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极边之地(29)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双花

2. 非典型的现代灵异

3. 姊妹篇  喻黄.《真实如海》

4. 抗战神剧,请勿考据


指路:目录

前文:(28)刚柔


29)抉择

“他走了。”

郎中摇了摇头,将孙哲平的手放回床榻上。众人围着床榻,静默片刻,一个接一个离去,每个人离开之前都拍了拍坐在床边的青年的肩膀。

“节哀顺变。”

最后一个人同样在离开之前拍了拍青年的肩膀,床边的青年一手攥进胸前的衣服,指尖因过于用力而发白。他没听见任何声音,也没有任何反应,他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木门被轻轻关上,也将阳光关在屋外。

吊脚楼在阳光中的阴影从纤长逐渐变得短粗,最后收拢在整个建筑之下。多永在院子里走来走去,时不时朝紧闭的房门看上两眼,房间却始终没有任何动静,安静得令人担心。

一开始张佳乐说起他与孙哲平之间的故事,多永其实并不相信。在这个时代,言辞与人心的翻覆都太过轻易。

而现在,他竟有些笃定。

或许一切都可以骗人,但眼神不会。所以,昨夜,至始至终,尚贵都不肯直视他。

昨夜林中,张佳乐与孙哲平没有一言一语的对话,目光中翻涌的情绪却如落雨时节山间暴涨的洪流,漫过所有拦路的巨石,卷折沿岸的树木,无人,亦无物,能够在这场席卷而来的力量中存在,天地之间只余茫茫的轰轰烈烈向前的滚滚洪流。

如今,洪流戛然而止,死生之事,阴阳两隔,又会如何。

多永叹了一口气,或者会像山岭之间失了伴侣的孤雁,疯狂地一头撞上山崖。

让人来不及阻止。

吱呀一声,门开了。

张佳乐背着孙哲平从房间里走出来。与多永的猜测相悖,张佳乐看起来极其冷静,甚至冷静得有些过头,像是他在县城见过的西洋钟。每一步都走得极稳,却又极轻,像是担心吵醒怀中的人。

多永走上前去,欲言又止。

“嘘,不要吵。”张佳乐轻声说道。

多永只觉得背后窜上一股凉意。

他目送张佳乐缓缓朝着寨子后面的深山走去,回过神来紧追几步。

张佳乐听到脚步声,转过头,“不要跟过来。”他的目光深邃,如同群山之上乌云翻卷的风暴前夕,闪电划破天际,疾风摧折树顶。

多永被张佳乐的目光硬生生钉在原地,再没能向前迈出一步。

山路陡峭,明晃晃的日光投射下来,山风吹动,枝叶的缝隙中晃动,照在孙哲平没有生气的脸上,他仿佛睡着一般。

张佳乐每一步都走得很慢,每一步都能感受到脚下凹凸不平的地面,坚硬顽强地让人感到不适。即使走得这样慢,这样轻,但是他知道一切都如射出的箭一般无可挽回。

他做了一件错事。

一件不知结果为何的错事。

手比头脑更加忠实于自己的心,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手中的两个人偶已经被他掰开成两半,其中一个药丸已经被他喂进孙哲平的嘴里,而他正拿着另一个药丸。

他悚然一惊,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这件事仿佛只有天地山川知晓,只有他一个人知晓。但是可以瞒过所有人,难以真正欺瞒的依旧是自己。

他跌坐回椅子上,手里拿着药丸不知所措,药丸的糖衣在体温中渐渐融化沾染在手上。

他的任务,完整的将手提箱里的东西带回去。如果他就这样回去,一切都不会改变。他孑然一身而来,又孑然一身而归,其间发生的种种都不值得一位战士多提一句。他们会看到一个完满的结局,一个顺利完成的任务。

但是……张佳乐闭上眼睛,他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寂寂无声之中,分明听到自己内心的悲鸣。

起初不过是同情,生而为人,心有善端,怎能见死不救。

后来,或许,孙哲平与他不一样。

他与孙哲平,仿佛磁铁的两极,仿佛飞鸟与鱼,本应毫无交集,却被命运编排在一处。自此,鱼儿得以一窥云端之上,飞鸟亦能见到碧波万顷之下的风景。哪怕只是微微一瞥,都足以展现出一个新的世界,完全不同寻常的世界。

张佳乐天性好奇,如果不是这次战争,他也会跟随马帮的脚步,去层层叠叠的山峦那边,直到有一天走到山的尽处,海的边沿,或是天的彼端。

而有人则正是从天的彼端,海的边沿,山的尽处归来,每个鲜活的表情中都藏着让人想要探寻的故事。

昨夜,那一瞬间的眼神对视,一眼望进心底。他看到火焰一般燃烧的灵魂,迸发出无穷的力量,仿佛暗夜风暴之中的灯塔。

他无法想象寂灭的那一刻。

或者,他根本不愿去思考这样的可能性。

他知道自己一直都是不够理智的,迄今为止,所有决定都被浓重的情绪牵引。因家国故园之情而不顾反对加入游击队,又因着责任感接下一个又一个艰难的任务,而现在又因为心中不舍而让任务近乎搁浅。

张佳乐不知道孙哲平会不会有同样的感受,他甚至不知道孙哲平会怎样想。毕竟他看起来是个如此有主意的人,命运或许能强硬压下他的头,却未必能让他真正低头。所有一切,皆从本心,绝不假手于他人。

更何况,是生死这般大事。

如今他擅自替孙哲平做这个决定。一旦孙哲平清醒过来,说不定会把张佳乐骂得狗血淋头,甚至还会忍不住胖揍一顿。

无论如何,等他清醒过来再说。

只要还活着,所作所为,皆无不可。

张佳乐一仰头,将手中的药丸吃了下去。

 

羊肠小道越走越荒僻,不远处传来水流声响。张佳乐停下脚步,把孙哲平轻轻放在一处山间温泉旁的巨石上,伸手摩挲着他冰冷的脸颊。被一头热血充盈的头脑在山风吹拂下逐渐冷静下来,指尖触到的冰凉温度让人心生动摇,张佳乐开始怀疑起传说故事的真实性。

或者,他能想象出孙哲平带着嘲讽又十分诚恳地说道,可能是药过期了。

然后,那人会哈哈大笑,朝他挥挥手,嘴里说着别白费劲了,潇洒地走向密林,最后消失在森林深处。

他漫无边际地想着,唯独停下来看看目前的情况,甚至不敢想一想,如果返魂香真的失效,接下来他要如何是好。

他只是无意识地抚摸着那人的面颊,仿佛能感知到一丝温度。

突然,他的手被人捉了个正着,攥得极紧。

张佳乐回过神,正对上一双燃烧的黑色瞳眸。所有腹稿一时烟散,千言万语落得一片空白。

“你醒了。”张佳乐说道,这句话压在心头如千钧,可真正说出口却是轻飘飘的,仿佛只是某个清晨的普通问候。

“我回来了。”孙哲平说道,声音低哑,仿佛被砂纸打磨,带着鲜血和粗砺。

“瓦昆这里的郎中医术真高明。”张佳乐换了一只手拍着孙哲平的肩膀说道。

“人偶呢?”孙哲平又抓住这只手,将这人固定在他面前。

“……”

孙哲平面上看不出喜怒,张佳乐与他对视片刻,败下阵来。

张佳乐有些惴惴,“你都知道了。”

孙哲平避开视线,声音极沉,“从死地回来,不一样。”

“那是什么样?”张佳乐忍不住追问道。

孙哲平抬眼撞上如此好奇的目光,欲言又止,最终选择闭口不言,仅用目光逼视过来。

“好吧,好吧,我用了返魂香,就是那个人偶,全毁了,你说现在要怎么办?”张佳乐颇为无赖地说道,反正现在孙哲平也没法吐出来,自己也早就下定决心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孙哲平平静地说道:“我会向上级打报告。”

张佳乐对他怒目而视。

孙哲平接着说:“飞机坠毁的时候,已经损毁。一应责任,我一力承担。”

张佳乐没说话。

孙哲平总结陈词:“反正是用在我身上。上级领导追责也要找对人。”

“……”

“也不全用在你身上。”张佳乐望向天空,天空中一双飞鸟掠过,鸟鸣啾啾。

“你把自己的性命分享了。”孙哲平略一思考,将之前完全没当回事的话又重新思考一番,内心掀起惊涛骇浪。返魂香不仅存在,而且有效,他竟然亲身体验了,从死地回来,如今更是能思考能说话。这么一想,浑身上下都泛起一片凉意,连他建立多年的三观都从根基摇撼起来。

张佳乐继续望着天空,“因为这件事不能让别人知晓,所以我……”

他说话吞吞吐吐,孙哲平表示理解,谁不想莫名其妙与别人性命相连,张佳乐实是冒了巨大的风险。

孙哲平坐了起来,“从此往后,我们就是兄弟。”

我一定保护好你,后面一句孙哲平没有说出来,张佳乐听到可能会打他。这更像是他对自己的一个许诺,说出口则显得太过矫情。

张佳乐从天空中收回视线,他耳尖微红,“那个,其实程序还没完成。”

“还有什么程序?”孙哲平问道。

张佳乐第一次深恨自己的拖延,有的时候想得太多,反而会错过最佳时机。或者,他应该问一句,孙哲平为什么这么早就醒过来?

面对那双坦荡的眼睛,张佳乐说不出话。他转身三两下脱了衣服,噗通一声跳进温泉池里,埋在里面整个人都煮红了。

“下来。”张佳乐半埋在池水中命令道。

孙哲平不明所以,乖顺地照做。

池水荡漾,孙哲平刚下水就被抓住了脚踝,一股力将他朝水下拖去。他用力挣脱不得,转而潜入水下去捉那只黑手。张佳乐果断松了手,身子一拧,如一尾游鱼一般,藏入池水深处。孙哲平只来得及触及一片细滑的皮肤,在滑腻的温泉池水中更是滑不留手。

孙哲平向前游去,试图拽住张佳乐的手腕,却又落了空。他的指尖从张佳乐劲韧的腰间划过,属于战士的力量绽开在指间,但是皮肤细腻的触感却直至心底。孙哲平心神一摇,游鱼从身侧加速溜走,空余晃动的水流。

张佳乐趁机扭身回来,一手一把按住孙哲平的肩膀,另一只手则绕到他的颈后,猛地抬手。

水流涌来,孙哲平察觉不对,向下一躲,从张佳乐的包围圈里逃了出来。张佳乐眼见猎物逃跑,又追了上去。两个人见招拆招,瞬间在水下格挡数个回合。

孙哲平在张佳乐出招空隙中,瞅准时机拽住他,一把拉了过来。两人几乎贴在一起,皮肤相触,体温相知。翻涌的池水逐渐平静下来,间或能看到白皙修长的颈部,脖颈之下凹陷的锁骨窝,充满力量感的劲韧腰身……

一把烈火轰然从头燃烧而下,几乎在所有触碰的位置点燃,孙哲平把张佳乐推远,从水中钻了出来。

孙哲平深呼吸,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哑着声音,“张佳乐,到底要干嘛?”

“试试你行不行。”张佳乐也冒了出来,他长发滴着水,凌乱地贴在面颊两侧,面庞更显清秀。他甩了甩头发,精瘦的身上不断滚落水珠,水珠在白皙的皮肤上流连,衬得整个人如同刚上岸的海妖。

行不行?孙哲平挑起眉毛,朝着张佳乐勾勾手,“再来!”

两个人在较浅的池水中,伏下身,紧盯彼此,缓缓移动。

下一秒,孙哲平猛扑过去,将人扑倒在池边。他的手沿着那段屡次出现在眼前的腰身侵袭而上,一团火热随之抵上,“你说呢?”

孙哲平的样子实在太挑衅了,某样东西威胁性又太大。

张佳乐倒是一个不肯轻易认输的主,一时之间热血冲脑,压倒羞恼,他伸出手,轻轻逗弄两下。虽然满脸已经一片热红,他仍然强撑冷静地评价道:“还行。”

首先耍流氓的孙哲平倒是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张佳乐来真的。要害握在别人手中,孙哲平竟大笑起来,转眼笑趴在张佳乐肩膀上。

张佳乐都能听到孙哲平快活震鸣的胸音,他也笑了。之前满心满眼的纠结难过似乎都在笑声中烟消云散,他伸手抱住孙哲平,感受着源源不断传来的心跳与体温,是前所未有的满足与踏实。

他还活着。

真好。

他们沉默地拥抱在一起,从温情脉脉直至大火燃遍。

孙哲平支起身体,目光如火,他凑到张佳乐耳边,低声笑道:“包您满意。”

张佳乐把人勾着脖子拽了下来,一口咬在孙哲平的耳垂,留下一个浅浅的牙印:“少废话。”

恭敬不如从命,孙哲平的吻如细雨落下,一时之间,河川涨水,江岸潮涌,席卷天地。


一点废话:

中秋快乐。

虽然有点奇特,但是我真的是听着Speechless把这章码出来的……


评论 ( 9 )
热度 ( 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