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极边之地(17)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双花

2. 非典型的现代灵异

3. 姊妹篇  喻黄.《真实如海》


指路:目录

前文:(16)Hometown


(17)Eyeball

如果翻过几则寓言故事和精怪传说或者听过老人家口口相传却不知源于何时何地的乡野故事,就会发现老木接下来的叙述非常熟悉:被人类意外捕获的怪物确实年老体衰,无力反抗。好在它久经世事,已经十分明事理,当机允诺用金银财宝换取自己的性命,得以逃过一劫。但是人心不足,一次甜头尝到,胃口只会越来越大,老木屡次要挟得手,不劳而获的日子过得可谓是顺风顺水。

“它怎么没跑掉?”张佳乐觉得很奇怪,很难想象一只山间精怪被抓了多次居然还没学乖。以前他们遇到的精怪可能刚见到人影,就再也不会让你看到第二眼。

“这个……我也不知道。”老木咽了口口水,觑着孙哲平的脸色小心翼翼地揣测道:“也许是因为什么禁制不能离开。”

张佳乐也看向孙哲平,孙哲平不知何时在手里玩着一把水果刀,从左手翻到右手,又从右手翻了回来。他低头垂目,谁也不看,面容冷峻,有些不耐地催促道:“说下去。”

其实,张佳乐已经猜到了后续。

后来,老木的要求越来越多,而精怪给得出的却越来越少。古时候的精怪来帮助人,无非是送上黄白之物,再兼做做家务,偶尔自荐枕席。可是,现在社会高速发展,传统的套路早已跟不上科技与欲望迭代的速度。

不是山间的精怪太落后,只是人的欲望太膨胀。

当然,老木不会这么想。他只疑心对方藏着掖着,有金山银山却每次只像打发叫花子一样施舍他一点。思来想去,与其从这只老妖怪手中间接获利,倒不如他自己找到老妖怪的印钞机,从此逍遥自在,想干嘛就干嘛。经过一段时间的跟踪,探寻,胡想,瞎猜之后,老木当机立断,杀了那只怪物。开膛破肚之后,老木果然从它的腹中得到了一件他以为的宝物。

可惜,费尽周折拿到的宝贝却成死物,再也没有为他提供过任何金银财宝。

真是一个经典的结局,张佳乐在心里评论道,甚至不需要包装就可以和金斧头银斧头之类的故事一起拿出去当做教诲人们不要贪得无厌的标准教材。

“那东西,本来就不可能提供金银珠宝。”孙哲平面色阴沉地说道。

张佳乐挑了挑眉毛,信息不对等的情况下便是如此,同样事情,他听起来是民间传说,孙哲平听出来却是今日说法。

显然,孙哲平知道那是什么,而张佳乐对此一无所知。

这内行人说内行话,傻子都知道该讨好谁,老木挤出一脸谄媚,“确实如此,确实如此。”

“那东西长什么样?”张佳乐问道。

一个长方形的制作精巧的小盒子,外表就如传说中装宝物的小匣子,浮雕精巧细腻,还设有重重机关,老木颇费了一番心思才把它打开。

老木忽然凑近两人,压低声音说道:“你们知道盒子里装的什么吗?”

张佳乐不自觉被这一刻意制造的气氛感染,下意识地也压低声音问道:“是什么?”

“是那个……那个……”老木故弄玄虚起来,弯起一根食指对着自己的眼睛,做了一个扣下来的动作。

啪的一声,孙哲平把水果刀扎进桌子里,打断了老木生动的表演,直接公布了答案:“是一只眼睛。”

“什么眼睛?”张佳乐转头问孙哲平。

“人的眼睛。”孙哲平一脸淡定地答道。

“你怎么知道?”老木惊诧地问道。他从没找人验证过,一来东西太瘆人,二来他也解释不清楚东西的来源,万一被举报进了局子,他真是百口莫辩。何况,他当年偷猎的事情也怕被追根溯源。

孙哲平看了老木一眼。

“哦哦,了解了解,果然是大神通,大神通。”老木自以为弄懂这种复杂交错的眼神背后的深刻含义,一脸深沉地对孙哲平点了点头。

张佳乐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佛教六大神通,孙哲平只得其一,还只通了一世,全然称不上是大神通。大孙在体能训练上非常突出,大概算降妖除魔界里武力值极为拔尖的,又是普通人中搞灵异的人才。

但是,话说回来,既然孙哲平知道得如此清楚,那应该还是与前世相关。至于是与在座三人谁的前世相关,就不好说了。

张佳乐也看了孙哲平一眼。

孙哲平一只手伸到桌下,轻轻捏了一下张佳乐的手,似要警告他别捣乱别拆台。只是孙哲平面上始终维持着冷峻的表情,也不多作解释,刻意树立起少言寡语的硬汉形象,愈发显得高深莫测,连声音里都透着一丝冷厉,“少废话,接着说。”

“哦,哦。”

呵,这男人,这些年装神棍先知是越发熟练了,张佳乐暗暗想着,在桌下不甘示弱地捏了回去。

两个人在桌子底下幼稚地捏来捏去,最后孙哲平终于靠蛮力镇压下张佳乐,把张佳乐的手握在自己手心里。

老木对桌面下方的风起云涌浑然不觉,自顾自讲得神采飞扬。一开始他可能是迫于孙哲平的淫威,不得不说;现在却是倒豆子一般,自己倒了个一干二净。这些事情堆在心里压了许久,难得有机会倒倒苦水,更难得的是,还有两个听众坐在一旁听着。

虽然,这两个听众也不太专心。

主要是孙哲平不太专心,老木的事情他早了解得八九不离十,只在桌子下面专心地玩着张佳乐的手指。张佳乐的手指修长,有点凉,不是特别细腻,有几处薄茧,逗弄太过的时候还会被挠。

不过,孙哲平皮厚肉糙,不怕被挠,依旧作死地逗着。

片刻之后,孙哲平微不可查地一僵,老老实实地坐好坐端正。

他感觉到手心里多了一只毛绒绒的多足物体,肆无忌惮地爬来爬去,似乎在找哪个地方更适宜下口。

不要轻易惹蛊师,张佳乐得意地朝他笑了一下。

乐爷,快收了神通吧,孙哲平低眉顺目,唇角却噙着笑意。

看着孙哲平吃瘪的样子,从清早就盘亘在张佳乐心口的那股怒气终于散了不少。如果他现在头顶有显示怒气值的数值条,上面已经从快要破表的红色区退回到黄色的警戒区。

算了算了,乐爷大人不记小人过。

多足动物消失了,像它出现一样迅速无声,不知从何而来,也不知去向何处。张佳乐十指贴上孙哲平的十指,对方此时表现得极为顺从乖巧,殷殷地攀上来,与他十指紧扣,严丝合缝,从掌心交叠处传递来彼此的体温。

一场大战悄无声息地和平落幕,老木依旧在一旁讲得唾沫横飞。

这边厢说完老木杀鸡取卵,自断财路,只得了一颗来路不明的眼珠子,不敢乱扔,又不好张扬,苦水只能往自己肚子里咽。他好吃懒做已成习惯,几下就坐吃山空,生活愈发困顿,饥一顿饱一顿也成了新常态。人生触底,仿佛一辈子都是这副模样,挣脱不得。

不过,也许是他命不该绝,时来运转,那边厢恰有人循血腥味找上门来。

也不是一个人,而是三四个人找到了老木。

他们衣着笔挺,分工明确,有人和老木交涉,有人则在一旁付钱签支票,还有人拿这些搞不清楚的仪器看来看去。他们虽然用着怪腔怪调的中文,出手却很是慷慨大方。为了看一眼眼珠子,他们就给了不少钱,让老木讲一讲眼珠子的来历,又给了钱。老木说到此处还特意看了一眼孙哲平,孙哲平睨了他一眼,老木又哆嗦着收回目光接着讲了下去。

然后他们就开始你来我往的谈起了买卖,最后终于在你退一点我让半步的情况下达成了协议。

不过,老木现在对这笔交易很不满意。

因为,那群人在钱货两讫之后,终于怜悯地告诉他这东西真正的价值和来源。老木卖亏了,却也毫无办法,因为那群人手中有枪,不止一挺。

“返魂香。”张佳乐轻声说道,他猜到了返魂香,却没想到返魂香会是一颗眼球。

老木在一旁喋喋不休,骂天骂地,顺便问候了那群人上溯十几代的女性亲属。

“长生不老药卖这个价,确实亏了。要是换到我身上,我也心疼。”张佳乐对孙哲平说道。

“长生不老?”老木转过头来,表情十分愤怒,“什么长生不老?!是永生!永生!早知道我应该自己想办法把它先用了。怎么可能卖给别人?!”

不是起死回生,不是长生不老,而是永生?

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都能活下来的,永生?

张佳乐怀疑地与孙哲平对视一眼。

“他们怎么告诉你的?”孙哲平用手指轻轻地挠了两下张佳乐的掌心,让他稍安勿躁。

于是,张佳乐又听到了另一个故事,这是他这个早晨得到关于返魂香的第三个版本的故事。

他都有点麻木了。

甚至开始理解孙哲平为什么一开始不愿提起返魂香的事情。让大孙来讲这么一个九曲十八弯的故事,确实是为难他了。

 

一些有点长的废话:

开始专心致志地更这篇!

很抱歉让大家等了这么久,这篇文断了很长时间,又拖了很久,非常抱歉。

按照一开始的想法应该在三四个月就能写完,但是……之前写到一半,我卡文卡到天昏地暗,就是无论怎么写都觉得不对劲。长篇故事进行到中段实际上很难做自我调整和改正,而且自己一直按照同样的思路和方法写故事,也很难看出自身的问题。所以,我跑去写了两个短篇,权当是练笔。期间做了一些新的尝试和调整,但是现在也很难说这个瓶颈有没有被突破,只能说找回了些许手感。

谢谢你来看这个故事。

六一快乐! 



评论 ( 11 )
热度 ( 4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