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天下第一(2)

【食用指南】

1. 灵感来自我闺蜜令人窒息的脑洞:假如K市是喀什……

2. BGM:河西走廊之梦


前文:(1)


(2)

清晨的阳光越过窗棱照在地面上,门外街巷早已人声喧沸,货郎小贩说不定已经走了好几个来回。

小酒馆依旧没有开门。

可见,小酒馆生意不佳,很大程度是因为老板不上心。

“所以,你准备怎么找这位,嗯,‘沙漠玫瑰’?”张佳乐慢条斯理地撕着胡饼,一点点泡进羊肉汤里,饶有兴趣地问着远道而来的中原人。

孙哲平皱着眉头喝了两口骆驼奶,最后还是放弃了,干嚼起胡饼,“问人。”

张佳乐不置可否,把羊肉汤推了过去,骆驼奶拿了回来,“别噎着了。”

很快,张佳乐就明白孙哲平准备如何问。

平常门可罗雀的小酒馆里站满了人,还有无数人站在门外探头探脑,一门心思往里钻。只见孙哲平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桌上放了一个看起来就颇有分量的钱袋,还有一吊已经拿出来的铜钱。

窗外阳光落在铜钱上,闪出一片金钱的光芒。

原来,孙哲平在酒馆外贴了一张告示,只要能提供关于“沙漠玫瑰”的消息,无论什么消息,无论重要与否,都能从他这里领到赏钱和一碗酒。

店小二从未这么忙过,端着盘子在人群中穿梭,不一会儿就满头大汗。

张佳乐站在柜台后面慢慢拨着算盘珠子,笑看冤大头中原人如何与城中三教九流周旋。

“问我,那您可是问对了人,要知道,在这凉州城中没有比我消息更灵通的。要说我的消息为什么这么灵通嘛……京城里的叶修叶大爷您知道吧,嘿,他可是我兄弟……”

“少废话。”一道劲气裹着一枚铜钱直打在那人额上,震得那人一晃,“滚。”

张佳乐笑了,手底下的算盘珠子拨得愈发欢快。台上在那儿卖力演,台下的围观群众谁不得到他这里来买两碟瓜子花生下下酒。

既然金主大爷不高兴听些有的没的,那就说些他爱听的呗。

一衣衫朴素整洁的老者为围观群众娓娓道来:“‘沙漠玫瑰’,我是很熟悉的。说起来,我还是看着她长大的。她小时候就极为乖巧懂事,帮着她母亲将家中料理得井井有条。长大后更是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十几岁的时候来提亲的人都快踏破她家门槛了……”

老者说起她谨遵父母之命准备嫁一丑男,围观群众一阵唏嘘感叹;不料姻缘之路突生波折,侯府的公子又看上了她,她父母见财心喜,这就准备撕毁婚约。然而她忠贞不屈,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她父母,准备自尽……

“老人家,喝口茶水润润喉吧。”张佳乐端上一盏清茶,笑意温和。

孙哲平听到他的声音,从百无聊赖中清醒过来,原本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金主大人现在孤零零地坐在窗边,所有的围观群众都跑到讲故事的老者身边去了。

有时候,金钱也未必有八卦的吸引力。

张佳乐走了过来,给角落里孤寂的金主大人递了一碗酒,戏谑道:“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美人,可真是世间难得。”

孙哲平浅尝一口,酒香四溢,好似祁连山凛冽清新的山风吹去心口盘桓的浊气。他笑着摇摇头,“无趣。不似活人,倒像是礼教的傀儡。”

张佳乐挑了挑眉毛,收起桌上喝干的酒碗,重新回到柜台之后。

人群中一阵耸动,只听老者颤抖的声音说道:“哎哟,老夫现下不大舒服,对不住各位了。”

只见老者捂着肚子,向茅厕狂奔而去,一路狂奔却不忘向众人喊道:“承蒙各位关照,明日午时,老夫会在悦来茶馆继续叙说‘沙漠玫瑰’的故事,还请各位父老乡亲前来捧场……”

孙哲平展开一张纸条,方才张佳乐垫在酒碗之下递给他的,字迹清秀,明明白白端端正正地写着三个字:“冤大头。”

“冤大头”抬起眼,发现围观众人都看向他,想看他的回应。

孙哲平将剑往桌上一放,宝剑与木桌相碰发出轻响,震得人后脖颈一凉,“小惩大诫。”

张佳乐眸光闪了闪,旋即对上孙哲平意味深长的眼神,他挑眉一笑。

众人大悟,排着队准备大骗一番的人群轰然散去大半,只留下几个似乎真有话要说的人,以及数量越来越庞大的围观群众。

中年庄稼汉搓着衣角,在众人围观之下,极为小声地说道:“这‘沙漠玫瑰’我见过,有点太瘦了,一看就不是个好生养的,和俺家那婆娘……”

孙哲平打断道:“她长什么样子?”

“呃……这个嘛……”庄稼汉愈发紧张地使劲搓着衣角,周围的人目光灼灼,一个个恨不得长出一双兔子耳朵来听他说话。

“她蒙着面纱。”

所有人都像被抽去骨头一般泄了气。

“这么说也没人看过她长什么样子?”

“说不定很丑,根本见不得人。”

“大家闺秀哪能随便抛头露面。”

“谁知道是不是大家闺秀,刚才那都是说书老头瞎编的。”

听了一早上的闲话,真相却愈发雾里看花,众人只得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和推理能力,七嘴八舌发表一番见解。

“不不不……”庄稼汉连连摆手,打断众人的猜测,“应该是挺好看的。”

“蒙着面纱,你如何知道?”众人质疑。

庄稼汉从未享受过众人目光中心的待遇,额头上已经见了汗,极其小声又犹疑不定地说道:“眼睛……眼睛很大……”

“嗯?”众人支起耳朵,越发专注,以目光催促着。

“眉毛……秀气……”庄稼汉皱着眉头回忆,在众人给予的目光支持下连声音都变大一些。

周围人点点头,恨不得抓住他的肩膀,再抖落一些细节。

“皮肤很好……我握过她的手,不对,是她握过我的手,也不对,她抓过……”

“你抓过谁的手?”一位膀大腰圆的中年妇人凭借体型优势,左突右撞地分开人海,冲到那汉子面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拎住庄稼汉的耳朵,“老娘怎么从没听你说起过?”

“哎哟哟,那个,是,她,哎哟哟,不让……”

妇人也不多纠缠这事,拎着庄稼汉的耳朵就往外走,所过之处众人闪避,“一大早就出门,老娘还道你个瘪三今天长进了。没想到不是去干活,倒跑来说书,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

一吊钱准确地落入妇人怀中,登时止住妇人的喝骂。

看热闹的围观群众齐齐回头看向钱的来处。

孙哲平立在窗边,朝两人拱拱手,“多谢。”

张佳乐从柜台后面抬起头,“那一碗酒可随时来此兑现。这位爷已经付过钱了。”

众人齐声叫好,淹没了庄稼汉的声音,只有他婆娘听到了那委屈的辩解:“真的是来赚钱的……”

 

后面又有几人给孙哲平递了消息,也如愿领到了赏钱,这一上午的热闹最终散去,却在此后一个多月成为凉州城中新的传说。

孙哲平听到的消息大同小异,“沙漠玫瑰”身姿轻盈,却从未以真面目示人,喜着一身繁花锦绣的衣服,并不常出现在凉州城中。

或者,她根本不是凉州人。

孙哲平点了点地图上的标示,美人芳踪一路延伸向沙漠深处。


一点废话:

1. 有脑洞又有时间的时候多写点,这样等到没有脑洞又没有时间的时候还可以看看腿肉过活……

2. 写得我好想再去一趟沙漠啊!


评论 ( 19 )
热度 ( 8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