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瞳耀衍生.蓝郝】亘古长夜(2)

【食用指南】

1. 瞳耀衍生. 蓝爵X郝明轩

2. 无法触碰的掌心paro

3. 没玩过游戏不要紧,只借了一个设定,不会影响阅读


(2)

郝明轩倾身向前,几乎贴上玻璃,凌厉的目光紧锁在蓝爵身上,低声咬牙说道:“你在骗我。”

蓝爵也凑上前来,微微一笑,“明轩,我说过,不会骗你。”

两人视线交缠,似要从彼此眼眸之中窥探到心中深藏的秘密,但是一个如万顷星海,一个如幽静深湖,深不可测,表面上却都只映出对方的身影。

郝明轩撤身回来,脊背挺直坐回座椅上,目光却没有离开蓝爵的脸,“你不是失忆,而是妄想症。”

蓝爵却没有抽身,他反而将手贴在了玻璃上,像是隔着玻璃抚摸郝明轩的脸颊,无可无不可地敷衍道,“你说是就是吧。”

话题终结,谈无可谈,会客室陷入一片沉默。

郝明轩在脑海中梳理着他接收到的巨大信息,蓝爵则隔着玻璃橱窗欣赏着他心爱的可口小甜点。两个人默契地维持着诡异的沉默,各有心事。直到马丁敲门进来,告诉他们会面时间结束了。

“你可以申请延长时间。”马丁说道,但是他硬邦邦的语气表明他一点都不想加班。

郝明轩站了起来,居高临下注视着蓝爵,“不必了。”

“你之后可以预约见面。”蓝爵优雅地靠坐在那把一点都不舒服的硬木椅上,温柔的目光在郝明轩身上流连,“或者,给我发信息。”

郝明轩没有回答,最后看了一眼蓝爵,径直步出会客室,只留给蓝爵一个清俊挺拔的背影。

铁门关闭,阻断了蓝爵的视线。

“蓝爵可以使用手机?”郝明轩问道。

“只能在岛内使用。”马丁递给郝明轩一部款式老旧的按键手机,看起来都不能连上互联网,“这是你的,务必随身携带,这也是你的身份凭证。”

郝明轩接了过来,一面生疏地打开手机,一面思量着与手机相关的信息:身份凭证,里面应该也有定位装置。

“你住在另一栋楼里,两栋楼之间没有连接的通道。”马丁再度带着郝明轩穿过寂静的长廊,长廊上的窗户很大,每一扇都被细密的铁丝网固定,唯有海风能够来去自如。

正常人,也会在这样紧闭的环境中被逼疯。

或许是郝明轩盯着窗户太过出神,马丁补充道:“放心,你的房间是正常的。”

确实是一间正常的单人公寓,一张床,一副桌椅,一个空荡的书架,一个简易的衣柜,独立卫浴,没有厨房。整个房间装修风格老旧,木制的家具们与桌上那盏绿灯罩的台灯都生于同一时代。敞开的窗户送入清新的海风,可郝明轩总觉得闻到一股陈旧却熟悉的气息,或许是老家具被经年累月使用后散发出来的味道。

“一日三餐在食堂供应。”马丁说道,“咖啡馆也会提供简餐。”

“需要我带你去吗?”虽是提问,但马丁已经站在门外,显然只是例行公事的客套。

“不用了。我今天想休息。”郝明轩说道。

“你最好不要反悔。”马丁站在门口,略微幸灾乐祸地欺负新人,“岛上实施宵禁,任何人晚上都不能出门。”

郝明轩当着他的面把门关上了。

他攥在手中的手机微微震动,蓝爵的消息如影随形而至。

“不要听海妖的歌声。”

郝明轩把手机扔到桌上,转身进了浴室洗澡。

夜幕四合,当他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手机上显示着蓝爵的第二条消息:“我爱你。”

郝明轩没有回复任何一条消息,他靠坐在床头翻看起书架上仅有的一本册子,一本岛上的地图册。地图册上粗略标示了岛上的基础设施:食堂,农场,图书馆,花园,杂货店,咖啡馆,港口和灯塔,大部分设施都集中在这座岛的四周,临近海岸,而岛中心则被绿色植被覆盖,没有路,也没有任何建筑。世界上像这样小巧玲珑的岛屿多如繁星,郝明轩不能在地图上找出任何一点指向它具体位置的蛛丝马迹。

或许,亲自在岛上逛一逛会有收获。

郝明轩不相信马丁会兑现承诺,因为没人知道他们的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郝明轩也不相信蓝爵,无论他是失忆症患者还是妄想症患者,显然都病得不轻。纵然郝明轩对蓝爵心怀恻隐,但他们都自身难保,还是不要给彼此多添麻烦了。

他决定自己逃出去。

郝明轩扣上地图册,将它放在床头柜上,关灯躺下。

敞开的窗户灌入微凉的夜风,轻轻吹起老旧碎花的窗帘,海浪拍击崖壁的声音,一声又一声涌来,如同亘古未变的安眠曲,轻柔和缓在耳畔低唱,诱哄着人进入安稳的梦境。郝明轩抱着被子,闭着眼睛,白天纷繁复杂的事情在脑子里梳理,滚动,纠缠搅拌,逐渐化为混沌,拽着他踏入似梦非梦之间。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夜风里似乎夹杂着女孩的哭声,呜呜咽咽,海浪声翻涌的间隙中出没。

呜呜呜呜,声音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凄苦,直盖过海浪声,如同在旷野之上撕心裂肺地厉声哭号,又被长风送入岛上的每一个角落,送进每一双耳朵里。

郝明轩猛地睁开眼睛,睡意全然消散。他走下床,拉开窗帘,夜风撩起他额前的碎发,也带来隐约的哭声。他视线扫过月光下泛着粼粼波光的幽深海面,又飘过风吹而动的层层树冠,哭声似乎从遥远地方飘来,又似乎近在咫尺,四面八方而来,却找不到源头。

不要听海妖的歌声。

郝明轩心下一凛,从桌上抓起手机,蓝爵的信息赫然在目。

“这是海妖的歌声?”郝明轩立刻把消息发送出去。

蓝爵立马回道:“是,夜夜如此。”

“海妖是什么?”哭声越发难过,逼得人发慌。

“……不知道。”

郝明轩颓然垂下手,他知道自己为难蓝爵了,蓝爵被关在房间里,根本不可能知道这些事情。

他关上窗户,将尖细的哭声关在房间之外,重新躺回床上。然而,这一次他了无睡意,瞪着眼睛看着天花板,满脑子都是这座古怪的岛:一座监狱,失去记忆的囚犯,深夜不知从何而来的哭号,以及不知其后意义为何的严厉宵禁。他仿佛深陷迷雾的沼泽之中,周遭环境看不清楚,却能看到无数掠食者不怀好意的眼睛,他拼命挣扎却越发陷入泥潭之中。

他孤立无援,如砧板上的鱼,如待宰的羔羊。

强撑一天的冷静理智终于出现裂隙,恐慌害怕焦灼等等情绪从缝隙中争先恐后地钻入,浑身发凉,郝明轩将手覆在脸上,指尖冰凉,直坠心底。

嗡嗡嗡,电话在桌上震动起来。

“喂。”郝明轩闭着眼睛接了起来,除了蓝爵,不作第二人想。

“睡不着吗?”蓝爵低沉的声音传来,有着令人安心的力量。

“……”郝明轩没有回答,却在听到蓝爵声音的那一刻松了一口气,指尖开始回暖。他不是沼泽中猛兽环伺之下踽踽独行之人,有人与他同路。

“别担心,我在这里。”蓝爵轻声哄道。

郝明轩忍不住轻笑出声,“蓝爵,你自己尚在狱中。”

“你我都在狱中。”电话里传来低沉磁性的笑声。

“……”蓝爵没有错,郝明轩只不过被困在一个更大的监牢之中,他叹了一口气,“蓝爵,早点睡吧。”

“明轩,晚安。”

“晚安。”

放下手机,郝明轩扶着额头,长舒一口气,翻身陷入柔软的枕被之中。方才的寒意被彻底驱散,遍身回暖,他很快就迷迷糊糊进入梦乡。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或许是睡前与蓝爵对谈,又或许是两人见面时提及的日常生活,郝明轩的梦中尽是日常生活的片段,其中无一例外都有蓝爵的身影。

梦里他坐在沙发上读书,柔软的沙发一坐下就会陷进去,他却一如往常坐在沙发边沿,脊背挺直如同坐在官帽椅上,修长的手指翻过一页又一页,完全沉浸在书中的世界。梦里面书上的内容模糊,但是他感到十分新奇,如同发现一片新大陆的雀跃。

读到有趣之处,他抬起头想与人分享,心下却猛然一沉,偌大的书房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书桌后的椅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空了。

他原以为那里会有人。

合上书页,他立刻站起来向书桌走去,短短几步路的距离却怎么也走不到。他越发焦急,额上沁出汗水,目光执拗地盯着自己的目标,忽略了周围。下一刻他冷不防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来人在他耳畔轻声问道:“明轩,怎么了?”

郝明轩心下一松,任由他抱着,将手中的书递了回去。

那人熟练地从厚重的硬壳书中找出一张薄薄的字条,笑着翻了几页,很快又凑了上来,从背后圈过,轻柔的吻落在郝明轩的耳后和脖颈,如羽毛扫过心头,酥酥痒痒,温情脉脉,令人难以抗拒。

轻吻渐渐落到脸颊,温柔地抿在形状优美的唇上,辗转不休,似求取,又似安抚,轻声保证道:“别担心,我在这里。”

蓝爵!

郝明轩猛地睁开眼睛,重新回到现实当中。海风隙开窗帘,一缕晨光穿过空隙照射在地板上,海浪声依旧,间或传来几声悠长清越的海鸥啼鸣。

他依然困居孤岛。


一点废话:

猫猫唇谁不想玩亲亲呢(づ ̄3 ̄)づ╭❤~

评论 ( 15 )
热度 ( 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