳乐咬了一下嘴唇,“而不是相反。”

“所以,那是什么东西?”

两个人沉默地站着,叽叽喳喳的鸟雀从树林间腾空而起,晃动的树枝发出沙沙的响声。

时间似乎流过,又似乎停止,张佳乐以为这次又没有答案,或是再次被转移话题。这个男人不擅长说谎,他只有两种应对,沉默或是转移话题。孙哲平宽厚的背影隐没在树荫里,兀自地站着,倔强得像是强风中不肯弯折的竹子,只等着噼啪一声折了自己。

他叹了一口气,准备和之前一样,为彼此找一个台阶,“算了,我们先……”

“是返魂香。”孙哲平转过身,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落在他脸上,照得整张脸明暗分明。

“返魂香?”张佳乐重复一遍,“等等,你之前不是说不知道吗?”

孙哲平摸摸鼻子,眼神飘向天空中飞翔的鸟群,“有吗?我不记得了。”

“那次,关于奶奶的遗言……”张佳乐记忆很好,他不仅能回忆起事情,甚至还能顺带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和心情。

“那段时间实在太累了。”孙哲平回答道,“我们都太累了。”

张佳乐张了张口,想说的话在舌尖转了一圈最终还是吞了回去,“或许吧。”

孙哲平拉过张佳乐的手,略微粗糙的大手包裹住张佳乐微凉的指尖,“走,先去吃早饭,吃完饭去睡一会儿。”

“嗯。”

两个人沉默地走在森林中,各自消化着心事。

铺满树叶枝丫的土路走到尽头,衔接上是整齐干净的水泥路,远处村落已经苏醒,隐隐听到人声喧闹,应和着各种动物和机器的声响。生气勃勃的一天又开始,他们似乎都没有受到昨晚灵异事件的影响。但是,张佳乐一回到这条路上,就不免想起昨晚的情境,想到他的奶奶。奶奶的遗言提到返魂香,而孙哲平竟然也一直在找返魂香,张佳乐看向两个人交握的手,一时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他们的相遇始于一场异国他乡的美丽意外,而后陷于一段仿若灵魂共舞一般的crush,此后是彼此磨合又相互陪伴的细水长流的四年。他以为自己很了解孙哲平,他以为自己了解的事情就是全部的事实,除去那些不会打扰到他的虚无缥缈的前世,他的现状是如此安稳又幸福。

可是,如果,从一开始就不是这样呢?

不,张佳乐你了解这个人,他没有这么重的心机,张佳乐摇了摇头,把心里滋生蔓延的疑虑统统晃出去,“你找返魂香做什么?”

孙哲平没有立刻回答,他握紧张佳乐的手,轻声反问道:“关于返魂香,你知道多少?”

“我知道得不多。”张佳乐闭了闭眼睛,略带怀念地说道,“以前听过奶奶讲故事而已。”

“奶奶一直很喜欢这个故事,在家里摘菜剥豆子的时候总喜欢讲一讲。”张佳乐说道,视线飘远,整个人似乎又沉浸到往昔回忆当中。

相传,西汉年间,月支向汉朝进贡了返魂香,这种香的功效神奇,能够让死亡未满三日的人起死回生。不过,汉武帝因为思念李夫人,无意间发掘出返魂香的另一种用途——招魂。通过返魂香,他得以与逝去的李夫人的魂魄相见。

“我当时是学校里的好学生,一切都能用科学解释。”张佳乐轻轻地摇摇头,“我一度很排斥奶奶的那套东西,很执着地想要告诉奶奶,这个世界不存在死而复生,也不存在魂兮归来。这就是皮影戏诞生的浪漫说法。”

孙哲平点点头,又摇头笑道,“当时是见识太少。”

张佳乐横了他一眼,孙哲平忙不迭地说道:“我是说我自己,我自己,你继续讲。”

汉末天下大乱,皇室所藏之物纷纷落入地方豪强之手,部分又流入民间,返魂香和香方几经辗转,从中原转到西南,又顺着南方丝路流向东南亚。而后中原几经战乱,别说返魂香和香方找不到,连传国玉玺都下落不明。至此,返魂香在中原已成为传说。

当它再次出现在中原的故事当中,时间已经到了唐代。在唐传奇中记载了一个故事:金陵人士王榭一日海上遇险,漂流到一个名叫乌衣国的地方。在他离开乌衣国之前,当地人赠予他一丸灵丹。故事中虽未曾提及灵丹的名字,但“此丹可以召人之神魂”,可见这丸灵丹很可能也是返魂香的一种。其时,返魂香已经大为改进,从死未三日者可起死回生到死未逾月者皆可起死回生。可惜的是,这枚珍贵的丸药在王榭归家之后就用在他早夭的儿子身上,实物和香方都没能流传下来,而大海茫茫,海上的乌衣国此后更是难觅踪迹。

“中原没有,但其他地方还能找到。”孙哲平说道。

“对,奶奶说,西南这片一直流传着返魂香的香方。在漫长的岁月中不断改进,甚至和本地的巫蛊之术相结合,渐渐脱离原本的样子,也没人记得它们最初源于汉武帝的返魂香。”张佳乐说道。

其实,王榭时代的返魂香已经与汉朝时代的返魂香有了巨大区分,不仅在于功效上,更在于使用方法上。汉朝时是将之以熏香的方式使用,而唐朝则是将丸药置于明镜之上,放置在人胸口,辅以艾灸,方能活人。虽然起死回生的时限被拉长至一月,但是这种返魂香使用起来依旧极其不便,必须以昆仑玉盒盛之方能不坏。

“可惜,昆仑玉盒现在几乎绝迹。”张佳乐说道,“无论是选料、图纸还是工艺,全都失传了。”

“你见过香方吗?”

“没有。”张佳乐看向孙哲平,慢吞吞地评价道,“能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听起来不像是属于这个世间的东西。”

“东西哪有善恶,只有人才有。”孙哲平耸耸肩。

“人心难测。”张佳乐低头看向两人交握的手,张佳乐指间冰凉,似乎怎么都没法捂热,“或许一开始就不存在比较好。”

孙哲平摇摇头,“先找到它再说吧。”

张佳乐叹了一口气,松开两人相握的手,“一直以来,我都以为那不过是个传说。没想到,传说也有成真的一天。”

“大概所有传说都有现实的影子。”孙哲平扬起头,阳光直直地照在他脸上,照得他眯起了眼睛,“说起来,这个传说啊,我也是听你说才知道的。”

“那你是怎么知道返魂香的?”

“老村长也有故事的。”孙哲平停下脚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吃早饭的时候可以请他讲一讲。”

不知不觉,两个人已经站在村长家门口,篱笆院里鸡鸭四处乱跑,一只土狗刚吃过早饭,正懒洋洋地趴在地上晒太阳。它看到两个人走到门口,微微抬起头,发现是熟人,又伏下头继续闭目养神。

“哎哟,你们回来咯!正好一起来吃早饭。”老村长站在房间门口朝他们打招呼,“昨晚怎么样嘛?抓到鬼没有?”

孙哲平摇摇头,“让它给跑了。”

“跑去哪里了?”老村长皱了皱眉,似乎生怕这玩意跑到自己家里来了。

“村外的那个破庙。”孙哲平抬手一指。

“我们在庙里找到了一张老鼠皮。”张佳乐说道。

“老鼠皮?”老村长看向孙哲平。

“是精怪。”孙哲平点点头,“乐乐想听一下村子外面那个破庙的故事。”

老村长叹道:“没想到啊,传说可能是真的。”


一点废话:

1. 我读过的《唐宋传奇集》终于在这个故事里有了姓名。以及,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嘛,居然给这么个东西硬生生编了个小传……

2. 上周跑去写西幻,这周重新回来写现代,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我是一个很依赖情境写故事的人,很多时候我写大片大片的环境是为了让自己入戏。不过,我现在有点找不回那个草木葱茏云雾笼罩的极边之地,整个人始终没法进入那个情境当中。这章先过渡一下,待我复健一下。


评论 ( 5 )
热度 ( 6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