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极边之地(35)【END】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双花

2. 非典型的现代灵异

3. 姊妹篇  喻黄.《真实如海》

4. 完结啦!


指路:目录

前文:(34)心结


(35)尾声

夏衫轻透,孙哲平掌心的火热熨在身上,一路从背脊向下逐渐滑下去,依旧轻车熟路。

“所以今天不怂了?”张佳乐按住那双作乱的双手,话里暗讽他色胆包天。

孙哲平老实地停下来,还是轻轻抱着他,将头搁在张佳乐的肩上,“我想清楚了。”

他曾想将所谓的前世斩断得一干二净,像每一个转世轮回之后的人一样,白纸一般重新开始。但是,最终他还是将那些回忆背回自己身上。过去几年时间,张佳乐的命题是分离,而他的命题则是拾回,将过去的碎片重新找回,再把过去的遗憾一一弥补。

“想清楚什么了?”张佳乐问道。

“说好要和你再去欧洲玩。”孙哲平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我来践诺。”

张佳乐恍惚片刻,摇头笑道:“可惜,你来晚了。”

孙哲平有些愕然。

张佳乐摊开手,“我现在是霸图的一员,合约在身,身不由己,不能像你这样说走就走。”

“我也是合约在身。”孙哲平学着张佳乐摊开手。

“你找到工作了?什么工作?工地搬砖?”

“我能不能稍微运用点自己的专业技能?”

“不能浪费你这一身腱子肉。”张佳乐拍了拍孙哲平结实的胸膛。

“现在工地都机械化了,根本不需要卖苦力。”

“那是什么?”

“帝都新成立的通灵公司,几个老板对灵异玄学的兴趣高涨,自学一些基本技能,但是还需要一个有经验的人带一带。”

“在朝阳区?”张佳乐有点明白孙哲平为什么会受欢迎了。

“嗯……”孙哲平果断换了个话题,“去和老韩请个年假,我带你出去玩。”

“我带你还差不多,你的知识都是快一百年的老黄历了。”张佳乐轻易就被孙哲平带跑了关注点。

“欧洲再过一百年也还是那个样子吧。”孙哲平丝毫不为所动,“圣家堂现在修好了吗?我们亲爱的图书馆的壁画有换新的吗?巴黎市中心的Les Hall修了有小一百年了吧。”

隔着将近一百年的时光,他们最终读了同一所大学,坐在同一间图书馆里,仰望过晨光与夕阳中的先贤祠。

张佳乐笑了,“你还别说,Les Hall还真的修好了。”

就在他上次回国前夕,修了一百年的市中心终于竣工。

“我说,张佳乐,你怎么这么能贫呢?”孙哲平终于从张佳乐肩上抬起头来。

“我平常又不是这样的。”张佳乐辩解道,“这一点老林可以作证。”

“所以,都是因为我一个人?”孙哲平看着张佳乐,眼眸深邃,几乎将人吸入其中。

张佳乐愣愣地看着,无论多少年,又无论多少次,他永远为这一眼而怦然心动,沉醉其中。

猝不及防,孙哲平将他打横抱起,“走,先带你去一个地方。”

“放我下来!”张佳乐吼道。

“不放,不能浪费这一身力气。”

孙哲平,你行的,张佳乐翻了白眼,“去哪儿?”

“回家。”孙哲平答道。

“昆明?”张佳乐下意识地接道。

“……”两人一下子陷入沉默。

“新家,在北京。”孙哲平改了说辞。

“我明天还要上班。”

“帮你请假了。”

“你面子这么大的吗?老韩都能说动?他连董事会的人都能挨个怼。”

“当然,我用了一点小技巧。”

“什么技巧?”

“我是宿命通。”

“……”

张佳乐一时不知说什么好,百花前任当家恪守的底线居然因为一件小事而变得毫无底线。但是好奇心最后还是成功战胜了吐槽欲,“所以,老韩前世是什么人?现在变得这么令人惧怕?他都经历了些什么?”

孙哲平用嘴堵上了张佳乐的疑问,“你只要知道你男人是什么人就够了。”

“我知道啊,他是个言而无信的混蛋。”张佳乐想要咬住那只胆敢探进来妄为的舌头,入侵者却先一步撤退了。

“他现在来践约了。”孙哲平打开车门,将张佳乐送到汽车后座上。

未等他站起身,张佳乐勾住他的脖颈,将他往下拉了拉,“我觉得,还是回我家比较快一点。”

孙哲平没有来得及欣赏张佳乐海景大平层的璀璨瑰丽夜景,散乱的衣物从玄关一路延伸到卧室床边,如同燎原大火的燃烧轨迹,在黑暗之中隐晦却炽烈地烧灼。怀念又熟悉的亲吻急不可耐地攻城略地,而防线连一秒都没有维持住,轻易敞开胸怀,任人予取予夺。如大雨落下的亲吻从急切激烈终至温柔缠绵,化为颊边耳畔的浅啄,伴着情人深情地低哑耳语。

孙哲平温热的气息扑在张佳乐脖颈处,引起一阵不自觉的战栗,让人忍不住想要更加贴近,贴近温热的皮肤,贴近稳健有力的心跳,贴近黑暗中的光与热。肌肤相亲的触感舒服到让人想要叹息,又想要永远沉溺在怀抱当中,他伸手环住爱人的脖颈,将细细密密的温柔亲吻印在他颈侧、锁骨和布满汗水的胸膛之上。

“你终于回来了。”张佳乐轻轻咬在胸口处,留下一个浅浅的牙印,在矫健饱满的胸膛上仿佛一个微小的印记,却与当年伤痕密布的肌肤全然不同,让人绝不会错认。

孙哲平撑在张佳乐的脸的两侧,微风吹动窗帘漏过点点霓虹灯的光芒,落在黑暗中的人的眼中,却如同冬季寒夜里燃烧的星火,蓬勃腾跃,是饱满的生命与穿越时光的爱意。他笑着说道,“没错,我回来了。”

无需更多的解释,更无需探究归来是何意味,他们都明了彼此的意思,或是一种意味,又或者是经历时光洗练之后的多重意味。

张佳乐感到眼角泛起一点湿意,“真好。”

孙哲平轻柔的吻落在张佳乐的额头,珍重珍惜,而后吻去眼角的那点湿意,“不会再走了。”

张佳乐扬起头,露出一段优美的颈项,向自己的爱人索吻。

他强壮又贴心的爱人温柔地顺应他的心意,用一个缠绵的热吻将他融化。

一时之间,浪涛翻涌,天地翻转。

待云销雨霁,张佳乐深陷在柔软温暖的床被之间,连一根指头都不想动,懒散得像一只在阳光下晒到蓬松发软的枕头。但是灵魂深处的战栗并未消退,精神还是亢奋,他睁开眼睛,孙哲平侧着身,用一只手撑着头看着他。

两人对上视线,孙哲平突然在心中打了寒颤,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预感提示他,张佳乐可能要翻旧账了。

“你今晚住这里吗?”张佳乐说道,声音里还带着没有褪去的缠绵余韵。

他的预感是对的,当年他不告而别,转去东南亚寻找返魂香,想来张佳乐也会愤怒不已。

孙哲平低下眼眸,“能留下吗?”

“我收费。”张佳乐抬抬手指头。

“多少钱?”孙哲平松了口气,视线扫向地面上一团衣服,这才想起来自己的钱包放在外套内袋里,而外套已经在第一时间被扒下来,扔在地下车库里的那辆车上。

“时间。”张佳乐抬起头,目光灼灼看向孙哲平。

“我还没找到返魂香的解药。”

“可能,永远也找不到解药。”不知道张佳乐按动了什么机关,矮小的床头柜移开,露出一个精巧的保险箱。

孙哲平看到那个熟悉的木盒,辗转经年,竟又回到他手中。

永恒的时间里,请陪我一直走下去。

 

凌晨时分,张佳乐穿着浴袍站在窗前喝水,洗了个热水澡依旧不能带走身体的疲乏,但是他并不想回到床上。他简直怀疑自己给孙哲平的不是返魂香,而是某个蓝色小药丸。

顶层视野极佳,一盏盏明亮的路灯照亮在宽阔而空旷的马路,远处的霓虹灯兀自闪烁明亮,建筑物星星点点亮着灯光,厚重窗帘背后是一室舒适,夜色下的大海浪涛规律地起起伏伏,带着几分温柔,一切宁静而安详。

孙哲平从后面抱住张佳乐,与他一起欣赏夜景。微凉的夜风从敞开的窗户涌进来,驱散一室暧昧缠绵的气息,只有身后稳定的热源带来令人沉迷的安全感。

不知何时,孙哲平将家里的音响打开,轻缓的歌声送入耳朵。熟悉的旋律和歌词,足以勾起所有旧日的回忆。他们都忆起往事,而那段时光与记忆,确实只有他们两人能够了解,能够分享。

“真美啊。”张佳乐将窗户完全打开,任凭夜风吹乱了他的长发。

“嗯。”孙哲平一只手抱着他,另一只手轻轻替他梳理被吹乱的长发。两人和着思乡小调的节奏,轻轻摇晃,始终不肯分开。

或许,只有孙哲平能够全然感受张佳乐那句赞叹背后的所有意味,愉悦,欣慰,惆怅,伤感的复杂情感混杂在一起,最终只能化为一声单薄的赞美。

“刚恢复记忆的时候,我觉得很伤心,我认识的所有人都离开了。”他仿佛是被遗弃在这个时代,而所有人都跟随着时间的洪流向前奔去。

“现在又觉得有些幸运。”张佳乐理了理耳边被风吹乱的头发。

“大家委托你帮他们看看。”孙哲平说道。

看看这大好河山变成什么样子,看看他们的努力所做到的一切,看看这个新的世界,这个他们一直在憧憬的世界。

“我现在可以告诉他们”

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从不敢忘。 


一个废话很多很多的后记

评论 ( 23 )
热度 ( 4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