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瞳耀衍生】燃烬(蓝爵X郝明轩)(二)

【食用指南】

1. 瞳耀衍生. 蓝爵X郝明轩

2. 激情脑洞,更新随缘

3. 剧情胡编乱造


(二)

威士忌散发着大麦的香气,入口却有些苦味,冰块融化之后降低烈酒的度数,辛辣烧灼之感减少,美酒的芬芳愈显。郝明轩坐在沙发上端着酒杯小口细品,目光专注在壁炉里熊熊燃烧的木柴之上,仿佛入乡随俗地成为了漫长冬季里无聊的北欧人,能够对着噼啪燃烧的壁炉发上一整天呆。

或许,他比那群北欧人更好一点,至少他看到的是真正的壁炉,而不是电视转播。

在郝明轩放弃寻找话题和提出问题之后,房间里就不出意料地陷入沉默,偶尔能听到蓝爵摇晃杯子的声音,冰块与玻璃撞击出清脆的响声,仿佛是圣诞节悦耳的铃铛声。

郝明轩盯着炉火,蓝爵却看着他。郝明轩侧身坐在蓝爵家里奢华宽大的巴洛克风格的沙发上,腰背挺直却如同坐在线条冷硬笔直的黄花梨木官帽椅上,颜色浅淡的米色高领毛衣包裹下的他却又如一只西伯利亚雪原里打滚的毛绒兔子,壁炉里烧红的炉火给他白皙的皮肤上染了一层薄红,连带着衣服上都带着些许温柔的暖色。

跳动的炉火为他原本就轮廓分明的面庞上又添几分朦胧的光影,柔软的薄唇微抿,碎星一般的双眸里映着火光,如同一幅静谧的油画。有人灯下观美人,有人却美而不自知,兀自沉浸在自己的愁绪之中。

半晌,郝明轩终于感受到蓝爵灼人的视线,他微微侧过头,向蓝爵递过来一个充满疑问的眼神,天真又无辜,恰如刚生于山岭之间的清风。

“你似乎对城堡的怪事并不惊讶。”蓝爵将杯中的残酒一饮而尽,主动挑起话题。

郝明轩先是一愣,而后微微一笑,微微扬起头,眼神里闪动着几分狡黠,“我听说森林里常有怪事,尤其是荒无人烟的密林深处,无论发生什么都不奇怪。”

“你并不觉得害怕。”蓝爵仔细端详着郝明轩的表情。

郝明轩笑着摇摇头,“不,我很喜欢它们,它们都很有趣。”

蓝爵不置可否,他摩挲着自己右手中指上的红宝石戒指,“是吗?不妨说来听听。”

“你不会害怕吗?”郝明轩笑着问道。

“不会。”蓝爵摇摇头,完全没有体会到郝明轩话语当中开玩笑的意味,他甚至一本正经地解释道:“大部分来到这个城堡的人都是为了世间千奇百怪的事情,他们迫不及待地想要摆脱这些怪事,回到自己正常的生活轨迹上。”

“他们为什么会来找你?”郝明轩问道。

“因为我能够帮他们解决麻烦。”蓝爵答道。

“所有问题吗?”郝明轩微微勾起唇角。

蓝爵一时失语,浅淡的笑容在脸上一闪而过,“尽力而为。”

“都是些什么样的麻烦?”郝明轩晃着酒杯,冰块已经化得差不多了,原本黄金一般的颜色变得和蓝爵浅金的发色一样,在灯光下流转生色。

蓝爵不是一个擅长说故事的人,所有惊心动魄的长篇故事,都被蓝爵掐头去尾,只留下新闻标题一般的时间地点人物事件。但他胜在态度诚恳和见识广博,讲故事的技巧不够,可以用内容补足。他给郝明轩讲曾经在森林里遇到过的两生妖,爱恨双生,除非一生无爱无恨,不然所有深爱或憎恨的人都会命丧他手[1]。又或是他曾经帮助过一些生活在人类当中的怪物,他们对人类毫无威胁,却因为擅长收集一种稀缺的能量——丸体能量,而成为人类大肆狩猎的对象[2]。

“那是什么样的能量?”郝明轩皱着眉头问道。

“可以治疗绝症,延长寿命,乃至于改造人体成为超级战士。”蓝爵说道。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郝明轩叹道,“他们后来怎么样了?”

“他们消失了。”

郝明轩握紧酒杯,听到蓝爵平静地补充道:“人类服用这种能量会成瘾,超级战士要么一直服用,要么就重新成为普通人,短寿又脆弱的普通人。”

答案显而易见,那些人类称为怪物的生物消失了,他们是怎么消失的,因为什么而消失的,他们最终都像是酒杯中的浮冰一般,再无踪迹。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蓝爵看着壁炉里熊熊燃烧的火焰,郝明轩仰头将杯中冷酒饮尽。

“你听说过森林里莫名其妙出现的楼梯吗?”郝明轩放下酒杯,将手收回到膝上,换了一个完全不同的话题。

屋里的气氛因为话题的转变而重新有了鲜活松动的迹象,他们依旧有热烈温暖的炉火和柔软舒适的沙发,消失远去的怪物和他们的故事如清晨在林间腾起的轻雾,终将在日出之后散去,回归到每一个熟悉平淡的日常生活。

“听说过。”蓝爵若有所思地看着郝明轩,他交叉起手指,将手肘放到沙发扶手上,上半身优雅地虚靠着椅背,这是他在听取委托的时候最惯用也最舒服的姿势。

“它们各式各样。”郝明轩的目光飘向客厅尽头的木制楼梯,“有些就像这座城堡里的楼梯,装饰华美,保养得宜;有些则像是地下室年久失修的楼梯,缺损的地面和翻翘的木板并存;有些可能像是大楼背后金属的消防逃生楼梯,下一刻仿佛就能够顺着楼梯到达纽约或是芝加哥某条幽深的小巷。”[3]

“但它们很突兀。”蓝爵摩挲着手上的红宝石戒指,“当一个日常物品却出现在一个完全不日常的环境中,即使它在平时的生活中触手可得,那种惊悸的感觉却是成倍的放大。”

“因为,它超出了常人的预期。”郝明轩似乎被蓝爵的动作感染,下意识地捏着自己左手修长的手指,“森林里可以出现吸血鬼,可以出现羊男,甚至可以出现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但是,密林深处,不适合出现一座充满生活气息的孤零零的楼梯。”

“蓝爵,你见过吗?”

“见过。”

“在这座森林里?”

“是的。”

“你不好奇吗?”

“这不是一件有趣的事。”

“是吗?”郝明轩微扬起头,锐利的目光朝下落在蓝爵的身上。

“你对它们很有兴趣,也很有研究。”蓝爵的脸上依旧看不出表情,他将手臂放回沙发扶手上,带着戒指的左手轻轻敲击着扶手边缘。

“没错,我喜欢奇谈怪论和天马行空的人。”

蓝爵有一瞬间的哑然,“我没想到你会这么说。”

郝明轩笑道,“我应该是怎么样的人?”

“抱歉,失礼了。”蓝爵低头致歉,无论是当面评价或是背后议论,都不是他的行事风格。

“不,没关系。我挺想知道的。”

“温柔,善良。”蓝爵的目光专注地放在郝明轩身上,仿佛每一寸皮肤都被他的目光所触及,“非常美。”

郝明轩愣了一下,心跳骤然失速,威士忌迟来的酒劲在此刻方才发力,搅得头脑一片昏然。他深吸一口气,却怎么也控制不住上扬的唇角,摇摇头,轻声叹道:“只有你会这么想。”

蓝爵没有听见郝明轩那一声如同微风过境的轻叹,他还在继续回答着郝明轩的问题:“传统的东方人,无论走多远,故乡的线总会牵在心里,最后总是会要回去的。”蓝爵的目光飘向玄关处已被放置妥帖的明信片,郝明轩看着那些风景画的时候,神情温柔又留恋,修长的指尖流连过风景画略显陈旧的表面,仿佛轻抚着恋人的脸颊。

蓝爵从不知何为思念,也不知何为乡愁,只在那一刻终于模糊地触碰到那些曾经读过或听过故事背后的离愁。

“安土重迁,叶落归根。”郝明轩脸上的笑容逐渐淡去,“我曾经是这样的。”

他拿起酒杯,却发现杯子已经空了。

夜还长,窗外的风雪未止,睡不着的人不能坐在客厅里对着彼此干瞪眼,他们只能继续关于楼梯的无聊话题。

“蓝爵,你知道那些楼梯出现的原因吗?”

“知道。”

“可以告诉我吗?”

“……”

“如果,这是我的委托呢?”

蓝爵在与郝明轩的对视中败下阵来,那双秋水瞳眸亦能如同风暴中的万顷波涛一般,推着人向后节节败退,“那些是外星人的杰作。”

那些奇怪的楼梯是外星人用来通向更高维度空间的工具,而我们之所以只能看到楼梯的一段是因为我们生活在三维空间当中。我们无法看到梯子通向何处,正如画在白纸上的火柴人无法想象绘制他们的铅笔是什么样子,他们永远只能看到铅笔投影在白纸上长长短短的阴影。

十二点的钟声突兀地敲响,立钟里蹦出的小鸟发出不合时宜地鸣叫,嘈杂又凄厉。没有说话声的客厅里,暴雪拍打窗户的声音、收音机里难以理解的叽咕声和立钟沉闷的钟声煮炖成一锅,整个空气变得混沌又紧绷。

当午夜的钟声终于敲完,一片嘈杂复归平静,郝明轩这才开口说道:“原来真的是外星人。”

他垂下眼睛,轻叹一声,“我一直在追寻关于外星人的传说。”

“美国的资料显示,楼梯出现之后,NASA和51区的工作人员随后也会出现。在世界的其他地方也是如此。与这些楼梯关系最紧密的部门,从来不是什么灵异部门,而是航空航天部门。”

蓝爵望着郝明轩,沉默不语。面无表情或许是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掩饰,只是他的眼中闪过一点冰蓝色,又转瞬即逝。

郝明轩似乎没有发觉,又或者他早就对今夜所有的怪事熟视无睹,自顾自地说道:“我知道,地球上存在不少外星人。”

“蓝爵,你也是外星人。”郝明轩抬起眼睛,近乎逼视地看向蓝爵。

一瞬间,蓝爵的眼中冰蓝大盛,仿佛一头等待许久的野狼,准备一跃而起,将对方纤细的脖颈咬断,拆吃入腹。片刻之后,蓝爵眼中的蓝色如潮水般退去,又恢复了往常的棕色。郝明轩看到蓝爵点点头,丝毫没有被道破身世的窘迫,他平静地承认道:“我有一半的外星血统,来自我的父亲。我的母亲是人类,在我出生的时候死于难产。”

“你想过回到你父亲的星球吗?”郝明轩问道。

“你为什么会对外星人有兴趣?”蓝爵问道。

两个人的声音重叠在一起,又各自消散在空气中。

“我曾经被一个外星人救过。”郝明轩答道。

“从未想过。”蓝爵答道。

午夜钟声过后,狂风渐止,大雪不复之前的狂暴,轻柔如一片片羽毛般缓缓落下,很快在窗棱上堆起小小的山包。郝明轩走到收音机前,将音量调大,收音机的女主持激情澎湃的声音犹如暴风雪里点燃的伏特加,充满爆裂的力量。

“她说,一点以后大雪会停,两点以后就能看到夜空和星星,今晚的观测条件非常好。”蓝爵尽职尽责地翻译道。

“彗星要来了。”郝明轩发出一声喟叹,“如果错过了,就要再等三百年。”

收音机里的话筒被递给了另一个人,画风陡然一变,男声低沉冷静,说话慢条斯理。即使郝明轩听不懂,他也觉得这个人说话像是很有条理的样子。

“研究彗星的专家说,这次的彗星离地球距离很近,很可能会造成一些不寻常的现象,比如家用电器自燃,电脑黑屏……”

“还可能会造成时空的扭曲,这是三百年来去往外星最好的时机。”郝明轩站在客厅的书架前,正好背对着蓝爵所坐的单人沙发。收音机里传出的声音异常嘈杂,主持人似乎又转移了自己的目标,从彗星研究专家转向街上强拉来凑数的路人。

郝明轩的手指从一排硬壳书上划过,最后定在一本《时间简史》上,将它抽了出来,“这远比强行突入高维空间更加稳定和安全。”

“我不会走。”蓝爵说道。

“为什么?”

蓝爵听到自己身后传来哗啦啦翻书页的声音,“我在等一个人。”

“是你的恋人?”

蓝爵摇头。

“亲人?”

蓝爵依旧摇头。

“那是谁?”

“我不知道。”

“……”翻书的声音停了下来,“为什么要等他?”

“我答应了他一件事。”

“什么事?”

“不记得了。”

“你还记得他长什么样子吗?或是有什么信物?凭证?”

蓝爵没有回答,他摩挲着自己的戒指,整个人像是被隔绝到世界之外,落入混沌不堪的记忆漩涡当中。

沉默的时间太长,久到郝明轩以为自己可能听不到答案。他把那本书放回书架,重新在一行行书里面寻觅起来。幸运的是,他在书架的角落里看到了几本中文书,犹如他乡遇故知一般亲切。

当他拿起来仔细翻看的时候,才发现这场他乡的奇遇不那么愉快,竟是《三字经》,《百家姓》和《千字文》。

“他使长刀。”蓝爵轻声说道。

“什么?”郝明轩立刻调小了收音机的音量。

“他会使长刀。”蓝爵重复了一遍。

郝明轩合上书页,微微一笑,“好巧,我也会。”

蓝爵回过头,审视了一下郝明轩略显单薄的身子。

“比试一下?”郝明轩微微扬起下巴。

“好。”蓝爵站了起来,“城堡地下有演武场。”


说明:

[1]《异类之两生妖》

[2]《异类之嗜血追凶》

[3] “楼梯”灵感来源于豆瓣帖子:点我看奇怪故事

至于什么高维空间,时空扭曲,全都是我瞎编,别信。


一点废话:

1. 论如何在民国剧和架空魔幻剧之间找一个融合点,唯有胡编乱造。

2. 我第一次尝试全对话写文,写得凌乱,多多包涵……这两个人一定打开了我奇怪的写作开关。

3. 试问,谁不想看蓝爵和郝明轩切磋武艺呢?!我特别想! 



评论 ( 14 )
热度 ( 9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