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旧时光(1)

【避雷指南】

  1. 赤安cp,微量警校组
  2. 私设含有
  3. 中篇,争取日更

祝大家食用愉快!


 第一章 红线或蓝线

“哟。”伊达航叼着牙签,懒散地朝来人打招呼。

松田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手臂圈住伊达航的脖子:“臭小子,一年不见长本事了,对学长都敢吆喝。”

伊达航抓住松田的手臂,试图一个过肩摔把松田阵平摔翻在地。松田手上力量毫不松懈,腿上向着伊达航的关节施力。毫不意外,两人同时摔向地面,接着在草坪上扭打成一团。

“一年过去,毫无进步。”松田闪过伊达航的拳头,评价说道。

“你倒是退步了,排爆服穿太多次,已经忘记怎么活动了吧。”伊达回击道,抬手架住松田的手刀。

“你还是打不赢降谷吧。”松田变掌为拳,袭向腹部,一针见血地说道。

伊达航侧身避过,朝着松田面门狠击一拳,可惜拳风未至,半路上却被人喊停。

“伊达,长官找你。”

“好!”伊达航光速从草坪上窜了起来,迅速整理皱巴巴的制服,摘下头发上沾的草叶,立正站直,“去哪里?”

“骗你的。”降谷零微笑道。

“你!”

“不过,校庆典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哦。”

“今年又要表演?”松田拍拍身上沾的草叶灰尘,扶了扶墨镜,目光却落在降谷零抱着的一堆方盒子上。每年校庆的惯例节目都是让在校学生们表演一下所学科目,给在场的校友们和社会各界的来宾观看。校友们观看的时候总能回忆起当年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警校生岁月,长官撕心裂肺的怒吼仿佛还在耳边,被体能训练和成绩单追逐的日子一瞬间又回到眼前。

从前还在台上表演的松田阵平和荻原研二,这次也成为了台下看表演的人。不过,当他的目光从那堆方盒子上逡巡几番之后,他还是有些技痒:“新的模拟炸弹?”

“嗯,新定制的,为了跟上犯罪分子的步伐。”降谷回应道,颇为善解人意地拿出了一个给摩拳擦掌的松田看看。

“有趣。”松田端详片刻,唇角勾出一抹笑容,“荻原,快来看,那群老家伙居然还有点本事。”

拿了好几瓶饮料的荻原闻声从远处跑过来,把手中的饮料随手扔给松田,接过模拟炸弹仔细看了看,“真的有点意思。这种炸弹你要花多长时间?”

“只要三分钟。”三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嗯?伊达,不错啊。”荻原慈爱地拍了拍伊达航的肩膀,“只要三分钟。”

伊达航有苦说不出,他只是随口学了一句松田的口头禅而已。

“要不,我们拆一个试试?”松田终于说出自己心里的真实诉求,“看看伊达航的进步。”

喂喂,松田学长,你手痒了,别拖我下水啊,“那个,这些都是要上台表演用的道具,拆了一个不好交代。”

“没关系,我多拿了几个做备用,有备无患。”降谷笑道。

伊达航对降谷零怒目而视,怎么有这种拆台的队友。

“干得不错,降谷。”松田又拿了一个模拟炸弹,拿在手上仔细瞧,“不如,我们比赛一场。看看伊达航是不是能在三分钟内拆完。”

伊达航此时欲哭无泪。

“我和伊达一起吧。”降谷零及时伸出援助之手,伊达航转悲为喜。

“二对一,这可不公平。”荻原摇头道,“我申请加入松田的小组。”

“喂喂喂……”你们两个拆弹精英能给小学弟一点活路吗?!

“那么开始吧。”答案是,不能。荻原和松田已经一头扎进了拆弹的活动当中了。

三分钟后闹钟如期响起,两组人面面相觑,可惜都没能在三分钟时间里拆弹成功。

“剩两根线。”荻原说道。

“好巧,我们也剩下两根。”伊达航有些得意地回答道,现在这局面可谓是平手。

“红线。”松田说道。

“蓝线。”降谷说道。

“荻原,你说呢?”

“红线。”

“蓝线,我站降谷这边。”伊达航迅速说道。

降谷试图说服松田,松田试图说服降谷。

“要不,一起剪,立刻分胜负。”伊达航有点头疼。

两个人的目光投射过来,分明写着不负责任不求甚解八个大字。

“唉……啊!绿川学长!学长!快过来!帮帮忙!”伊达航拉着一脸迷茫的绿川跑来,“请你做一个公正的裁决。”

“红线,还是蓝线?”

绿川对着四个人期待的眼光,实在无法推辞,天知道他对拆弹并不算在行。

降谷对他微微一笑,朝他做了个口型。

“蓝线吧。”他拿起剪刀,朝着降谷笑道:“Zero,我们的生命可都交给你了。”


一点废话:

1. 履行诺言来开坑~~

2. 苏哥还没有名字, 我只能自己瞎编了, 求苏哥赐我一目连哥哥!

3. 故事大纲写于低潮期,可能是一个含刀的故事


评论 ( 2 )
热度 ( 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