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极边之地(33)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双花

2. 非典型的现代灵异

3. 姊妹篇  喻黄.《真实如海》


指路:目录

前文:(32)风逝


(33)归来

“我猜,正是那只山间古庙里的老鼠精。”眼见张佳乐陷入沉默,林敬言仔细回想一下,便猜了个八九不离十,至于返魂香如何转交给山间精怪,其中的残酷过程,林敬言不愿追根究底,“你们既然说开了,现在怎么又闹上别扭……”

林敬言住了口,虽然这件事在他们众人心中徘徊很久,时而私下也会讨论几句。但是霸图氛围被韩文清影响至深,虽有心关切张佳乐的境况,却不知从何说起,又该如何正确地关心。林敬言一时嘴快,心中立刻涌起一股为了八卦事业而勇当炮灰的觉悟。

果不其然,这个问题成功点燃了张佳乐的怒火,“说开了?你觉得他会说吗?”

不会,林敬言心里答道。

“他不会。”张佳乐垂下眼眸,他了解孙哲平,说出口的话永远都比做的事情少,只是有时候又显得过于决绝。

那年温泉池边的温存,像是道别,又像是未完待续却迟迟未有回音的乐章。张佳乐仿佛一个站在空荡荡的舞台上孤零零的演唱者,等待着一个不知会不会再次回来的合唱者。

他依旧记得那一年他们最后一次一起旅行:横跨高黎贡山两岸宏伟的现代桥梁上弥漫的浓雾,吉普车上的音乐声,泥泞的山路,温泉池中细滑的水,树影摇曳间被撞碎的月光,他们争吵又和好,和每一次出门远行一样。

张佳乐还记得很清楚,孙哲平说他们相遇仿佛命定,却没有讲完故事所有的结尾。他们在温泉池边缠绵,灵魂似乎比躯体更加体验到巅峰,他们比任何时候都更加亲密,仿佛穿越过无数的时光与险阻,终于重逢被劈开的灵魂的另一半。

但,那天耳畔的絮絮低语和隆隆心跳声中,除了我爱你,是否还暗暗藏着一句,惊疑不定却不肯说出口的话:我不是他。

而张佳乐当时还不知道。

第二天,张佳乐在空旷的大床上醒来。山间清晨的空气冷寂,寒雾飘散,他只得一张字条:我去找返魂香。纸条背面是一串数字:2141.

密码开启了他脖子上的吊坠盒,没有什么父母留下的遗物,只有他心爱的人留下的一封遗书。曾经的他小心地收藏起来,后来却被岁月抹得一干二净。

他已经猜到了些许当年的真相。

几月之后,张佳乐收到了一个包裹,返魂香在历经半个多世纪的漂泊之后,终于回到它应该回到的地方。随着包裹而来的书信,揭晓了当年最后的谜底:

那个男人已经死了,死在了1944年,葬在高黎贡山上的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

或许,不是无人知晓的角落。张佳乐想起那夜他与孙哲平上山,他在温泉池边见到的那个墓碑,心中莫名涌起一丝笃定,或许世间的所有相遇都不是无缘无故。

 

张佳乐拿到返魂香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着手研究解药。因为他不能破坏原本的药丸,只能不断地找寻返魂香的药方,力求能够早日复原出来。

或许因为返魂香的两方终于凑在一起,张佳乐开始经历头疼与噩梦,在不断挣扎地现实与梦境之中,断断续续地记起他以前的事情:他曾是个采药人,而后他加入游击队,他去完成一个命定的任务,他又孤身一人回来。后来,他在一次战斗当中失手掉下悬崖,此后昏迷不醒。

当年的小女孩成长为能够独当一面的坚强女性,又在无尽风霜的岁月之渐渐老去,而失去记忆的青年却永远停留在当年的模样。返魂香,确实如传说中的功效所言,让人长生不老,无生无死,像是与这个世界隔离了一般,又像是与世上的所有人都有了不可调节的时差。

或许,这就是永生的含义:与亲人,与爱人,一次又一次的分离。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倘若生命只有一次,那便是最笃定的爱语;倘若分离一次又一次,该是怎样一种无法摆脱的梦魇。

林敬言沉默地听着,道理人人都明白,但是欲望面前,所有人都会觉得自己会是那个混得风生水起的例外。返魂香再度现世,足以激起轩然大波,小道消息永远传得比风还快,“我曾听说蓝雨的喻文州去百花求药,求的难道是返魂香?”

“没错。”张佳乐点点头。

数年后,张佳乐的返魂香研究已经小有所成,仿制的返魂香已与之前的药丸没有任何区别。唯一的问题在于,他还是没有找到解药。他翻遍古籍,世人汲汲营营都在寻着返魂香,却从未有人想要解开返魂香,所谓的解药更是无从谈起。

永生,未必如此之好。

如果不是为了研究解药,张佳乐想要将它们全都销毁。

所以,当喻文州手执孙哲平的百花印信去百花求取返魂,自然吃了闭门羹。

“他去了七次,七次全失败了。”林敬言想起当年喧沸一时的传言,与今年夏天蓝雨微草为一幢G市中心的旧居民楼大打出手的消息一样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

没有人知道百花当年发生了什么事,导致其中一个掌门人的离开。小道消息很多,最多的是关于感情的传言:他们分手了。所有人都以为那是因为张佳乐听到孙哲平的名字,迁怒了拿着孙哲平印信的喻文州,以至于后来没人敢在张佳乐面前提孙哲平的名字。

“不,我只是不希望这种药再流传于世间。当年使用是不得已,却由此产生了无数的问题。”张佳乐无奈地解释道。

“但你最终还是给他了。”林敬言说道。

张佳乐耸耸肩:“你知道的,喻文州是一个很执着的人。”

而且执着得很有技巧。

自从第一次知道张佳乐不想把返魂香给他之后,其后数次见面,喻文州都绝口不提返魂香的事情。他每次来,总是会沿着百花门前曲折漫长的山道走上来,于是他们会聊百花四季不同的景致,聊一聊沿途的日常风物,最后聊一聊百花的人。

他们聊到孙哲平,谈及他与孙哲平在热带雨林中的意外会面,说起他与蓝雨联手的那场恶战,最终夺回他们想要的东西,他要寻的冰雨与孙哲平找寻的返魂香。

是的,当时喻文州已经猜到孙哲平当时一心寻的东西正是返魂香。

“他一定说了孙哲平不少好话。”林敬言说道。

“你怎么知道?”张佳乐说道,“也不算是毫无根据,我觉得他说得很客观。”

林敬言叹了一口气,喻文州放着自家队伍的于锋不吹,单单吹捧你的大孙,仅这一点就不是很客观了。

“不过,我也不会因此就把返魂香给他。”张佳乐说道。

“那因为什么?”林敬言问道。

最后一次会面,喻文州提起了黄少天,解释他为什么需要返魂香,却是用在一个魂魄的身上。

张佳乐并不明白,为什么不送他进入转世轮回,顺应天道。

喻文州摇摇头,露出一丝苦笑,“我或许能够凭借所谓灵魂的底色将他从千万人中再次找回来,但是,他们终究是不一样的。”

“是独一无二的。”

“转世轮回,是重新开始,而非再续前缘。”

这不是喻文州想要的,他更想要把断掉的线接回去。

而这番话却如同雷火闪电划破漆黑的夜空,让张佳乐彻底明白过来,为什么孙哲平没有回来,他们没有了联系。

他或许想从张佳乐这里听到一个答案,却又不敢问出口。

而张佳乐现在终于可以回答。

不过,他还是先回答了林敬言的问题:“因为黄少天已经不会受困于永生的问题,他原本就困在那里。”

不涉及永生的问题,这让张佳乐本已心软的防线更加动摇。

“没有人知道返魂香对于魂魄有没有效果,我当时觉得可能只是一种安慰剂。”

林敬言不禁对喻文州的手段生了敬佩之心,“然后,你派人送给了蓝雨?”

张佳乐点点头,但是他并不知道喻文州具体怎么使用的,最终结果大家都知道黄少天回来了,却依旧是以幽灵之体回来的。

他不知道喻文州是否满意于这个结果,深深震撼于喻文州的说法。

张佳乐从未想过这样一件事,他的心既留在当年,也驻扎在当下。

但孙哲平不是,他已经重新开始。

他们或许不是一个人,但转世的灵魂依旧被他发现,无论换过多少皮囊,经历过多少次重新开始,他都如愿找到这个人,和他在一起。

张佳乐如此想,却没有机会将这个想法当面完整地告诉孙哲平。

这个人消失了。

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消失,而是一种令人遗憾的消失,从他的日常生活中退场。

他依旧知道孙哲平在世界的某处,做着什么事情,在网上也陪他见过节日的焰火,尝过异乡的美食,在拥挤的城市里忙忙碌碌的上班下班。

日常生活的种种侧面,他都知道。

一举一动遥相知,但是张佳乐从未与他离得这么远过。他终于也成为一个朋友圈里展示出来的画面,而非自己身边那个鲜活逗趣,让人生气又让人喜爱的男人。

 

一点废话:

这一章与《真实如海》的番外是连在一起的,所以喻文州与孙哲平在热带雨林的经历在这里写得很简略。

指路:《故剑》


评论 ( 10 )
热度 ( 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