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产假(5)

【避雷指南】

  1. 黑白cp,微酒茨,阎判
  2. 含怀孕生子
  3. 私设如山
  4. 中短篇,争取日更

指路:产假(1) 产假(2) 产假(3) 产假(4)

祝大家食用愉快!

第五章 往事

纸页缓缓摊开,一个探头探脑的影子从纸页钻出来,盯着青行灯看了半天,从上到下,从下到上,冒出了一句话:“真丑啊。”

对女人和女妖的两句禁语都是一样的,决不能说胖,更不能说丑。青行灯瞬间感受到阎魔满满的恶意,紧皱眉头指着影子说道:“这什么东西?”

“那是鬼使黑小时候。”阎魔不动声色地欣赏着青行灯快被这个一直说着丑的小屁孩气炸的表情,从早上见到青行灯开始的憋屈逐渐消散,她想她终于能够有一秒原谅鬼使黑在背后喊她老太婆了。

在青行灯准备开大招吸魂的前一秒,阎魔这才慢条斯理地解释道:“这是鬼使白的记忆。鬼使黑第一次见到刚出生的鬼使白时说的话。”

皱皱巴巴的婴儿被随意扔在床角的一堆破棉絮中,通红的双眸,白色的头发,就是他的原罪。黑羽听闻父母的争吵,特地跑来看看所谓的灾星是个什么样子。不得不说,他有些失望,大人们口中可以毁天灭地的怪物竟然皱皱巴巴,软软绵绵,毫无防备睡在襁褓中,仿佛下一秒就要咽气。他很快失去耐心,忍不住伸出手指戳了戳婴儿的脸颊,小婴儿张开嘴要含住他的手指,吓得他立刻又收手,转眼却发现这小东西连牙都没有。他发觉有趣,坏心眼地反复逗了几次,终于把小东西给逗哭了。和其他的孩子不同,他的哭声很细小很微弱,可能因为出生开始就没有得到良好的照料,也可能是已经敏感意识到自己不见容于人世,连哭声都小心翼翼。

小东西被逗哭了,哭了,哭了,怎么办,黑羽很慌张。在他贫乏的人生经历当中,只有村口二大爷的婆娘会养这么小的孩子,还养了一串。他仔细回忆了一下,似乎只要抱起他们,摇晃一下,就能制止哭声。他尝试地抱起这个小东西,怀里的婴儿小小的,软绵绵的,柔若无骨,仿佛轻轻碰一下就会化作一团羽毛消失在空气当中。黑羽不敢摇晃,不敢动,像被施了定身术一样僵硬笔直地站着。怀里的小东西因为位置的变化而停住了哭声,瞪大眼睛看着黑羽,突然破涕为笑。小小的手挥舞在半空中,最终抓住黑羽垂下的辫梢。

黑羽愣愣地看着怀中的小婴儿,他的笑容天真而纯粹,是世间的所有污秽和邪恶都不能侵蚀的美好,如同明月清辉一般。为什么会是怪物?为什么会带来灾祸?为什么要遗弃他?

黑羽小心翼翼地抱紧怀中的婴儿,轻声说道:“我是黑羽,你的哥哥。”

“以后,你就叫月白吧。”

纸页篇篇翻过,鬼使黑从当年的小屁孩一路成长为如今的好战分子,从一开始只能用身体护着鬼使白,到后来一人揍翻四五个,干掉一个还能开始新回合,战斗力与日俱增,几近破表。可是,世间的事情往往不能尽如人意,再强的力量也绕不过命途无常。

“月白,你为什么不走?!”

“没有人拖住他们,谁也走不了。”

“笨蛋!大不了又被抓回去,你不能留下!”

“他们已经追上来了。你杀了村里的人,他们不会放过你。”

“他们该死!妄想用你献祭!老子让他们自己去求告神明!”

“你先走,等风波平息之后,我再找机会和你会合。”

“月白!”

“哥哥,再见……”

月白之后的记忆混乱而短暂,几页之后书页间的微光熄灭。阎魔合上档案,将它送回虚空当中。


P.S. 一点废话:

1. 新番外里小黑教小小黑说话,可见带娃经验还是比较丰富的啊。

2. 今天的曲目是:浮游梦,看APH的时候非常喜欢这首歌。不知为什么觉得非常适合写往事,无论是亚洲组的往事也好,黑白的往事也好。

3. 我不喜欢深夜写文啊每次拖到这个点我真的很无奈啊。

4. 产粮会出奇迹吗?求小小黑和小小白!

5. 鞠躬感谢大家的喜欢!(づ ̄ 3 ̄)づ

评论 ( 7 )
热度 ( 1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