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瞳耀衍生】燃烬(蓝爵X郝明轩)(九)

【食用指南】

1. 瞳耀衍生. 蓝爵X郝明轩

2. 激情脑洞,更新随缘


(九)

郝明轩的眼神里闪过一丝茫然,而后了然,“果然是你动的手脚。”

他推开蓝爵,捡起地上的长刀,站起身来,走向武器架,将长刀归入原位,“但是,我只想起来,自己醒了过来。”

他在关帝庙陷入一片黑暗,再次睁开眼睛却躺在城堡的床上。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红色天鹅绒床幔,金线绣着一个个旋转的星球,大大小小,浩瀚无垠。

这是在城堡中,蓝爵的房间,蓝爵的床,他侧过头,窗外高枝上熟悉的喜鹊窝不见了,只见层层叠叠绵延铺排向远处的青松,以及漫天飘飘洒洒的大雪。

所见所闻,一如今日。

记忆到此戛然而止,大片空白。

 

蓝爵站起来,整理一下衣着,“我将你的记忆转移到我这里。”

郝明轩放在身侧的手握紧了拳头,“谁允许你这么做?”

蓝爵不偏不倚地站着,目不转睛地看着郝明轩,“为了把你留在这里。”

郝明轩重伤,即使回到城堡当中,众人亦束手无策。最后,苏菲提议,也许去未来能寻到救治的方法。他们第一次因为个人原因动用了格古拉之星的力量,为的是将一个没有资格进行时间旅行的人送往他不属于的未来。

幸运的是,他们的选择没错,发达的医学舱几乎达到活死人肉白骨的程度,确实将濒死的重伤员从死神的手里抢了回来。

或许,不幸总是和幸运紧密相连。郝明轩活了过来,而蓝爵却不准备将他再送回去。或许蓝爵当时已经觉察到这一决定的不妥当,但是他做不到。

曾经鲜活鲜明漫长悠长的生活在这个时代已变成史书上薄薄一页,死亡与牺牲皆成冰冷数字,回望之时数十年数月数日紧凑地拼在一起。而事实上,已被称为历史的那段时光中的每一天都涂满鲜血,又有多少人拼尽全力都未曾走完这寥寥几行铅字。

蓝爵舍不得。

如果回去,郝明轩前方的每一步都荆棘遍布,那场燃遍世界的战火才刚刚开始,那片土地上的风起云涌更未曾因为战火熄灭而偃旗息鼓,几代人的时光,方从曲折崎岖之中走出来,归于平静。于国家而言,千年一瞬,但对于个人来说,又有多少人倒在路途当中,终究未能亲眼看见亲身体会这种安宁幸福。

何况,郝明轩已经死过一回,当对得起他的家国。

最终,蓝爵什么都没有说,他们不属于这个时代,却强行留在这个时代。

郝明轩也没有问,刚经历过生死的人似乎豁然开朗,对新生活充满了无限好奇和珍惜。郝明轩开始学习书写现代文字,甚至兴致勃勃地教起蓝爵。每一个人新学一门语言都难免像小孩子一样笨拙,选用的教材自然也是给孩子们的启蒙读物。

 

“所以,书架上的中文书,是我的。”郝明轩想起书架上与一排排陈列的精装大部头格格不入的《千字文》《百家姓》,“衣柜里的衣服,也是我的。”它们那么合身,是因为他们时隔多年之后终于与主人相逢。

那段在西伯利亚的森林中的时光,郝明轩只剩下模糊的印象,唯有惬意宁静的感觉依旧留在心底。即使他已经将所有细节统统忘记,即使时间已经过去那么久,即使那段时光非常短暂,但再次提起的时候,又仿佛有一缕光留在心中。

 

蓝爵读了历史,郝明轩也不例外。这个时代的历史,却都是他所未经历的未来。白纸黑字上的残酷,他总比别人多几分唏嘘感慨。

郝明轩在张家口的老宅早已变成摩天大楼,换上了新的街名,新的门牌号。

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离恰克图不算很远,曾经的张库大道的最后一站。昔日繁盛的商路早已衰落,鲜少被人提起。

而面对墙上挂着的崭新地图时候,郝明轩也觉得无比陌生。蓝爵每次都会极其迷茫而困惑地询问,人类为什么会执着于这些不断变动的边界,而在每次边界变动之后又如此习以为常,将新的边界当作亘古不变的真理来对待。

郝明轩很喜欢蓝爵迷茫困扰的小表情,强大冷静如蓝爵,在某些时候也会流露出些许孩子般的天真可爱,比如睡着的时候,又比如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

从前蓝爵很少与他分享内心的困扰,或许是那时候郝明轩自己的困扰已经够多了。

而现在时不时流露出困惑表情的蓝爵,褪去游离世外的疏远之感,越来越有生活气息。

郝明轩伸手抱住蓝爵的头颈,温柔地吻上因为想不明白而微微皱起的眉头,却没有回答蓝爵的疑问。

因为郝明轩也不明白。

蓝爵很快抛开空洞的问题,一手揽着郝明轩反客为主,另一手轻柔地摩挲着他的下巴,吻上郝明轩的猫儿唇。

一个轻吻如水滴入油锅一般迸溅起来,火星四散,燎原千里。

当一切平静下来的时候,郝明轩枕着蓝爵的手臂,陷在柔软的床被之间,他于朦胧间抬头,头顶是绣满星空的幔帐,像是从渺远的宇宙深处抚慰蓝爵的乡愁。

“蓝爵,我想回张家口看看。”

星星传到地球的光芒是它们曾经的光芒,没有人知道它们现在如何了,是湮灭了,抑或还同当时一样明亮。

早已面目全非的故乡,依旧是故乡,永远勾引着人回去看看。

蓝爵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眼神中有些细碎的遗憾让郝明轩不太看得懂,“你一定要回去吗?”

“想看看它现在到底是什么样子。”郝明轩笑了笑。

“好吧。”蓝爵收回手臂,赤脚下床,背对着郝明轩穿起衣服,“我们明天出发,沿着以前的张库大道回去。”

郝明轩愣了一下,他的怀旧情绪并没有这么重,但是蓝爵一番心意,他从身后抱住蓝爵,轻声在他耳边说道:“谢谢。”


一点废话:

又进入忙得要死的状态,只能短小一点了。


评论 ( 6 )
热度 ( 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