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旧时光(2)

【避雷指南】

  1. 赤安cp,微量警校组
  2. 私设如山,时间线为来叶山之后到绯色之前
  3. 中篇,争取日更

 指路:旧时光(1)

祝大家食用愉快!


第二章 昨日之梦

“等等……”降谷心中突然闪过一丝不确定,试图伸手去阻止他们。四个人的身影倏忽间却变得浅淡,像是云雾构成的画面,他无论如何努力都抓不住。

“Zero,就交给你了。”他们朝着降谷微笑,轻轻地挥挥手。

降谷眼睁睁地看着剪刀干脆地落下,进而是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和致人眼盲的光芒,他们的身影在爆炸中急速地四分五裂。

“不——”波本从床上弹了起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浑身的冷汗浸湿白色棉质的睡衣,金色的发丝不听话地粘在额上。他揉了揉太阳穴,在浓稠的黑暗中摸索片刻,翻出了枕边的手机。在手机的冷光映照下,原本巧克力色的健康肤色都带上了病态的惨白,眼睛下方的黑眼圈愈发明显。

凌晨4:35,他只睡了两个小时。刚才那个太过清晰的梦让他睡意全无,索性翻身下床。赤脚落在冰凉的地板上,寒意从脚心窜上大脑,激得人愈发清醒。从卧室到厨房的一段路,他已经把心思收拢整顿,从警校生降谷零重新回到了组织成员波本。

拉开橱柜,波本的手指在罐装黑咖啡那里停顿片刻,转而取下一旁的矿泉水。他随手将切片面包塞进面包机,平底锅里的煎蛋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两片培根在它旁边逐渐卷曲,温度融化的油脂缓缓浸透煎蛋的底层,煎出一层金黄的底座。叮,两片面包裹着刚出炉的热气和麦香冒出了头。手法熟练地在生菜上淋上蛋黄酱,切好摆盘,层叠的食材哪怕只是看着都让人垂涎。波本把喝空的矿泉水瓶扔进垃圾桶,散发着香气的三明治被留在厨房里,一口未动。

书房里的电脑依旧开着,那段已经播过无数遍的短片还在不断重复着播放。波本换了身衣服,坐回电脑前,对着这段短片一桢一桢地仔细研究。事实上,这段短片他已经研究了三天,像素不太高,声音也不清晰,夹杂着山风呼号,配以昏暗到模糊的背景,图像中只有一个男人的身影。对话,中枪,镜头被鲜血溅湿,所有的对话他都倒背如流,甚至连那个男人的细微表情都记得一清二楚。

一定还有什么漏掉了,他用鼠标放大那个男人胸前的伤口。

透过镜头看到那个男人倒在汽车座椅上。

冲天的火光燃烧蔓延至镜头这端,他感到眼睛有些刺痛。

不可能,那个男人绝不可能死。

楼下传来V-Rod的轰鸣声打断了他的思路,他合上电脑,习惯性地清空桌上所有的东西,走向玄关。

 

正要抬手敲门的女人止住了动作,赞赏地笑道:“很敏锐啊,波本。”

“早安,贝尔摩德。”波本绅士地伸手接过她的外套。

“是够早的。”贝尔摩德抬腕展示了一下手表,“6:00整,一个女人的美容觉被你毁了。”

“早起的鸟儿才有虫吃。”波本笑道。

“呵,早起鸟。”贝尔摩德扫了波本一眼,“或许该称为猫头鹰。”

波本随手从书架上拿了一副平光眼镜,配上那一脸温和的微笑,还以为是邻居家刚上大学的大哥哥,温柔地拉开座椅,“请坐。”

可惜,贝尔摩德并不是那种规矩的客人,一个一个房间打量过去,“哟,衣柜和我差不多大啊,波本。”

“……”

“收拾这么干净,你有洁癖吗?”

“……强迫症。”

“三明治看上去不错,你要留给谁吗?”

“……留给你的。”

“真是体贴的好男人。”贝尔摩德端着三明治,终于安分地坐下了。

两个人兜着圈子说话,从天气很好说到新开的餐馆,又聊起了今年的流行色和复古风潮。

“说吧,什么事?”贝尔摩德优雅地擦了擦手,她对三明治非常满意,总算将话题从波本的衣柜拉回到正题。

“我怀疑,赤井秀一没死。”波本盯着她说道。

“这不可能。”贝尔摩德点了一支烟, “琴酒监视基尔做的,琴酒的眼睛里容不下沙子。”她缓缓吐出一缕青烟,“而且,怀疑,可是需要证据的。”

波本笑着摊手,“没有证据,只是直觉。”

“直觉?”贝尔摩德眯起眼睛,“因为那个FBI而睡不着觉的直觉?”

这话可不好接,波本果断转移话题:“我是为了追查Sherry。”

“追查Sherry?”贝尔摩德挑起眉毛。

“那人号称是银色子弹,如果银色子弹消失,那么其他人不足为惧,整个行动自然顺利。”

“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惜命。”贝尔摩德嘲讽道。

“我可不像琴酒,喜欢硬碰硬。”波本笑了笑。

贝尔摩德立马联想到琴酒脸上的那道伤痕,会意地笑了,笑容很快又收束回来:“不过,这依旧不是实话。”

波本举起手,“果然瞒不过你。”

贝尔摩德把手中的香烟按灭在烟灰缸里,准备听一听这次又是什么说辞。

“以那个FBI的狡猾程度,我不相信琴酒能杀了他。”波本露出一丝嘲讽的冷笑,“毕竟,琴酒带着他那群酒囊饭袋总是被人耍得团团转。”

贝尔摩德倒是很认可这点,不过耍得琴酒团团转的并不是号称银色子弹的赤井秀一,而是另有其人。不过,让波本误以为是赤井秀一也好,她的银色子弹可以藏得更深一些。

“只有我才能杀了他。”波本咬牙切齿地说。

“男人们的意气之争,我可不想参与。”贝尔摩德欣赏着自己新换的亮绿色指甲油。

“Boss已经允许了。”

“那你大可以去找其他人。”

“不需要你参与,只想请你帮个忙而已。你的易容术无人能及。”

“易容?”贝尔摩德重新将视线转回了波本。

波本露出一副神秘的笑容:“把我易容成赤井秀一。”


一点废话:

1. 透哥的衣服常换常新,衣柜一定很大!真的很想吃透哥做的三明治啊!

2. 苏哥被设定为透子的学长,因为他和透子不可能是同年加入组织(会引起巨大的怀疑),所以应该在透子之前或之后加入。想想苏哥这么一个暖心大哥哥的形象,据说柯南里年纪稍大就会有胡子的设定,决定私设为学长了。


评论 ( 2 )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