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极边之地(16)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双花

2. 非典型的现代灵异

3. 姊妹篇  喻黄.《真实如海》

4. 复健开始


指路:目录

前文:(15)Temple



(16)Hometown

风静树止,院子里鸡鸣犬吠,闹哄哄地恢复了日常状态。张佳乐回过头,压下所有复杂的心绪,目光澄澈,在日光下泛着些许锐气,似要剖开眼前的迷雾。

“您认识我奶奶吗?”张佳乐问道。

老村长缓慢地摇头,手中的烟枪嗑在桌角发出闷响,“不认识。”

“我昨夜见到她了。”张佳乐说道。

“人老了,记性不好。”老村长指了指自己的头。

“村里复活的人都是这个村里的人,或者,曾经来过村子里的。”张佳乐越发平静地说道。

老村长顿了一下,睁大眼睛将张佳乐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这才摇头晃脑又慢吞吞地说道:“人老了,这一辈子来来去去这么多人,哪能都记得住。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点印象。说起来,你和明斤长得可真像啊。”

张佳乐点点头,明斤正是他奶奶的闺名,“我是收养的。”

“……”

老村长拿起烟枪吸了一口,又将烟雾缓慢地吐了出来,时间拉长,尴尬也随之消弭。他慢条斯理地回忆道:“她以前就是我们村里的,早年间还时常回来探亲,后来就来得少了。”

张佳乐不知道,奶奶也从未提起过。

“她最后一次回来是什么时候?”

“四五年前吧。她也是好多年没回来了,差点没认出来。据说她年轻的时候,村里好多年轻的小伙子都喜欢她,但是都不敢追她。她家里有负担……”

老村长絮絮叨叨的回忆如一阵风一般从张佳乐耳边飘过,只有一个时间节点重重地砸了下来,砸得他心跳加速。

四五年前,那次返乡之旅,正是他与孙哲平的人生大转弯。

对他们而言,那段日子是意外重重,如同山路行车,永远不知下一个转弯会遇到什么。但是,他的奶奶不是这样,她从容不迫地安排好种种事项,一桩桩一件件,都妥妥帖帖,以一种安详宁静的方式走完了最后一段路。

那么,她是否还有一些没有说出口的安排,只等着时间一到,然后理所当然地出现在他们面前?

张佳乐不由得多想,又多问一句,“她还有亲人在这里吗?”

“没有了,她家的人早都没了,打仗打没了。”老村长摇摇头。

不是为了家人,又是为了什么?

“您知道她回来做什么吗?”

“回来看看吧。”老村长露出一副“你们年轻人根本不懂得怀旧”的表情,慢悠悠地说,“看看以前的村寨,自家的房子,小时候跑来跑去的林子……”

“她也去了森林里?”张佳乐觉得自己抓住了什么。

“寨子就这么大,当然要去林子里看看。而且,我们以前都是直接在林子里穿进穿出的,那时候啊,还没有什么柏油路水泥路……”

她去了森林里,去了那座破庙,张佳乐的直觉告诉他。

“她……”张佳乐的问题被一叠声的大叫打断了,“村长!村长!村长!不好了!你快去看看村头的老木家看看。”

伴着巨大的分贝,小院的门被猛地推开,一个健壮的大妈大踏步闯了进来,所过之处一片鸡飞狗跳,“一大清早就不得安生,在屋子里鬼吼鬼叫,吓得我家老母鸡都不生蛋了。”

“你怎么不自己去找他?”老村长显然不愿意折腾这些鸡毛蒜皮的家长里短。

“呵,我倒是想啊!这不是有外人在嘛。”大妈朝张佳乐扬了扬下巴。

孙哲平!张佳乐心里一突,“不好意思,我先去看看。”

“沿着大路一直走,大榕树旁边第一间屋,可别走错了!”大妈的声音从张佳乐身后追了上来,活了大半辈子,谁还不是人精了呢。

张佳乐三步并两步到了门外,却完全没听见任何响动,院子外静悄悄,院内也悄无声息。他狐疑地看了看四周,怀疑自己走错了门。

“进来吧。”门吱呀一声打开,孙哲平单手插着兜站在门内,脸上干干净净,身上也干干净净,像个主人似地招呼道,“别愣着了。”

眼见张佳乐没有动,孙哲平自然而然地伸出手牵住他。

掌心传来的熟悉温度,从布达佩斯的雪夜至今都是如此,安稳厚实的感觉让张佳乐心头一软。他翻过手与孙哲平十指交叉,关于返魂香,关于不可探测的过去的所有疑问都咽了回去。

他愿意等孙哲平自己说。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张佳乐跨进院子,这座院子不像村长家里乱中有序,入目皆是倒塌的棚架和破碎的锅碗瓢盆。

如狂风过境,如敌军侵袭。

偏偏暴力破拆的痕迹还新鲜得很。

“黄小咪带我来的。”孙哲平在前面领路,一路踩锅踏碗,熟门熟路,直入厅堂。

“黄小咪?”

“来,小咪,去给你乐哥打声招呼。”孙哲平视线下移,张佳乐低头看去,不知从哪里窜出一只毛乎乎胖若球的橘猫,在孙哲平脚边蹭了两下,这才蹲了下来,乖巧地将自己毛绒绒的尾巴盘至脚前,对着张佳乐慵懒闲适地喵了一声。

然后,开始自顾自地舔毛洗脸。

“……”

“孙哲平,你什么时候认识的这位大佬?”

“刚认识的。”

“它邀请你来家里做客?”

“不,它告诉我,返魂香曾经来过这里。”

“……”

张佳乐一时不知道是该质疑“它”是不是真的能告诉孙哲平,还是该接着这段对话,询问一下何谓“曾经来过”。

张佳乐沉默的时间有些长,孙哲平回头看了他一眼,补充道:“放心吧,我付过报酬了。”

黄小咪适时地喵了一声,作为应答。

“你付的什么报酬?”

嘴比脑子更快,话一出口,张佳乐就后悔了,他不想问这个,他也不会因为孙哲平给一只野猫付了什么报酬而放心。

“吞拿鱼罐头,它挺满意的。”

黄小咪再次表示赞同。

“你还是这么喜欢到处喂猫猫狗狗,居然连出门在外都要带着猫罐头。”

张佳乐蹲下来,伸手摸摸黄小咪毛绒绒的头,顺手挠了挠猫耳后。黄小咪喵了一声,仰起头,示意张佳乐再服务一下它的下巴。

“难怪它们都愿意给你通风报信。”张佳乐抬手挠着橘胖的下巴,“也只有你会想到找只猫问路。”

孙哲平看着张佳乐逗猫的背影,像是透过时光的间隙看到另一个人,他怔愣半晌,欲言又止,最后笑着吐出一句:“这不,万物有灵嘛。”

张佳乐没有看到孙哲平介于怅然与释然之间略显古怪的神情,他握住橘猫的小爪子,轻轻摇了摇,“大黄,你们怎么都这么相信他呢?你们不知道,他最会骗人,有事还会死死瞒着别人。”

孙哲平揉了揉太阳穴,原来在这里等着他呢。他就知道,张佳乐记性好,没那么容易翻过这篇。

 黄小咪不知是听懂还是没听懂,朝张佳乐慵懒地叫了一声,迅速抽出爪子,飞奔离去,钻到铺着桌布的长桌下面。

张佳乐手里空空,尚未反应过来,“他刚说什么?”

“无事退朝。”孙哲平面无表情地翻译道。

退朝而去的皇帝陛下似乎有些意犹未尽,蓬松的橘色带白色环纹的大尾巴依旧在桌布之外一抖一抖的,直勾着人去逗弄。

张佳乐弯下身子逗着那条蓬松摇摆的猫尾,被猫咪拱起的桌布隐约可以看到桌子下面的情形。

那里有一个人。

一个被绑着的人。

张佳乐猛地掀开桌布,橘猫被吓了一跳,嘶叫着逃开了。

没有了桌布的遮挡,光线照了进来,一个鼻青脸肿的中年男人满脸堆笑在桌子下面问候道:“呵呵呵呵,早啊,吃饭了没?”

“孙哲平,你打人了?”

“不不不,他没打。”

“我没打。”

“那他怎么这样?”

“我摔的……”

“他自己摔的。”

“自己也能绑起来?”

“……”

“说不定是什么特殊癖好……”

“对对对,我好这口……”

张佳乐又把桌布盖了回去,拽住孙哲平的衣领低声问道:“你找到返魂香了?”

“没有。”孙哲平仰着头说道,顺便往桌下踢了一脚,“出来吧,你乐爷要问话。”

 

孙哲平大马金刀地坐在客厅的主位上,旁边是被他强拉着坐下的张佳乐,鼻青脸肿的中年男人老木陪坐在一侧,拿着一张皱巴巴的餐巾纸擦着脸,不知是在擦汗还是在遮掩伤疤。

孙哲平手指往桌上一磕,老木抖了一下。张佳乐皱着眉头看了孙哲平一眼,大孙心里的气似乎还没有出完。

“把事情再从头到尾说一遍。”孙哲平平淡地说道。

老木攥着那张纸擦了擦脸,干巴巴地讲了起来。讲他以前是偷猎过大象,搞过象牙,后来因为管得太紧,不得不放弃这项营生。在寨子里苦干没钱,他又想重操旧业,于是天天去森林里打转,想着搞不到大象,搞点孔雀之类的也行。机缘巧合之下,他在林子里见到一个怪物——一只很大的老鼠。他跟踪了几天,发现这不是普通的动物,而可能是一只精怪,因为它所到之处,花开树茂,连树上结的果子都比别的地方多。于是,老木设了陷阱将其捉了个正着。

“也是这个怪物年老体衰,自己撞上了我的陷阱。”老木辩解道。

孙哲平轻哼一声,“行,它自己撞了上去,然后呢?”

老木又抖了抖,“它开口求我,放它一条生路。”

张佳乐想起了小庙地下被开膛破肚的可怜生命。 


一点废话:

开始复健,消失的这段时间重新理了一下前文的问题……这一次重新开始,希望能练好行文的节奏,节奏!节奏!节奏!重要的事情说三次! 



评论 ( 8 )
热度 ( 6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