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天下第一(5)

【食用指南】

1. 灵感来自我闺蜜令人窒息的脑洞:假如K市是喀什……

2. BGM:河西走廊之梦


首章:(1)

前文:(4)


(5)

街巷上鼓乐不歇,嘈杂不已。他们站在屋顶上,如立于汹涌人潮之中的孤岛。

“换个地方吧。”孙哲平瞥了一眼街巷中仰头好奇的人群,拍了拍随身携带的重剑,它没有剑鞘,只用布带随意裹缠几下,“它放不开。”

“沙漠玫瑰”点点头,示意孙哲平跟她来。

越过连片的屋顶,穿过城外官道旁的杨树林,他们落在沙丘之上的一片破屋旁。几处屋顶倾塌,黄沙埋过半片坍圮的围墙,摇摇欲坠的窗框之外恰是一轮摇摇欲坠的红日。

“这里不错。”布条散落,孙哲平的重剑露出它的真面目,玄色厚重,斜阳映照之下没有泛起一丝光芒,如星辰不现的冬夜。

“不错?”沙漠玫瑰轻声笑道,声音躲在大鹏金翅鸟面具背后,含混不清,带着隐隐的回音。

孙哲平笑了笑,活动一下手腕,意有所指地说道:“没有什么能拦住我的剑。”

选址之时的小心机虽被戳破,沙漠玫瑰没有恼羞成怒,面具之后略微沉闷的声音用轻快的语调回应:“那不妨试试看。”

她急速后退几步,与孙哲平拉开距离,轻盈地一跃而上围墙之上,隔着倾斜的房梁立柱,弩箭冰冷的箭光直指孙哲平,“开始了。”

孙哲平握紧手中的剑,翻转方向,残阳一缕落在剑刃之上,转瞬消隐无踪,“来了!”

弩箭化作一道道寒光直射而来,孙哲平闪身避过,弩箭钉在立柱上,扎进沙地里,撞上重剑纷纷弹开落地。

一波密集的箭矢之后,孙哲平竟反倒向前突进了好几步。

他仰起头,朝着立于围墙之上的沙漠玫瑰点点头。他的脸隐藏在制作粗陋的山羊面具之后,只见明亮的目光,让人毫不怀疑面具之后会是一张飞扬恣意的笑脸。

重剑出手,一剑斩断横拦前路的木柱,木屑四散,与坍倒的木柱形成微妙平衡的围墙顿时摇摇欲坠,残瓦断砖轰然倒塌,逼得围墙之上的人不断向前移动。而制造这场混乱的人却从反方向包抄而去,沿路无论遇上何种障碍,均是一剑斩断,干脆利落。

剑光已至眼前,身后不断坍塌的围墙急速逼近,沙漠玫瑰在墙砖上最后一借力,不堪重负的围墙终是坍塌成一片废墟。她扭身闪过凌厉的剑芒,重剑带着极劲的剑风擦过她的身侧,斩落一片绣满花朵的衣料。躲过倾塌,避过重剑,剑光与尘埃夹击之下,她人却已飘然而去,远远落在沙丘顶端一座残楼的屋顶上。

距离再次被拉开,孙哲平倒也不气恼,他站在弩箭攻击的范围内,接下半空中飘然落下的一截衣料,放到鼻端轻嗅。

什么都没闻到,他碰到了自己山羊面具的坚硬面壳。

沙漠玫瑰发出一声轻笑,京城的风流技巧在西域的习俗之下彻底碰壁。

孙哲平自己也笑了,他将那截衣料重又抛向空中,重剑划过,一分为二,“这不是我想要的。”

沙漠玫瑰端起弩箭,用一排箭矢回应他,想要什么,敬请来取。

长距离与居高临下带来的优势一时半会儿消解不去,沙漠玫瑰如同猫逗老鼠一般封堵孙哲平可能上前的出路,更有余暇满足自己过剩的好奇心,“听说你是因为打赌输了才来到西域寻人。”

“不错。”孙哲平咬牙闪过箭矢,攀登沙丘并非易事,往往登上一步,滑下两步。孙哲平被折腾得没了脾气,朝着沙漠玫瑰调笑道,“来寻天下第一美人。”

沙漠玫瑰对此不置可否,大鹏金翅鸟的面具庄重威严,颇得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的佛家精髓。皮囊并不重要,她更好奇的是,“究竟是什么样的赌约?”

如此异想天开的惩罚措施,当配以更为异想天开的赌约。

孙哲平横剑拦住箭矢,密集箭矢带来的冲击力推着他向沙丘下滑去,在平滑的黄沙上留下一道深痕,回到原点。

沙漠玫瑰立于沙丘顶端,对手站在弩箭射程之外,呼啸而来的热风中飘来沙丘底部的回答:“他们与我打赌,三个月前,我遇到的意外,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

她没想到是这个答案,下意识地顺口问道:“你赌的是什么?”

“天灾。”

他输了,所以正确答案是,人祸。

沙漠玫瑰片刻恍惚,孙哲平已经找到新路径,用废墟里的残柱作梯,几番借力后已然攻了上来。

她醒悟过来,旋即调转弩箭,箭矢如落雨一般笼罩而来。方才点滴疏忽被此刻的强力压制弥补,孙哲平的攻势再次被阻拦在沙丘中部。

比起一开始逗着玩一般的攻击,这一次的进攻显然要认真许多,已隐隐可见沙漠玫瑰传说中如繁花流星的招式。

而沙漠玫瑰同样感受到了孙哲平带来的压力,不再单纯地闪避和阻拦,流矢被重剑一剖为二,残余的剑气霸道地破开沙丘上的热浪,朝着对手直扑而来,一次比一次更接近。

攻防相持,一时焦灼。

“三个月前发生了什么意外?”

“在街巷上被人伤了手。”

似乎应和着这个回答,孙哲平的重剑轮空,锋锐的箭矢越过重剑的防守,直取他的面门。他偏过头,流矢撞上做工粗陋的面具,立时将面具截成两片,一片直坠而下,扎进黄沙之中。

沙漠玫瑰竟立时停了手,“为什么不去复仇?这不像你。”

“你了解我?”孙哲平揉了揉手腕,挑眉问道。

“我……”

面具之后,沙漠玫瑰似乎说了什么,却什么都听不清。

“我应是什么样?”孙哲平又问道。

“快意恩仇,干脆利落,绝不拖沓。”回答斩钉截铁,似乎熟稔非常。

孙哲平掀开只剩一半的面具,抬手抛向远处,“平常事,恩是恩,仇是仇。若是家中人……”

面具随着最后一抹残阳坠入地平线,周围一时寂静无声。

“为什么?”沙漠玫瑰声音喑哑,透着不解与愤懑。

“因为,我曾想争天下第一。”

不是天下第一美人,不是天下第一美酒,不是天下第一的奇珍异宝,是这江湖中的名号,是武艺的高下,是实力的排位。

“有错吗?”

“天下第一自是没错,错在江湖。”

登不上台面的江湖,他那些同为世家出身的朋友们确实看得比他清楚。

“再来!”孙哲平握紧重剑,“或许,我还有机会获得天下第一美人的芳心。”

“你甚至都没有见过……我。”沙漠玫瑰轻叹一声,箭矢伴着叹息落下,如夏夜垂坠的流星。

“我听过你的故事。”

“那只是故事。”


一点废话:

感觉不行了,不写心理描写我好不爽……下一章我要重回自己的老套路上了,让啰嗦的心理描写大段大段砸过来吧。

评论 ( 17 )
热度 ( 9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