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王杰希】真实如海(二十四)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王杰希

2. 现代灵异

3. 不好意思,接下来两周要出趟远门,先在这里向大家请个假。


指路: 目录 

前文:(二十三) 蛊惑


(二十四)消失

黄少天一下子抱着被子坐了起来,被子上还残留着喻文州清冷的气息。夜风吹起白色薄纱窗帘,如同暗夜中飘动的鬼魅一般。卧室的门半开,透出客厅里的暖光,隐隐约约能够听到从厨房里传来的细碎声响,伴着从门缝里钻进来食物的香气。

黄少天放开被子,将自己摊开,重新跌回床上。夏夜的凉风吹散室内的暧昧气息,将他的思路从下午那场意乱情迷之中拖出来,重新把自己塞回去的线头又找了出来。他不喜欢糊里糊涂的感觉,无论前方等待着他的是什么,他都希望是一个清晰可见的,足以让他想出办法解决。

他搜索过自己的记忆,尽管他对自己大学时代的印象不太深刻,但也没有发现过关于喻文州的任何片段。如果喻文州真的是常常出现在图书馆中,他至少会有一面之缘,多看几次难道不会对某个人有印象吗?除非,喻文州能看见他,而他却看不见喻文州。

更可疑的是,喻文州曾经说过自己的年龄,与黄少天相差太多。黄少天悚然意识到,事实上,那本日记上没有写年份,只有日期而已。

黄少天感觉有点冷,他克制不住在心里构想了一个关于喻文州的故事:一个困居于G大图书馆里的旧魂灵,又或许是图书馆里天长日久生长出来的灵物或是别的什么不太科学又不被人所知的精怪。这就可以解释喻文州冰凉的体质,神奇的能力,冻龄的外表和家里面奇怪的摆件。然后,大约像所有精怪故事一样,他爱上了一个人类,四处寻找他,最后和他在一起了。

目前看来是一个美满的故事结尾,黄少天却总觉得有点惴惴不安,在他所知的故事当中,无论是精怪还是魂灵,他们逗留在人间都需要付出代价。他莫名其妙地回想起医院里的那一夜,他曾经看到过半边身体白骨化的喻文州。在这个瞬间,黄少天突然觉得,他看到的不是幻觉,那可能就是喻文州付出的代价,又或许是他从来不曾长好过那部分身体。

“少天?你醒了?”喻文州推开门,轻声问道。他走近床边才发现黄少天已经醒了,正躺在床上发呆。

“少天,起来吃点东西吧。”喻文州说道,冰凉的手握住了黄少天。

“哦哦哦,好的!”黄少天一下子跳了起来,“对了,吃什么?”

“生滚鱼片粥。”

“这不就是我第一次跑来你家的时候吃的吗?好久没吃还有点想念呢。”

“是啊,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上一次是少天第一次来我家,这一次是少天决定留在我家了。”喻文州拉着他的手没有放开,卧室里没有开灯,只有客厅里的灯光透过来,喻文州的眼睛像暗夜的星星一般亮晶晶的,闪烁着愉快的光芒。

黄少天突然梗住了,想到他之前的猜测感到一阵难受,他反手握住喻文州的手,用手指在他的掌心摩挲,停了半晌才开口说道:“纪念日就吃这个也太寒酸了吧。”

喻文州笑了,他亲昵把额头贴在黄少天的额头上,另一只手暧昧地揉着黄少天的腰,“这只是最适合今天的选项,之后山珍海味可以补回来。”

“那我就勉为其难地相信了。”黄少天用额发蹭了蹭喻文州,从床上起来,奔着香喷喷的夜宵而去。

黄少天的情绪不对,喻文州感觉得到,他坐在床边,将刚才握住黄少天的手虚握,空荡荡的手心里似乎还残留着之前的温度,又像是永远也抓握不住一般。

那天之后黄少天就正式住进了喻文州家里,其实生活和之前他们没什么太大区别,毕竟他们之前除了没睡在一张床上,大部分时候都是黏在一起的。只是最近黄少天的粉丝们发现黄少天的直播中经常会出现一个帅哥,时而只是路过,时而会端茶倒水,一时之间两个人的互动甚至比黄少天的直播内容更让人感兴趣。

黄少天对此只能甜蜜地烦恼着,因为这又为他提升了一波曝光率,但是一想到不是因为他的直播内容,又感觉有点不爽。喻文州倒是很懂得他这种纠结隐秘的小心思,之后总是很小心地避开。

每一天的日子没有什么不同,又每时每刻都像咕嘟着一杯温暖的糖水,明明没什么特别的事情,两个人凑在一起做什么都感觉很舒服,哪怕只是在下雨天一起窝在沙发上看乌云,发散思维说着一些无聊的话。

幸福的日子仿佛是偷来的,越幸福越让人忐忑,黄少天表面上大大咧咧开开心心,内心总是担心喻文州会消失,像所有不幸的精怪故事一样。

尤其是他最近总是会在午夜接到一个对方从来不说话的电话。

而且,每次他接到电话,从深度睡眠中惊醒过来,他的枕边总是空的。

午夜,喻文州总是不在。虽然他会很快回来,有各种各样的理由解释,比如他去喝水了,再比如说他只是去洗手间。次数多了,黄少天也不想追根究底,他会假装熟睡,等一阵子喻文州就会回来,之后他又会进入深度睡眠。

但是,打电话的那个人显然不是这么想的。午夜铃响,黄少天再次被惊醒,和之前每一次一样,喻文州依旧没在。黄少天睁着眼睛躺在床上,想着自己应不应该与喻文州摊牌,告诉他,所有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如果你能告诉我,说不定我能帮忙。

喻文州会怎么回答?会不会像传说故事中那样,一旦戳穿谜底,就会彻底消失不见?

没有答案,房间里的闹钟滴滴答答地走着,时间流逝的声音在寂静的深夜里格外清晰,又格外让人焦躁。

黄少天看了看时间,已经一个小时了,喻文州却还没回来。

正当他拿不定主意,是不是要去找一找喻文州,电话铃声适时地打断他的思考,递给他一个选项。

“喂——”黄少天接起电话。

“……”电话那头一如往常沉默。

“王杰希,你不要装神弄鬼了。”黄少天说道。

“你猜到了。”王杰希答道。

“从快递开始就猜到了。”黄少天用肩膀夹着手机,腾出手来换衣服,“我想了半天,似乎只有你会一直针对文州,你一直表现出来也是这样,我敏锐的直觉从未错过。”

“……”电话那头的王杰希似乎被这句话噎住了,“我没事为什么要针对喻文州?”

“大概,你想当法海。”

王杰希似乎轻笑了一声,“那么,你们两个谁是白娘子?”

“文州?”黄少天小声说道,“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你明知道文州可能是精怪,居然还送给我玉佛,简直是居心叵测,用心险恶。幸好文州没事,我觉得文州法术比你高不少,王大师你还是死心吧。”

“……”王杰希没有回应。

“怎么了,老王?老王?老王!怎么不说话了?没想到我已经猜到了吧。你们都是瞒不过我的,尤其是你那点拙劣的小伎俩。”

“是啊,没想到。”王杰希停顿片刻,似乎在电话那头思考什么,“但你并不知道喻文州究竟是什么人。”

“……”是的,黄少天不知道,他只有一个大致的猜测而已。

片刻的沉默形同默认,王杰希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他接着说道:“你想去亲眼看看吗?”

黄少天犹豫一秒,下定决心:“好。”

 

凌晨的G市街道空空荡荡,全然没有白日的喧嚣,昏黄的路灯无精打采地亮着,王杰希开着车,黄少天抱着手臂坐在副驾,夜风从车窗缝隙中前仆后继灌进来,呼号的风声驱散了车内的沉默。

“这条路是去公墓的。”黄少天瞄了一眼路边一闪而过的路牌,绿色的路牌在白色车灯照耀之下反射着惨白的光芒。

“没错。”王杰希似乎不想多说什么。

“所以,文州是鬼,还是幽灵什么的?”黄少天问道。

“差不多。”王杰希点点头

“他……葬在公墓里……”

“不是。”王杰希的手轻轻敲着方向盘,似乎在思考怎么解释,“他为了维持自己在现实世界的存在,需要与更多的魂灵达成契约。”

汽车拐进一条乡村小路,路边高大的树木影影幢幢,惨白的明月孤悬树梢。路况不好,坑坑洼洼,汽车一直在颠簸,最终王杰希一脚急刹停在陵园门口。王杰希指了一条上山的小路,没有从正门进去。用他的话说,这种怪力乱神的事情,都必须走旁门左道。

他们悄无声息地穿行于一排排墓碑间,一排排定格的时间和凝固的生命与他们擦肩而过,墓碑上的照片似乎都盯着这两个深夜造访的不速之客。

很快,王杰希向黄少天打了个手势,示意他停下来。事实上,即使没有王杰希的手势,黄少天也会停下来。喻文州正站在遥远的道路尽头,层层叠叠的墓碑之间,他穿着白衬衫和西裤,和普通上班族没什么区别,如果他身边没有环绕着众多黑色的影子一般的东西。与恐怖电影完全不同,没有令人头疼的尖叫,也没有五毛或是一块钱声光电俱全的特效。远处的那个角落像是被隔离于世界之外的寂静之地,在静默之中的战斗,唯有黑色和血色交错出现。

黄少天感觉自己胃里一阵痉挛,说不清是因为刚才路况太糟,还是心疼喻文州。

这就是所谓滞留世间的代价。

“魂灵不该在世间久居。”王杰希轻声说道。

“有什么办法可以帮他吗?”黄少天闭上眼睛。

“应该让魂灵回到他们应该归去的地方,重入轮回,重新开始。”王杰希转过头看向黄少天。

重入轮回,但当他再次回到世间的时候,黄少天或许已经垂垂老矣,或许也已经迈入轮回,在兜兜转转的时空中再也不相见。他们好不容易才找回错失的时间,又要在时间的洪流当中失之交臂,“没有其他办法了吗?那错失的时间又该怎么办?”

“违背规律,强留在世间,本来就已经错了,难道还要一错再错吗?”王杰希紧盯着黄少天,言辞凛冽地说道:“再拖下去,他迟早会完全消失,甚至连错失的时间都不会再有。”

黄少天如被一锤闷击,远处无声的战斗尚在持续,他喃喃自语,“完全消失……那该怎样把他送回……轮回当中……”

王杰希垂下眼睛,“我可以帮他,但是需要你的配合。”

“怎么配合?”

“我需要他展现出完整的状态,这样才可能完整地收服。你愿意作为诱饵吗?我想,如果你遇到危险的话,他一定会不顾一切。”

“我愿意。”

“很好。”王杰希露出微笑。

黄少天对这一天的最后印象就止于王杰希的笑容。 


谢谢观赏,请移步:(二十五)


一点废话:

第二部分至此全部结束,第三部分开始就是解密单元了!我终于写到这里了!真是激动人心!完结指日可待!终于要开始疯狂把埋的伏笔都挖出来晒了!太爽!


评论 ( 35 )
热度 ( 19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