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极边之地】后记

感谢你能看到这里,容忍我曲里拐弯的叙述和脑洞。

感谢所有的红心蓝手和评论,非常感谢!

谢谢你们陪我一路写完这个文,也谢谢你来看这个故事,希望你喜欢它。

非常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无论长短,无论这个故事完结多久,我都非常希望能听到对这个故事的评论。在此为已有的和未来的所有评论,再次感谢大家。

看第一章的时候,大概没有人能猜到这个故事最终发展成了一个抗日神剧吧。其实,第三部分的故事反而是整个故事最早定下来的部分,如果现在重新回去看第一章的那个梦应该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一直以来,我非常想写一个民国和抗战背景的AU故事,但是那段岁月总像是蒙着一层血色和悲伤,让人难以下笔。更何况,以我浅薄的笔触根本没法写出那个时代万分之一的风貌。于是,在想写又难以下笔的纠结之中,这个故事最终被包裹成现在的样子。它不是故意要以如此曲折婉转层层叠叠的样貌出现的,只是我没有办法一开始就落笔在满是鲜血的国境线上。

这个故事的名字终于不是我随便乱来了,它取自腾冲的别称:极边之地。故事的灵感正是那年在腾冲旅行的时候突然坠进脑海中,可能是因为听说高黎贡山上的百花岭,盛产艳丽迷人的高山杜鹃和各种各样漂亮的鸟和蝴蝶。我很喜欢这个名字,边陲之地自有一种独特气象,不似中原不似主流,但又不在疆域和国境之外,它是身后大片山河国土的屏障。

除了腾冲以外,这个故事也聚合了我很多零散的小脑洞,它们都是在我出门旅行的时候冒出来的,可见我的双花一直是“在路上”的设定:伦敦空荡荡的午夜大巴,布达佩斯奔流不歇的多瑙河,布拉格寂静的雪夜,巴黎可以远眺铁塔的小阁楼,以及令人沉醉的彩云之南。

按照惯例复盘一下写作:

这是一次走出舒适区的尝试。我以前特别不耐烦查资料和考据,大部分时候都在信口雌黄胡说八道,非常感谢大家的包容。

来老福特之后认识了很多太太,也经常看她们交流写作经验,发现太太们对细节的考证非常细致,所以她们写出来的故事真实动人,文字读起来有力量有重量。于是,这一次,我也希望能认真考据,尽量少胡说八道。但是,克服惯性和畏难情绪并不容易,这个故事里面胡说八道的比例还是异常高,最后被我写成了抗战神剧。经历过这次you can you up之后,我再也没脸去吐槽抗战神剧的编剧了。

事实上,故事的第三部分写得要死要活,异常痛苦,每一次动笔都仿佛褪一层皮。想着要兼顾历史和故事,要平衡家国之情与儿女情长,简直一个头两个大,写作过程非常窒息,是我迄今为止写过最难的文了。全程靠着“尽力而为,写完拉倒”的心态勉力支撑到结尾,我知道它毛病非常多,但这已经是我目前所能达到的极限……

所有写民国和抗战故事的太太们都是好样的,反正我是不敢再尝试了。

另外,这个故事一开始想要尝试写出一个复杂的结构:三个部分既完成各自的起承转合,又能凑在一起组成一个完整的起承转合。构想很美丽,但是实践起来就不那么美好了。大纲过于庞大,以我的笔力实在难以驾驭,很多地方都没有写出我所想象的那种感觉。

但愿我在故事里讲到了自己想要说的,关于双花之间的爱情,关于战火纷飞年月里的家国之情,以及关于一路上的风物与风情。如果没有说出来或是没有讲好,那都是我的问题,限于笔力,限于阅历,限于想法,之后会继续努力。希望再见面时,我的故事能够讲得更好吧。

最后,谨以此篇献给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中做出贡献的每一个人。


评论 ( 12 )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