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产假(3)

【避雷指南】

  1. 黑白cp,微酒茨,阎判
  2. 含怀孕生子
  3. OOC有,私设有,毕竟官方给的人物背景太少
  4. 中短篇,争取日更,字数在慢慢涨回来啦!

指路:产假(1)   产假(2)

祝大家食用愉快!

第三章 混乱

“……那次,是一个意外。”鬼使白犹豫片刻,叹气道:“阎魔大人知道,我和鬼使黑一直在晴明大人那里帮忙。晴明大人给我们打造了一套御魂作为酬谢,送给鬼使黑的是破势,而给我的是……魅妖……”

阎魔挑了挑眉,把线索串起来,登时明了:“结果,魅妖没有控制住,鬼使黑被混乱了?”

鬼使白点头道:“是属下不慎重。“

眼见鬼使白羞愧得几乎将整张脸藏进雪色的长发中,阎魔责怪的话卡在了嘴边又咽了回去。她皱皱眉,修长的手指扣着案桌,“好了,此事已经明了。鬼使白的假期可以批准……”

“谢阎魔大人。”鬼使黑道谢异常迅速,一面抓住鬼使白的手准备转身出门,回家好好休息,筹划着给他的月白喝点汤吃点肉补点维生素。

“等等。”阎魔招招手,判官拦在两人的面前,阎魔点着鬼使黑颇有些咬牙切齿说道:“鬼使黑,你替鬼使白做事,这是分内之事。另外,此事是你们去给晴明兼职打工造成的,日后就不要去……”

“阎魔大人,这个,我们和晴明已经签过契约,不帮他打架是不行的……”鬼使黑为难道。

“谈条件?”阎魔的手指扣着案桌,目光幽深:“也罢,既然不愿毁约,也不能落下冥府的任务,那要如何?”

“日后一定努力工作绝不懈怠……”鬼使黑总算收起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正儿八经地发誓。

阎魔看向鬼使白,笑着摇摇头,“不如,让孩子也留在阎罗殿里吧。阎罗殿也冷清太久了。”

鬼使黑和鬼使白面面相觑,“阎魔大人……”

“就这么定了!”阎魔大人拍拍手,“年末事多,都散了吧,给我好好干活!”

 

“月白,这下你可以好好休息了。让你休息一下真是不容易,还得感谢这次‘意外’。”鬼使黑跟在鬼使白半步之后,陪着鬼使白在三途川岸边慢慢散步回家。

三途川的河水在血色的残阳映照下泛着猩红的波澜,阴冷潮湿的风从耳边呼啸而过,撩起鬼使白雪白的长发,柔软的发丝从鬼使黑的指缝中缓缓淌过,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这条狭窄的路,鬼使白走过无数漫长的岁月,冥府的阴冷狭窄,恐怖冷漠都在这条路上一一展现。曾经这条路让他极其厌恶,恨不能快点,再快点,离开河水里惊心动魄的尖叫,忽略掉岸边凄厉的哭号,忘记阴风里的悲叹和遗憾。如今,他慢慢走着,看见三途川岸边开满了火红的彼岸花,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沉稳,带着令人安心的力量。

鬼使白仰了仰头,他能感觉到自己的长发在鬼使黑的指尖刹那的凝滞。他悄悄勾起嘴角,有些坏心地放缓脚步。

世界上确实有很多巧合,但是对看遍人世悲欢六道轮回的鬼使而言,没有什么是巧合和意外,只有命中注定的因果。同样,今天的结果,并不是如他之前所言的“意外”。

那天,他们也是走这条路回家。

漆黑的夜色,哭号尖叫的三途川,他扶着和酒吞童子拼酒拼到醉倒的鬼使黑,心里还惦记着没有写完的工作报告。今天鬼使黑的样子,肯定是没办法写工作报告了。

鬼使黑喝醉了之后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话唠,絮絮叨叨地说着他和弟弟之间的往事。他们为了躲避父母的暴打而离家出走,在森林里度过两天一夜,最后还是被父母捉了回去。他偷偷在外面做工给他弟弟买的糖果,却被村里的小孩给抢走了。虽然他把那群孩子都揍了一顿,但是糖只剩下一颗,弟弟硬要和他分着吃。

“月白,月白……”鬼使黑一直叫着他弟弟的名字。

他的弟弟是月白,会和他下河摸鱼,一起躲在床底下逃避酗酒父亲暴打,也会给他写信谎称一切都好。然而,鬼使白对这些全然陌生,他仿佛听着另一个人的故事,却被人当成这个人。

鬼使黑眼眸深沉,映出鬼使白的样貌,“月白,我会保护你的。”

“为什么?”鬼使白躲开鬼使黑令人窒息的凝视,赌气地和醉酒的鬼使黑胡搅蛮缠起来。

“因为你是我弟弟。”

“我不是。”

“你是。”

“我忘记了,所有都忘记了。”

“我记得,你是月白,我的弟弟。”

“我不是月白。”

“我会保护你。”

我也不想当月白,不想当你的弟弟,也不需要保护。鬼使白感觉自己心里有一个声音将要从燃烧的怒火中嘶吼出来。他们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他们一起出任务,他们也经历过命悬一线和危机重重。鬼使黑用黑镰作自己坚强的后盾,他也同样用招魂幡冲锋在前,他们的合作天衣无缝。他们的回忆也很多,不需要添加那些他根本不知道的所谓的过去。

没有过去,重新开始,不好吗?

鬼使黑囿于过去的记忆,始终把他当做需要照顾的弟弟。那样无微不至的照顾,让鬼使白既幸福又难过。他沉溺鬼使黑的宠爱中,却无法克制地想要更多。贪婪和得寸进尺,是所有人都无法克服的弱点,连鬼也不例外。

他把已经睡过去的鬼使黑放在软榻上,替他脱衣除袜。结实的肌肉从黑色的衣服中剥落而出,精悍的躯体蕴含着无穷的力量。他沿着锁骨抚摸而下,停在了鬼使黑胸前巨大的伤疤上。

那是鬼使黑临死前的标记,是他亲手把胸口的长矛拔出来,那是他第一次见到鬼使黑的时候。

他轻抚着那个伤痕,微微一笑,下定了决心。


P.S. 一点废话:

1. 我寮斗鸡场之王魅妖小白真的很厉害呢

2. 13号要出小小黑小小白,晴明阿爸有一种当奶奶的错觉

3. 写三途川那里满脑子都是BLEACH里流魄街78区恋次和露琪亚捉鱼的场景

4. 又见13号星期五,好想写赤安,秀一巨巨快点给透子解释清楚啊

5. 谢谢大家厚爱,三天之内涨了这么多粉真的让我这个老透明受宠若惊,我会继续努力的!

评论 ( 6 )
热度 ( 1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