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瞳耀衍生.蓝郝】亘古长夜(3)

【食用指南】

1. 瞳耀衍生. 蓝爵X郝明轩

2. 无法触碰的掌心paro

3. 没玩过游戏不要紧,只借了一个设定,不会影响阅读


(3)

朝露未晞,郝明轩在花园里以长棍为替代练了一套刀法,一个利落的收势,他闭上眼睛,缓缓吐出胸中浊气,也将昨晚莫名其妙的旖旎梦境清除出脑海。剧烈运动之后,清新的空气灌入肺腑,整个身心恢复平衡,昨日大起大落随风散去,郝明轩慢慢睁开眼睛,眸光中一片澄澈清明。

他转过身,对身后茂密的树丛打了一声招呼:“早上好!”

树丛大肆抖动,从里面钻出一个彪形大汉,足有一米九的身高,手上拿着一把电锯。更为令人惊奇的是,他握着电锯的两只手臂都是机械臂,比所谓的纹身花臂更为震撼,在晨曦柔光中也泛着冷硬的金属光泽,与电锯锋利的锯齿相得益彰。

郝明轩不动声色地看着来人,他早就感觉到树丛中藏着人,但是对方始终没有动静,也没有感受到敌意。

对方亦居高临下地打量着他,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最后定格在郝明轩的脸上,“新来的?”

“昨天刚到。”

对方笑了一下,露出一口森白牙齿,“我是这里的花匠,汤姆。”说罢,礼貌地朝郝明轩扬了扬手中的电锯。

郝明轩被锯齿的利光晃了眼,只觉眉心一跳,“郝明轩。”

“来做什么的?”

“帮人恢复记忆。”

“蓝爵?”

“你认识他?”

汤姆又笑了,笑容阴冷而古怪,面部肌肉像是东拼西凑而成,每一次笑起来都让人感到心底发寒,勾起人心底对似人又非人怪物的本能恐惧,“当然认识,这两条胳膊比我更加认识他,它们都记得自己是怎么来的。”

郝明轩盯着汤姆的机械臂陷入沉思,他没想到蓝爵的战斗力如此恐怖。昨天面对面的时候,蓝爵表现得温文尔雅,半卷起的衬衣袖口虽然隐约可见充满力量的肌肉线条,但是对战汤姆这种力量型选手还废了对方两只胳膊,那并不是一身漂亮肌肉可以完成的事情。

蓝爵低沉磁性的笑声犹在耳畔,却失去了昨夜令人安心的魔力。

“你最好离他远一点,免遭厄运。”汤姆说道,以挑剔目光审视着比他矮了一头,清俊有加力量不足的东方男人,“花拳绣腿没法可对付他。”

郝明轩抬起头,微扬的下巴展现出清晰而优美的下颌线,眼神中竟带着几分睥睨意味。他微微一笑,全然没接汤姆的话,反倒真心实意求教起来:“那要用什么对付他?”

郝明轩的问题出乎意料,汤姆毫无准备,他愣了一下,继而哈哈大笑,拍着郝明轩的肩膀说道:“不必担心,他们给蓝爵带了项圈,他什么都干不了。”

项圈,听起来可不是什么好东西,郝明轩皱起眉头。

汤姆却将他的表情解读为不相信,他低下头,压低声音对郝明轩说道:“不相信的话,你可以自己看。”

“你的手机可以查看蓝爵房间的监控。”

“每时每刻,他都在你的监视之下。”

这一次,汤姆成功让郝明轩愣住了,他继续拍着郝明轩的肩膀补充道:“放心,是单向的,只有你能监视他,而且他不知道。”

“多谢告知。”郝明轩勉强笑道。他强压下自己立刻拿起手机检验这件事真伪的冲动,向汤姆告辞,宣称自己现在要去食堂吃早餐,还没有忘记礼貌周到地询问一下汤姆有没有吃早餐。

“早饭不着急,反正这岛上没什么事情。”汤姆似乎谈兴正浓,或许正像他说的,岛上没什么事情,好不容易来了一个新人,倒不如抓住好好聊聊天。两人又东拉西扯一番,郝明轩的心思早已不在聊天上,他握着口袋里的手机,手中发烫。

终于,汤姆聊到尽兴,他非常开心找到一个聊天伙伴,临走之时还送了郝明轩一盆雏菊花,又千叮咛万嘱咐雏菊喜光,喜欢肥沃土壤云云。而郝明轩饿着肚子陪他聊了一早晨,都没有换来半句问候,可见汤姆对花卉草木的关怀,远胜过对人的关心。

郝明轩一手抱着花盆,一手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昨天他以为手中是一个老人机,根本就没有详细地查看,被汤姆提醒之后才认真对待起这个诡异的手机。

果不其然,他在上面发现了一个眼睛的标示。

犹豫片刻,郝明轩点开了这个标示。

映入眼帘的是极具冲击性的一幕:蓝爵此时正从浴室出来,他上身赤裸,下面松松垮垮包着一块浴巾。他健壮饱满的胸肌上布满尚未擦干的水珠,湿漉漉的金发上不断有水珠滴落,滚落在性感清晰的锁骨上,缠绵地划过胸前,流经沟壑分明的坚实腹肌,最后汇入浴巾包裹之下不可见的阴影之中。蓝爵的浴巾裹得随意,松松散散,将落未落,柔软的布料在他走动间现出柔和的褶皱,恰与腰腹上有力而紧绷的肌肉线条形成鲜明的对比。

蓝爵朝着摄像头走了过来。

郝明轩关掉监控,深吸一口气,脚步从朝向食堂转回了自己的房间。

他回到房间,安置好汤姆送的雏菊,站在窗边吹了一阵子海风,最后终于坐回床边。对着手机一阵乱按之后,他最终还是再次点开了那个眼睛的标示。

时间过去这么久,蓝爵应该已经穿戴整齐了吧。

迎接郝明轩的是比上次更加具有冲击性的画面:蓝爵赤着上身站在摄像头前,占据整个屏幕的是他宛如古希腊雕塑一般的身体。阳光从侧面照射而来,让起伏的强有力的肌肉线条更加分明,光芒处饱满有力,阴影处引人遐思。

郝明轩感觉到浑身发热,耳朵滚烫,握在手中的手机如一块烫手山芋,理智在拉扯,眼睛却在流连。

他愣了几秒,大脑才重新开始缓慢运转,开始思考监控的事情。

房间里共有三个摄像头,一个对着床,一个对着书桌。

还有一个摄像头安在洗脸盆上面的镜子里,此时蓝爵正站在镜子前刮胡子,剃须刀刮过一层泡沫,露出他棱角分明的下颌。他金棕色的眼睛紧盯着镜子,仿佛在与屏幕这端的郝明轩对视。

蓝爵微扬下巴,对着镜子检查自己的劳动成果。他脖子上果然套着一道黑色的项圈。项圈外表看不出什么异常,衬在蓝爵麦色的皮肤上却有异样的禁锢意味。

郝明轩全副心思都放在奇怪的项圈上,没有发现蓝爵已经刮好胡子,正仔细端详镜子里自己的倒影,露出一抹浅淡的微笑。

等郝明轩回过神来,蓝爵的手贴在镜子上,屏幕上是蓝爵逐渐放大的俊脸,金棕色的眼睛明亮锐利,如同穿透这面镜子与他直接交流。

蓝爵轻轻说道:好看吗?

郝明轩一惊,手中不稳,手机跌落在枕被之间。

他没有理会掉落的电子产品,将脸埋进手中,浑身上下热得惊人,整个人仿佛已经燃烧到冒烟。这不仅因为他不小心撞见美人出浴的香艳时刻,其中还夹杂着令人窒息的羞愧之情。他郝明轩一向自诩正人君子,竟也做出背后偷窥他人之事。

还被当场抓包。

郝明轩闭上眼睛,恨不能立时消失在这个房间里,消失在这座岛上,消失在这个世界。

然而,世界偏不能让他如意。

落在被子里的手机嗡嗡响个不停,极有耐心地催促着他,将鸵鸟从沙坑中拽了出来。

是蓝爵。

又是蓝爵!

郝明轩按掉手机,走进浴室给自己泼了一脸凉水,他撑着水池边缘,水滴从额前的碎发上滑落,他却不敢抬头看一眼水池上方的镜子。

电话还在锲而不舍地响着,似乎只要郝明轩不接电话,他就会一直响到天荒地老。

最终,郝明轩接起电话,他咬着唇,但是预想之中的哂笑或调笑都没有出现,蓝爵的声音极其冷静:“我愿意配合你治疗失忆。”

郝明轩一下子坐直身体,“你之前不是说自己根本没有失忆吗?”

甚至还怀疑我失忆了。

“那只是负隅顽抗。”蓝爵敷衍道。

“现在为什么又改主意了?”

蓝爵笑了,“因为你。”

“多谢。”经历了一上午的跌宕起伏,郝明轩现下已经淡定许多,只有贴着手机的耳朵略微发烫,“你要如何治疗自己的‘失忆’?”

“如果你每天来见我一次,用不了多久我就会记起一些事情。”

“好。”郝明轩应得爽快,并不纠结蓝爵毫无逻辑的说法。所谓“记起”十有八九是假的,但是郝明轩并不想卷入岛上之人与蓝爵的恩怨之中。一旦蓝爵“记起”什么,他就有了要求离开的筹码。

“我想听你讲讲岛上的事。”蓝爵声音里流露出一丝伤感。

郝明轩心下恻然,雄鹰被折了双翼硬塞进鸟笼之中,足以令人感慨同情,“可以。”

“不要相信岛上的任何人。”蓝爵低声说道。

“任何人?也包括你?”郝明轩笑着抓住蓝爵的漏洞。

“也包括你。”蓝爵没有否认,“不要太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郝明轩修长的手指无意识地敲着桌子,仔细思考着蓝爵的提议,“还有呢?”

“想看可以随时看。”蓝爵温柔地说道,语气轻得仿佛在他耳边吹气。

郝明轩直接挂断电话。

他就知道,蓝爵不是为了说什么正事!


一点废话:

我真希望自己是个画手啊……现在全靠大家和我一起脑补了……

评论 ( 6 )
热度 ( 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