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王杰希】真实如海(二十一)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王杰希

2. 现代灵异

3. BGM:苦昼短by燕池

4. 上一章忘记打“真实如海”tag了,希望大家没有看漏……


指路: 目录 

前文:(二十) 陈设


(二十一)返魂

“少天,谢谢。”喻文州微笑着接过电脑和笔记本,黄少天朝他点点头。

“路上不顺利吗?”喻文州敏锐地发现黄少天异乎寻常的沉默。

“为什么这么问?”黄少天反问道,很快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度,“没事没事,就是路上有点堵车,时间拖得有点长?你等着急了吧?本来想给你说一下,怕打扰到你休息。没想到遇到下班时间,立交桥上真是堵得水泄不通啊……”

“没事,是我不好,忘记告诉少天位置了。”喻文州打开电脑,黑色的电脑屏幕上映出喻文州苍白的脸,“东西是不是不太好找?”

“电脑还挺好找的,就在床头柜上。但是这个本子……”黄少天敲敲了红色笔记本的硬壳,“你居然把它藏到你家橱柜下面了。幸好我机智又细致,不然肯定找不到。”

“橱柜?”喻文州眉头微皱,很快又松开,“我都不记得了,还以为是和电脑放在一起的。是客厅里那个摆放古董的橱柜吗?”

“是啊,那个醒目的大柜子。”黄少天坐了下来,两手空空无所事事,他左顾右盼一番,从果篮里拿了一个苹果削了起来。

从进病房开始,黄少天一直刻意避开喻文州的视线,喻文州状似无意地试探道:“上次有个读者给我寄了个泥塑娃娃,我是不是也随手收进去了?”

“是啊,那个娃娃和周围一圈画风完全不一样,感觉就像博物馆橱窗里误入了一个旅游纪念品。一边是那个狗头罐子,一边是那个骷髅,我觉得那个泥娃娃笑得很勉强。”

“那个狗头罐子是卡诺匹斯罐,是古埃及用来装内脏的。这么说,确实不太和谐,下次还是把娃娃放到窗台上吧。”

“装内脏?”黄少天手上一抖,一截快要拖地的苹果皮戛然而止,在地上落成一圈,“古埃及人可真古怪,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们相信人死之后,会得到永生,所以尘世的肉身是不能被破坏的。身体被制成木乃伊,内脏当然也需要用单独的容器盛装。”喻文州科普道,双手在键盘上飞快地打字。

“木乃伊倒是不会坏。”黄少天垂着头,机械地把苹果削成小块小块,“……可是心脏什么的即使装进罐子里,还是一样会腐坏。”

打字声几不可查地慢了下来,很快又恢复了以往的速度,喻文州平静地说道:“这大概就是古埃及人的信仰吧。”

卡诺匹斯罐确实是古埃及人用于盛装的内脏,但唯独不可能有心脏,心脏是要摆放于女神面前与羽毛一起称量,用以衡量一生功过。喻文州不是古埃及人,他的罐子里却正巧装了一颗心脏。

黄少天的异常一下子得到解释,他一定是发现了橱柜里的秘密。

喻文州看向自己重新打上石膏的断腿,无奈地笑了笑,而自己暂时没办法阻止秘密的暴露。

黄少天没有意识到关于心脏的话题已经让自己精心掩藏的秘密完全曝光,他不想告诉喻文州这件事,因为他心里已经有了些许猜测。如果说昨晚一闪而过的半边白骨还可以用太累为借口,他已经没办法为今天的所见所闻找出一个合适的理由了。再回想一下,自从喻文州搬进来,他的身边突然冒出来许多无法解释的事情,小到院子里惨死的黑猫,大到卢瀚文一家失踪,近到昨夜的电梯事故,远到王杰希家里似真似幻的一夜,其中或多或少都有着喻文州的身影。有些事情一旦串在一起想,所谓的线索脉络都变得清晰起来,喻文州苍白的肤色,他近乎冰冷的体温,甚至于楼梯间里那番事关生死的对话,所有这一切被从记忆里捞出来,渐渐拼凑成一个不甚明晰的答案。

喻文州不是普通人,甚至可能不是人,或是鬼,又或是妖?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这是他第一次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思考这件事,这个答案其实早已在心中若隐若现许久,但是黄少天却迟迟不肯将这个线头抽出来。这个答案如同潘多拉的魔盒,一旦打开,从里面飞出来的东西一定不是黄少天希望看到的。

现在他亲自打开盒子,惊惧、怀疑和戒备一样一样飞了出来;等他重新扣上盒子,却发现盒子里还剩了一样东西,是它一直阻止自己打开魔盒寻找答案,如今又是它拦下了自己对喻文州的种种质问。

他喜欢喻文州,喜欢这个男人在厨房里忙碌,食物的香气与橘色灯光驱散寒夜;喜欢这个男人躺在自家沙发上抱着自己的鱼形抱枕睡得天真无比,阳光与微风恰到好处落在房间里。抛开莫测的恐怖事件,生活的另一面美好无比,令人流连,他们在夏夜屋顶开怀畅饮,他们窝在长毛地毯上一起打游戏,哪怕只是一个不知所谓的笑话都够两个人笑半天。他们仿佛被剖开两半的灵魂,终于在滚滚人世中重逢,从此所有事情无一不契合,又无一不圆满。

这是黄少天期待的生活,他甚至想过这样的生活会持续下去,直至头白齿摇,死亡将他们分开。

或许,死亡早已将他们分开。

他爱上了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灵魂,而他听说过的怪力乱神之事,大多写着殊途二字。

毫无参考价值,完全不是他想要的结果,黄少天恨恨地想到,如何和一只疑似幽灵的男人谈恋爱,以及如何探听喻文州隐瞒的真相,都只有他自己慢慢想办法。

黄少天计划的第一步是保持现状,不要让喻文州发现任何异样。

喻文州的视线从黄少天捧在怀里的果盘上一扫而过,里面的苹果块因为在空气中接触太久而变得有些暗沉。他微微叹了一口气,收回视线,重新专注于眼前的电脑屏幕。

黄少天没有意识到自己发呆太久,等他把思路全部理清楚,重新对上喻文州的视线,喻文州深邃的眼眸如同不可测的汪洋,翻涌着近乎将人溺毙其中的情绪。

“文州……你写完了?”黄少天问道。

喻文州点点头,“刚才太过投入,辜负了少天削好的苹果。”他极为自然接过黄少天手中的果盘,动作优雅地消灭着颜色暗淡的苹果。

黄少天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出神太长时间,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轻咳一声,“快把新的故事拿给我看看。”

新的故事接续三人之前的冒险,三个人在坑道里先是大战各种机关,诸如毒箭,滚球之类,而后又是与僵尸狭路相逢,又是一番血战。革命友谊在战斗中逐渐建立起来,三个人各自的特点也逐渐显露出来,三个人明显都不是缺乏锻炼的普通人,以索克萨尔和王不留行的知识面,甚至可以说是历史方面的专家。三个人互相依靠又互相戒备着来到坑道尽头,没想到面前不是一扇门,而是一整面青铜镜。

更可怖的是,镜子上映出的三个人与现实中的三个人不一致,现实中的人在笑,镜中人却在哭,现实中的人抬起一只手,而镜中人却抬起来腿。片刻之后,镜中出现了第四个人——一个抱着青铜长剑的少年。王不留行突然暴起袭向青铜镜,镜中少年竟被他逼得节节后退,几乎要退至铜镜的边缘,马上就要消失不见。与此同时,索克萨尔也出手了,他深谙合纵连横之道,时而与镜中少年联手,时而也与王不留行一起对付镜中少年。在一团混战之后,青铜镜碎,王不留行追着镜中少年翩然而去。

索克萨尔却在青铜镜下的地下挖出一座雕像,正是那位少年的模样,击碎雕塑的外壳,露出了其中早已风干的尸首。

“其实,王不留行和索克萨尔都是为了返魂香而来的吧。”黄少天说道,“这两个人是竞争对手,之前还装得道貌岸然兄友弟恭的。”

“没错。”喻文州点点头。

“他们为什么要对付这个少年呢?”

“少天想听剧透?”

“……”黄少天纠结片刻,爽快地说道,“剧透吧!我可不想抓耳挠腮地想。”

“因为这个少年就是返魂香的产物,他已经死了,却因为返魂香而复活。抓住他就能知道返魂香的事情,甚至返魂香的位置。”

黄少天重新看了一遍故事,那个少年的形象总让他感到有些熟悉,“镜中少年不就是你家橱柜里放的那只泥塑娃娃吗?”

“是啊,那个橱柜就是我的灵感来源。”

“那返魂香呢?你好像没有收集什么香炉。”

“汉武帝因为思念李夫人,依靠返魂香与李夫人的亡灵相见。我觉得这个故事很有意思。”

“亡灵吗……”黄少天重复道,“世间真有返魂香吗?起死回生?能与已死之人相见?”

喻文州笑着摇摇头,“当然没有。起死回生,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事情?生与死的界限岂是那么容易就跨越的,故事终究只是故事而已。”

“所以,跨越生死是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吗?”黄少天问道。

喻文州沉吟片刻,斟酌地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按照常理揣测应该是这样吧,得到什么总归需要付出点什么。”

喻文州片刻犹豫落在黄少天眼中,几乎是那番回答的反面,喻文州不仅知道,而且说不定知之甚详,甚至可能亲身实践过。

只是,不知道他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谢谢观赏,请移步: (二十二)


一点废话:

1. 周末要面试,提前更文,希望一切顺利……

2. 故事里的时间线还没到两个月,但是这个故事我已经写了四个月了……这阵子忙完一定加快进度!


评论 ( 30 )
热度 ( 2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