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天下第一(1)

【食用指南】

1. 灵感来自我闺蜜令人窒息的脑洞:假如K市是喀什……

2. 突如其来的脑洞,应该是个短篇

3. BGM:河西走廊之梦

 

(1)

跨黄河,度阴山,祁连山绵延千里,黄河水奔流不息,骏马驰过武威张掖,夜宿酒泉瓜州,孙哲平终于在一个黄昏时分来到敦煌。城外残阳如血,大漠流金,城内酒旗招展,人流如织。

一碗驴肉黄面,二两高粱酒,酒液清澈,香气四溢,如同祁连山中料峭凛冽的山风,又如沙丘上火热的骄阳,一口下去,遍尝凉州的四季冷暖。

酒碗见底,孙哲平赞道:“好酒!再来一坛!”

酒肆老板在这一声突兀的叫好声中抬起头,清冷的酒馆里只一个顾客孤零零地坐在靠窗的位置,他家擅长偷懒的店小二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老板摇摇头,只得自己起身拿酒。

他放下酒坛,却没有离开,而是顺势坐了下来,又从隔壁桌上端来一碟油炸花生米,自顾自地吃起来,“你不是本地人吧?”

“何以见得?”孙哲平微皱眉头,右手微不可查地碰上放在桌角的长剑。

“别激动。”老板眼力极好,朝孙哲平亮出白皙的掌心以示清白,“这城里就属我家酒钱最贵,偏又没有奢华排场,穷人家来不起,富人家瞧不上,只有不明就里的外乡人才会光顾。谢谢你照顾生意。”

说罢,老板朝孙哲平举起酒碗,一口气干了,朝他亮了亮涓滴不剩的碗底,露出自信满满的微笑,“但是,我家的酒绝对是城中第一。”

孙哲平把新拿来的酒坛拆封,一阵浓郁的酒香满溢出来,“确实不俗。来,一起喝!”

酒至半酣,两人已从凉州风物聊到燕赵悲歌,聊得甚是投机,老板对西域了如指掌,千里黄沙,千年胡杨,言谈间构建出一个前所未见闻所未闻的新世界;孙哲平走南闯北,幽燕之地的掌故,长安洛阳的繁华,江南的三秋桂子十里荷花,亦如同缓缓铺展绵延不绝的江山长卷。

“所以,你是来欣赏西域的风土人情吗?”老板一手支颐,另一只手把玩着空荡的陶制酒盏,修长的手指在碗壁上敲出轻响,轻轻脆脆,敲打在人心上。他白皙的面庞上浮上一层浅淡的粉红色,连带眼角眉梢都透着微红,酒意迷蒙的双眼含着水,高高束起的马尾轻轻扫过桌角,轻轻地扫过人心,麻麻痒痒。

“不是。”孙哲平摇摇头,像是想起什么好笑的事情,“我打赌输了。”

“嗯?是什么?”为什么打赌输了会这么开心。

“他们让我来西域寻天下第一美人,要她一缕头发。”孙哲平说道。他的发小们是群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喜欢恶作剧和开玩笑,却又秉持世家弟子的家教和分寸。因而,打赌输了的惩罚不过分却也不容易,是刁钻之中带有一点风流意味。

想来,孙哲平常年以硬朗形象示人,但谁不想见百炼钢对上绕指柔,英雄难过美人关呢?

说不定,最后能成就一段佳话,英雄与红颜,从此在戏文当中传唱不歇。

老板笑了笑,放下酒盏,“你来错地方了。若是寻天下第一的宝贝,找天下第一的武功,哪怕是天下第一的奇谈怪论,西域或许都能找到。但是,从阳关出去,却未必有这天下第一美人。你当去江南。”

孙哲平朝椅背上一靠,两手交叠枕在脑后,抬眼见窗外天色已暗,一轮明月从和缓的沙丘背后升起,“无所谓。”

“她是不是天下第一美人不重要,她究竟美不美也不重要。我只是来要她一缕头发。”

老板晃了晃酒坛,里面空荡荡,提在手中轻飘飘,“这么说,你已经知道要找谁了?”

“传说中的沙漠玫瑰。”

老板收拾酒坛的手微微一顿,酒坛脱了手,骨碌碌地滚下了地。没等孙哲平把酒坛子接住,他就听老板在他身后笑得惊天动地,伏在桌上直不起腰。

酒坛摔碎了,眼前人兀自笑得花枝乱颤。

“怎么?你见过她?”

老板缓了一口气,摇摇头,“没见过。”

“那你笑什么?”

“愚蠢的中原人。”老板笑着嘟囔一句。

“嗯?”

“你若是见到她,准备如何找她讨要一缕头发?”

“与她比剑。”

“有趣有趣,真是有趣。”老板再次笑出了声,“在下张佳乐,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孙哲平。”

 

孙哲平抄着手臂,倚坐在窗台看漫天繁星和夜色下的连绵沙海。

荒凉,荒芜,寂寂无声,浩瀚无垠。

第一次见到沙漠的人,都会被沙漠荒无人烟的壮美所震撼。

桌上油灯恍惚,张佳乐端上几碟小菜并一坛好酒,“谁告诉你去西域找……‘沙漠玫瑰’?”

孙哲平利落翻下窗台,“叶修,他曾经见过此人。”

“叶修……”张佳乐微微咬牙,随即反问道:“呵,他见过?”

孙哲平坐下来,先向张佳乐递上一双筷子,“他得知我赌输了,便来告诉我,天下第一美人在西域,名号甚美,曰沙漠玫瑰。”

“他从前见过,确实无与伦比。”

“只因身在西域,未被中原所知……”

张佳乐手中的筷子断成两截,孙哲平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把后半段话续完:“……我若是见到,定会赞同他的话。”

“你没见过沙漠玫瑰吧。”张佳乐将断成两截的筷子掷了出去,一道劲风刮过,筷子撞上橱柜,一个小木盒跌下来,他半腾起身子接了过来,啪一声扣在木桌上。

“打开看看。”张佳乐示意道。

孙哲平依言启盒,木盒里散落着四五块石头,形肖玫瑰,在恍恍惚惚的灯光里,石质的玫瑰花瓣上闪着星星点点的光芒,繁复的玫瑰重瓣之间还有尚未洗去的细沙。

“这就是沙漠玫瑰。”

“石头?”

“沙漠里,干涸的河床里的,石头。”

孙哲平拿了一块仔细观瞧,玫瑰的花瓣层层叠叠又锋芒毕露,盛开到极致却永不凋零,“确实很美。”

“……”

“我明日准备去寻这位美人。”

“我也想见识一下。”张佳乐合上木匣,“不如一起?”

“好。” 


一点废话:

1. 尝试一下古风,以前从没写过。

2. 最近突然想吃一点塞外风情,潇洒落拓的感觉,又只能,自割腿肉。


P.S.

这是我在敦煌买到的沙漠玫瑰石,和它在一起的是当年从贺兰山捡回来的石头。




评论 ( 29 )
热度 ( 1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