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产假(8)

【避雷指南】

  1. 黑白cp,微酒茨,阎判
  2. 含怀孕生子
  3. 私设如山
  4. 中短篇,争取日更

指路:产假(1) 产假(2) 产假(3) 产假(4) 产假(5) 产假(6) 产假(7)

祝大家食用愉快!


第七章 酒不醉人人自醉

酒至半酣,席间诸妖怪已经喝得东倒西歪,主位上酒吞童子和阎魔酒量惊人,依旧在暗暗较劲,默默拼酒。一旁的判官早已不胜酒力,斜依桌案休息,眼前碍事的白布被掀了起来,温柔迷蒙的目光直直地落在阎魔身上。

阎魔一年里多数时间都放在逗弄判官这件事上,而今天却只关注眼前的美酒,杯盏中摇晃的陈酿映出她的样貌,虽然表面上未见岁月的刻痕,但眼眸里早已是沧桑之色。阎魔摇了摇头,漫长岁月都坦然而过,如今自己竟也开始有了患得患失之心,曾经只觉得让冰山开口就很有趣,现在也隐隐期待自己百年的努力有所回应。

比起喝酒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阎魔,酒吞可是清醒得多,可谓眼光六路耳听八方,“茨木他不见了。”

阎魔抬眼看了下空着的座位:“鬼使黑拉着他出去喝酒了。他缠着你,你不高兴。不缠着你,你也不高兴。真是难伺候啊。”酒后吐真言,阎魔话也变多了,话里话外,说着茨木,却觉得自己也是这般。不过啊,判官还是比酒吞好多了,判官只是木了点。

“切,本大爷只是担心朋友的安危。”酒吞猛灌了一碗酒。

“放心,阎罗殿里的大小妖怪都吃不了他。”阎魔打了个哈欠。

“鬼使黑找他做什么?”酒吞非常非常的清醒,全阎罗殿最清醒没有之一。

“应该是他找鬼使黑吧……”阎魔蓦地住口,不经意地把话题带了回来,“毕竟暗恋很折磨人,想找个人倾诉。”

“呵,暗恋……”酒吞又灌了一碗酒,“他,暗恋,谁?”

噼里啪啦,阎魔没撑住,一时手滑,摔了手中的杯盏,撞上了案桌上的杯盘,多米诺骨牌一般倒了个彻底。

“阎魔大人,您没事吧。”醉酒的判官如弹簧一般坐起来,眼疾手快地扶住阎魔,贴心地递上纸巾。

“没事没事。”就是小心肝跳得有点快。

“哈哈哈哈,喝这么点就醉了。阎魔,你也不能当本大爷的酒伴了。”

阎魔擦拭着身上的污渍,不稀罕当你的酒伴,你这辈子就和你的葫芦酒待在一起吧。

越喝越清醒的酒吞又绕回了方才的话题,通过线索的整理,得出了一个结论:“茨木,喜欢鬼使黑?”

“……”一旁听了半天壁角的青行灯只能在心中喊道:邪教啊。

“哈哈哈哈哈!”阎魔终于维持不住高冷的仪范,笑得快要昏过去了。

“他们不合适。”酒吞眉头紧皱,颇为忧愁。

“那怎么办?”阎魔两手一摊,表示自己也不能插手属下的恋爱。

“你觉得他和谁合适?”青行灯凑过来,提问出其不意,角度刁钻。

“当然是当本大爷……”酒吞不假思索地说,可眼见面前两人古古怪怪又饱含期待的神色,他赶紧把话补充完整:“当本大爷的小弟!”

“哦——”

“哦——”

“小弟啊……”

“明白了呢……”

青行灯与阎魔相视一笑,“喝酒喝酒!”

 

坐在廊外的茨木童子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被鬼使黑嘲笑是弱不禁风的娇小姐。心情不虞的茨木懒得和这个挂着欠揍笑容的人说话,专注喝酒,只差溺死在酒坛里。

“你把我叫出来又一言不发。”鬼使黑打了个哈欠,“月白还在家里等我呢,先回了。”

“孟婆的药这么管用?”茨木放下杯盏。

鬼使黑点头,眉目间掩不住的笑意,拍拍茨木的肩膀:“怎么,你也想试一试?”

“滚……”茨木眉宇间正气凌然,话却有气无力。

“哈哈哈,我去帮你说,孟婆还能给你开个友情价。”鬼使黑颇有洞察力看破茨木的羞涩,揽着茨木肩膀贴心大哥般说道。

“下药这么下作……鬼使白居然没和你闹翻?”茨木皱着眉头,用空荡荡的衣袖给了鬼使黑一记重击。

鬼使黑闪身躲开,盘腿坐在茨木旁边,转身倒了一碗酒,一轮明月从层叠的屋檐上缓缓升起,洒下满院清辉,“你们认为鬼使白是个怎样的人?”

“柔……”茨木及时收回柔弱两个字,他暂时不想和弟控起冲突,换了个措辞,“是个温柔有礼的人。”

鬼使黑呷了口酒,微微一笑:“他是个冷静缜密的人。”


一点废话:

1. 今天在广场舞曲魔音穿耳之下,没有办法写鬼使兄弟的过去了。太喜庆了,我担心一不小心写成鬼使二人转。

2. 连抽了三天兔子,兔子是在向我抗议没有戏份吗?

3. 恋爱白痴酒吞有没有很眼熟?我最近补柯南补太多了。

4. 感谢大家的厚爱!么么哒!ლ(°◕‵ƹ′◕ლ)

评论 ( 3 )
热度 ( 9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