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王杰希】真实如海(二十五)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王杰希

2. 现代灵异

3. 还是决定在去意大利之前更一章


指路: 目录 

前文:(二十四) 消失


(二十五)利刃

黄少天睁开眼睛,第一眼正看见喻文州家诡异的大橱柜,他试图站起来,才发现自己被绑在椅子上,绑住他的绳子质地很是奇怪,看似透明又似有色彩在其中流淌。他环顾四周,喻文州家的布置已经变了,客厅里的单人沙发,茶几等等全都不见,原本隐藏在沙发和茶几之下的地毯终于露出自己的本来面目,一缕缕金色的丝线构成结构复杂的几何图案。黄少天的视线越过地毯,落在背对他站在窗前的人影上。

“王杰希!这是怎么回事?”黄少天使劲地挣了挣,绳子不紧不松,却恰到好处将他束缚在椅子上,“你知道吗,你这是绑架!绑架!快给我解开!还有,为什么在喻文州的家里?你怎么能到他家里?哪里来的钥匙?文州呢?文州呢?”

王杰希有些头疼地转过头,“我们之前说好的,要引诱喻文州来的。”

“……”黄少天回忆起他和王杰希在墓地里的约定,以及他们这么做的目的,为了将喻文州送入轮回中。他突然不想说话了,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堪称复杂而两难的选择,那么眼前的情境一定会是其中之一:是大公无私地放手,让所有一切都回到它们应当的位置上,所谓尘归尘土归土,之后忍受将灵魂撕裂一半之后的孤寂和疼痛;又或是自私自利将喻文州留下来,此后日日夜夜都在担心某一日他会永远消失,懊悔自己让喻文州从此丧失转世轮回的机会。

咚,咚,咚,轻柔的敲门声打破一室的沉默,房间里的两个人各怀心思地看向门口。

门开了,刘小别和许斌一前一后引着喻文州走了进来。喻文州依旧穿着在墓地时的衣服,白衬衫,黑西裤,如同一个普通的上班族,经历了一整天疲惫工作之后回到家,这才发现家里被一群不速之客占领。喻文州的眼神在触到黄少天身上时有一瞬间的惊愕,在上下打量之后似乎确认黄少天无恙,他平静地环顾着已经面目全非的家庭布置,最后面对王杰希微微一笑。

黄少天内心如水沸油煎,他如同悬挂在危崖之上的蜜滴,一旦摘取就万劫不复,但是蜜滴依旧有可能发出示警,在一切都还没发生的时候。他张了张口,正准备说话,却发现喻文州有意无意地递了一个眼神给他,他有一瞬间的晃神,而下一秒喻文州已经与王杰希开始了令他惊讶的对话。

“没想到你能突破我家的门禁。”喻文州笑道。

“你对黄少天是不设防的。”王杰希抱着手臂说道。

喻文州点点头,他闲适地向前走了几步,似乎在审视家里的变化,“没错,我对少天是不设防的。我只是没想到,本以为我们是下围棋,最后却下成了跳棋。但胜负又不是以闯进另一个人的家里而决定的。”

黄少天不知道喻文州这句话戳到了对方什么痛点,只见王杰希皱了皱眉头,许斌一把拉住准备冲上去给喻文州一拳的刘小别。

半晌,王杰希平静地承认道:“因为你家的阵法还是完好的,而我家的阵法已经被你破坏了大半,以你的一条腿为代价。”

“那个阵法真的是天才之作。”喻文州不在意王杰希最后一句的讽刺,坦率地称赞道,“以《心经》所述的颠倒梦想为灵感,将魂灵内心深处的执念具象化,引导他们在虚幻的场景中完成未竟的心愿,无有挂碍,无有恐怖,从此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如此,重入轮回的旧魂灵可以减少前世的业债,在下一世活得更加顺遂……”

“你既然知道……”刘小别忍不住打断道。

喻文州看向刘小别,眼眸深沉,“但是,魔术师太着急了,他不该这么早就对少天下手。我只是帮了少天一把而已。”

“你……”刘小别生气地说道,却被王杰希打断了,“从破阵开始,你就试图将疑点引向我。在医院的时候还利用刘小别对卢瀚文的了解,进一步加深这个怀疑。”

“遗憾的是,我所做的一切,效果似乎并不好。在设伏的成本上,我远不及你。你给少天的玉佛是一个灵力充沛却完全不加禁制的上等法器,以此为引,医院周围的大鬼小鬼厉鬼都会蜂拥而至。你知道我一定会出手帮少天,你也知道道家法器对我会造成影响。自医院电梯故障之后,所有疑点都指向了我。”喻文州说道。

“我只是展示出了真相。”王杰希说道。

“匿名信和匿名电话吗?”喻文州笑道,“我很好奇那些照片是从哪里找来的?”

“监控视频而已。”

“好吧。”喻文州点头回应,“每一步都增加了对我的怀疑。最后一步就是带着少天前往墓地,亲眼见证一只鬼的诞生。”

“不错。”

“所以,最近G市的灵异事件突然呈现爆炸性增长。”

“只是做了一点微小的贡献。”

喻文州叹了一口气,“我只有一点想不明白,你是如何说服少天的。他不是一个会甘愿自缚的人,任何人和任何事都不能束缚他。”

王杰希用大小眼审视着喻文州,而后缓慢地说道:“你不是想不明白,而是不愿意想。你知道是因为什么,不过是医院电梯故障那夜的翻版,易地而处,依旧是同样的选择。”

“既然你知道原因,还是执意要这么做吗?”喻文州问道。

“喻文州!你是想毁约吗?”刘小别叫道。

“喻总,我们之前签过合同,是有法律效应的。”许斌慢条斯理地说道,“而且,我们这件事不只是牵扯到蓝雨和微草,还有双方委托人的利益。喻总,生意是生意,感情是感情。我们虽然能够理解,但是在工作上面还是马虎不得。”

王杰希抱着手臂,一步不退。

双方僵持片刻,喻文州的眼神扫过房间中的每一个人,以一对三,纵使喻文州气场强硬,也难以让对方屈服,最后喻文州退了一步,“愿赌服输。”

“等等,你们在说什么?什么合同?什么赌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黄少天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王杰希没有回答,他看向喻文州,“我要开始了。”

或许是第一次,喻文州身上褪去往日惯有的温柔和笑意,整个人散发出冷冽的寒意。有那么一瞬间,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一缕极其强烈的情绪,混杂着沉痛和懊悔,求而不得与无可奈何,满溢的情感突破理智的防线铺天盖地而来,又如同撞上防波堤的潮汐一般粉身碎骨。

情绪和理智在某个瞬间短暂交锋又转瞬消失无踪,喻文州点点头,身侧紧握的拳头松开又握紧,他避开黄少天探问的视线,后退半步,“您请。”

“他会回来的。”王杰希安慰道,“以更好的面目。”

喻文州摇摇头,不知是在否认他会回来的事实,还是在遗憾即使回来也已经错过的时间。

或许是不想让人更加痛苦,王杰希出手如电,下一刻他空着的右手中出现一柄长剑,地毯上编织的金线发出灿烂夺目的金光,一道道金色的光芒构成幕墙,将坐于正中间的黄少天包围在其中。

“王杰希!你要干什么!放开我!”黄少天大吼道。

喻文州闭上眼睛。

王杰希手中的长剑准确地刺入黄少天的左胸。

黄少天的喊声戛然而止,整个房间陷入一片凝滞的沉默,地毯上的光芒逐渐衰减消失,金色幕墙缓缓收回地毯当中,露出了坐在椅子上的黄少天。他震惊地看着自己被一剑贯穿的胸膛,他没有感觉到疼,甚至脑海中还有片刻余裕回想起自己曾经见过这柄长剑。上一次,在那个可能的幻境中,王杰希将同样的长剑从卢瀚文母亲的胸口拔出,然后提着这柄长剑向卢瀚文追去。

可是,面对此情此景,王杰希似乎也很意外,他惊讶地看着近乎于完好无损的黄少天,又将视线转向退至一旁的喻文州。喻文州放于身侧的手终于松开了,他感受到王杰希的视线,朝他微微一笑,温柔和平静又回到他身上。

“怎么回事?”王杰希皱着眉头问道。

“喻文州,你耍诈!”刘小别忍无可忍,他从虚空之中抽出一柄长剑向喻文州劈去。

玻璃炸裂,长剑相击而发出的金属清脆声响,喻文州纹丝不动,甚至连面上的笑意都未曾更改。他身前正站着一名少年,手举长剑,架住了刘小别的攻势。

少年仰头对刘小别露出一个天真纯净又战意凛然的笑容,“前辈,想要对我们队长动手,先过了我这一关吧。”

王杰希看向一旁破碎的橱柜玻璃门,橱柜中的泥娃娃已经不见踪影,他的目光落回手举长剑的少年身上,“卢瀚文?还是说,蓝雨都来了?”

喻文州笑了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高英杰他们现在正守在楼下,为你看阵。既然微草已经全员到齐,蓝雨自然也不可能是我一个人。”他的话音刚落,橱柜中的茶具,骷髅,龟甲和卡诺匹斯罐都纷纷从橱柜的缺口中滚落而下,落在地上化为人形:李远,徐景熙,郑轩和宋晓,他们纷纷站到了喻文州身后。

王杰希的目光扫过蓝雨众人,将他们与传闻一一对号入座:茶具上的乐器和乐谱是李远的八音符代表,灵魂语者藏身于骷髅头之中,龟甲上的四个字想必是郑轩总是挂在嘴上的口头禅,而卡诺匹斯罐中装着的是号称“大心脏”的宋晓。

原本完全不平衡的势力被彻底打破,双方再次回到了同一条起跑线上,面对同样的尚未解决的问题,重新开始新一轮的较量。


谢谢观赏,请移步:(二十六)


一点废话:

终于开始揭秘了,虽然短小但是信息量巨大的一章!其实,很多地方大家已经猜到了!最遗憾的是,没有人猜到蓝雨众人……



评论 ( 57 )
热度 ( 2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