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产假(13)[完结]

【避雷指南】

  1. 黑白cp,微酒茨,阎判

  2. 含怀孕生子

  3. 私设如山

  4. 中短篇,完结倒计时,一

指路:产假(1) 产假(2) 产假(3) 产假(4) 产假(5) 产假(6) 产假(7) 产假(8) 产假(9) 产假(10) 产假(11) 产假(12)

祝大家食用愉快!

第九章 彼岸

鬼使白咳着咳着竟流下了眼泪,鬼使黑在一旁心疼极了,一面手忙脚乱地递着手帕,一面在心里抽自己好几个耳光,叫你废话多,得瑟出问题了吧。

“别哭了,别哭了……”鬼使黑还和以前一样,对哭泣的小崽子毫无办法,思来想去,似乎只有当年的方法甚是奏效。他上前轻轻拥住鬼使白,像从前一样,轻缓地拍着他的背,“别哭了,哥哥在这里,月白,哥哥在这里……”

鬼使白微微颤抖了一下,伸手环抱住鬼使黑。鬼使黑楞了一下,在鬼使白背后的手由轻拍变为了轻抚,顺着鬼使白如丝缎一般的头发缓缓而下。

“哥……哥……”鬼使白的声音很轻,轻得像一阵风一片羽,却撩得鬼使黑心弦大颤。鬼使黑一手揽住鬼使白的腰,一手撩起鬼使白的长发,狠狠地嗅着,属于月白清冷的香气充斥鼻端,让人愈发蠢蠢欲动。

“怎么想到要叫哥哥了?嗯?”鬼使黑声音低哑,不停地吻着鬼使白的长发,还没有丧失最后一丝理智。鬼使白从来不肯叫他哥哥,意乱情迷之际会叫他黑,但是无论怎么诱哄,都不会开口叫他哥哥。

“我记起来了……”鬼使白的泪水落在鬼使黑的肩膀上,浸透了他黑红色的衣服。

“月白!你记起来了!让我看看……”

“别……”鬼使白抱得很紧,汲取着鬼使黑身上的热量。他记起来,他曾经有多想念鬼使黑的怀抱,后悔过无数次不曾向他撒娇,让黑羽再抱他一次,哪怕只有最后一次。

“哥哥……”鬼使白把头埋进了鬼使黑的颈窝,温暖的气息在颈侧萦绕不散。

鬼使黑清心寡欲好几个月,焦枯已久的干草偶遇火星,旋即发展为燎原大火,将鬼使黑从头烧到尾。他揽住鬼使白放倒在榻上,双手撑在鬼使白头侧,仔细端详着他。鬼使白失去记忆,不再像从前那样粘着自己,不再像以前一样依靠自己,偶尔才会流露出真实的情绪很快又冰封回鬼使的冷漠当中。如今这双眼眸中清晰地映出自己的身影,带着许久不见的缱绻柔情,几欲将人溺毙其中。

鬼使白仰躺着盯着上方一脸怔愣的鬼使黑。他几乎没有认真地看过如今的鬼使黑,起初是觉得麻烦,这个男人从来到冥府第一天就缠上了自己,硬是住进了他家,时不时还讲一些令人摸不到头脑的话。后来,是他害羞,这个男人看向自己的眼神里烈焰一般的深情,灼烧着他,让他的心中始终翻涌着甜蜜和苦涩。记忆回归,鬼使黑和当年的黑羽一样,满心满眼只有自己。

鬼使白伸出双手,轻轻扯掉了鬼使黑的腰带。上衣松开,露出鬼使黑一身精悍的肌肉,以及胸口那个硕大丑陋的伤疤。鬼使白轻柔地抚过伤疤,心疼地想着,死亡虽然能够带走许多东西,但是有些创伤却是永远都无法抹去。

鬼使黑像一头被摸顺毛的温顺大犬,幸福地享受着鬼使白柔嫩小手拂过的感觉。早知道伤疤能带来这种福利,鬼使黑当年打仗可能会更不要命一些。

沿着腰侧斑驳的伤痕往下,鬼使白突然咬着嘴唇,停手了。

“诶,别停啊。”鬼使黑的声音愈发沙哑低沉,他捉住鬼使白的手,在脸侧蹭了蹭。鬼使白脸上泪痕未干,眼角嫣红一片,侧过头不肯看他。从脖子到耳后的新粉色蔓延至雪色的浴袍里面,诱惑着人将那层雪衣剥离,品尝香甜的美味。

鬼使黑没有犹豫,立刻付诸行动。

疾风骤雨的吻落在耳畔颈侧,鬼使白稍微推拒了一下,也就随他去了。

这不就是他想要的吗?

他被抓住之后,父母惧怕黑羽有朝一日会回来报复,不敢再将他送去祭神。转而将他献给爱好男风,手段酷烈的贵族家。

被关在黄金囚笼里的他,所思所想,竟全是关于黑羽的。不知道哥哥有没有顺利地逃掉,不知道他过得如何,不知道……哥哥是否还记得我?

他知道即将而来的命运,他又想起曾经那个懵懂而甜美的迷梦。小白团子其实想要一辈子都粘在黑龙身边,哪里都不去,无论做什么都好。世人待他们兄弟俩何其冰冷,唯一的温暖皆来自彼此。既然如此,那些世俗的目光和规定又能对他起什么作用,他喜欢黑羽,他爱他。

如果有来生,他多么希望能与黑羽重逢,永生永世不再分离。

哥哥,我爱你。

他看见自己满头鲜血的蜷缩在笼子的一角,脸上居然带着微笑。

他轻飘飘地荡在空中,饶有兴趣地看着贵族家的仆从惊慌失措地向他家大人禀报这起意外。

“别看了,你已经死了。“

“我知道。”

“你是我见过最冷静的新鬼。我欣赏你,愿意为你实现一个未了的心愿。”

“可以杀人吗?”

“可以。但是一命换一命,只能是一个人。”

“好。”

“答应得这么轻易,我还有附加条件呢。”

“无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是我不够努力吗?嗯?”鬼使黑咬着鬼使白的耳垂,含糊不清地问道。刚才开始鬼使白就处于一种迷离的状态,鬼使黑猛得一动,铺天盖地的存在感覆盖了那段陈旧的血色回忆。

“啊~~鬼使黑……你轻点……”鬼使白喘着粗气,“还有……孩子……”

“可是你不专心啊。”鬼使黑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刚才在想什么?”

“没什么……”

“嗯?”

“啊~~~想你!在想你!”

“哦,还是什么都不想比较乖。”

“啊~~~~鬼使黑~~~”

“叫哥哥!”

“不……啊~~哥、哥……”

 

“莹草啊,这都进去多久了,怎么还没有出来?”

“他妈的,拉屎都要过段时间,何况生孩子!鬼使黑你给我起开!每十分钟就来问一次烦不烦!”莹草怒爆粗口。

“茨木,你说会不会有危险?”

“姑获鸟,你觉得呢?”

“刚才樱花妖的表情不太对,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阎魔大人冷冷地看着鬼使黑像无头苍蝇一样满院子乱转,感觉一阵头昏眼花,“判官,你去把山童或者雪女请来。”

好下属就是从不问为什么和怎么办,“遵命,阎魔大人。”

片刻之后,院子里终于清静了。被冻成一坨大冰块并且满头冒星星的鬼使黑被放置在院子里僻静的角落里,众人安闲地等待着婴儿的第一声啼哭。

一阵清脆的笑声从里面传来,木门拉开,樱花妖和桃花妖怀里各抱了一个小婴儿,一个笑得很甜,另一个闭着眼睛,面无表情。

“两个孩子都不肯哭。大的这个一逗就笑。”樱花妖逗了逗黑发的小婴儿,小婴儿发出一连串银铃般的笑声。

“唉,小的这个比较严肃。”姑获鸟凑了过来,拿出一大堆玩具逗他,白发的小婴儿冷漠地看了一眼,又闭上眼睛睡觉了。

“鬼使黑呢?”屋里传来鬼使白虚弱的声音。

“月白!我!在!这!里!”鬼使黑解封后激动地大叫,三步并作两步响应召唤。

“我突然想睡觉了!”看着精神过于亢奋的鬼使黑,鬼使白求助地望向阎魔大人。

“酒吞,茨木,我们和这个新晋傻爸爸去庆祝一下吧。”

酒吞和茨木一边一个架着鬼使黑从房间里出来,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去喝酒了。

鬼使白微笑地看着睡着在他身边的孩子们,心中温情无限。

 

[全文完]


后记:

2017年第一篇完结的文献给鬼使黑白,感谢小天使们的鼓励和评论,每一个都是支撑我日更的动力。这也是我第一次在lofter上写文,能够在这里遇见大家,真的非常幸运,非常幸福。

肝阴阳师的日子其实不算长,我的基友朋友小伙伴都已经是60级大佬了,我还在40级徘徊。小白是最初抽到的几个sr之一,当时我非得一塌糊涂,唯一的输出只有姑姑而已。虽然热门评价里全是对他的失望之词,却始终舍不得把小白喂掉。没有运气,只能靠勤奋,我于是踏上了挤黑车的艰苦道路。肝了八只小黑终于毕业,几乎热泪盈眶,从此对小黑另眼相待。毕竟,其他都是抽的,只有他是肝的,是阿妈天道酬勤的成果。

关于黑白的故事酝酿了很久,希望交代他们的前世,希望让他们能够互通心意,希望通过他们展现平安京里各种各样的式神的故事。这次的故事尽力去表达这些,但还是有很多不够满意的地方。可能每次写文都是这样吧,最满意的文永远都是下一篇。

下一篇故事应该会在年后开,主题是赤安,在我去年最忙乱最灰暗最心灰意冷的时候,是阴阳师里的式神们让我暂时逃离了现实世界的种种纷扰,也是赤安的各位产粮大大带来了无尽的爱和糖,非常非常幸福,非常非常感谢。

马上就要过年啦,提前祝各位小天使们春节快乐!万事如意!鸡年大吉!


评论 ( 13 )
热度 ( 14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