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王杰希】真实如海(二十六)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王杰希

2. 现代灵异

3. 剧情全是胡说八道,请勿考据和对号入座。


指路: 目录 

前文:(二十五) 利刃


(二十六)真实

面对突然出现的蓝雨的众人,王杰希神色平静,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

“看来,在我住院的时候,你已经知道了。”喻文州点点头。

王杰希摇摇头,“没有完全知晓,只是试探了一下。”他环顾一下喻文州的房间,“这个房间里灵力过于分散,我只是隐约有个猜测,至少这个橱柜肯定有问题。”

“所以,你将我的笔记本藏到橱柜下面,稍微用了点手段,引导少天发现橱柜里的诡秘,为你之后对少天的解释增加可信度。”

“看来是成功了。”王杰希笑道。

“很成功。”喻文州坦诚地赞道。

“那么,轮到我提问了,眼下的情况,你是怎么做到的?”王杰希的目光扫过坐在椅子上垂着头研究胸口长剑的黄少天。

“情蛊。”喻文州简洁地回答道。

“原来如此,你将自己一半生命分给了黄少天。”王杰希了然,而后看向喻文州的目光中带着几分叹息,“你明知道这么做没有任何意义。”

喻文州笑了,“只要挡下你的一击,就足以证明它的意义。”

“文州,你把一半的生命分给了我……”黄少天猛地抬起头,眼神里全是被巨大信息量冲击之下茫然,“为什么要这么做?怎么能做到?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是情蛊?是不是虫子……在你做的食物里……”

王杰希果断地打断黄少天的碎碎念,“黄少天,既然命名为‘情蛊’,就不可能像是吃坏肚子一样,随便两个人吃上一两顿饭就行。”

“王杰希!你什么意思?什么意思?”黄少天追问道,陷入深深的思考当中,突然他脸上一红,震惊地抬头看向喻文州。

喻文州朝黄少天露出一个温柔又带有些许歉意的微笑。

王杰希没有理会黄少天的追问,他转向喻文州,问出了他所关心的问题:“这种苗疆特产,你是怎么得到的?”

喻文州微微一笑,“虽然驱魔除灵的门派林立,大家都是竞争关系,但是事实上分布并不是很均匀。西南与华南这么大,说起来却只有百花和蓝雨比较有名,所以我们之间利益冲突没有特别激烈,更多时候是互惠互利的存在。”

喻文州没有说错,自春秋战国时期的道家、阴阳家等历代传承而下,兼有佛教,萨满教等多种宗教信仰的不断加入,大大小小的驱魔除灵门派已经很难细数。但是,国内比较有名的门派还是能够数得上。地处B市的微草是由早年间的钦天监传承下来,一直以来担任着官方信赖的合作伙伴一职。不过,近年来,朝阳区的新兴势力强势崛起,凭借着强悍的经济实力和社会名流的信任,成立了义斩,在京畿之地与微草展开激烈竞争。更何况,北方还不只有微草和义斩,在高铁范围内还有继承了崂山正统的霸图。

江浙沪地区的竞争就更加惨烈,不仅有嘉世,烟雨,呼啸,轮回,还有公认的能力集大成者叶修自立门户建立的兴欣。

相比之下,继承武当一脉的雷霆,终南山下的虚空,以南洋秘术为主的蓝雨,以及神秘莫测闻名的百花,由于远离竞争的热门地带,彼此之间相距甚远,在没有利益冲突的情况下,反而关系更加亲密友好。

事实上,同在南方的蓝雨和百花的关系更为紧密,因为两者修习的术法都与长期以来中原正统的术法截然不同,很多时候甚至被视为异端。蓝雨地处G市,吸纳了大量来自南洋各国的秘术,听说近年来甚至开始融合来自大洋洲和非洲的土著巫术。而百花的风格则更加神秘,百花的势力范围主要在云贵川渝,信仰和民族在这个区域里可谓错综复杂。因此,百花一向有两名主要的掌舵人,一人代表着来自高原的藏传佛教,另一人是代表苗疆的大巫。但这几年,百花的两位掌舵人都先后前往中原地区。

“于锋一年前去了百花,接任了高原一系的职位。”喻文州说道,“大巫则由邹远继承,巫蛊之术一向是由大巫掌握。”

“可我听说,苗疆的情蛊传女不传男。”刘小别忍不住说道,由于百花处于边陲之地,画风又神秘,世人在好奇之余也会滋生出许多猜测。虽然这几年随着张佳乐和孙哲平的科普,大家对百花的了解深入不少,但是固有的神秘印象却很难破除。

“前辈,现在这个年代可是男女平等。”卢瀚文说道,“他们之前还说不传外人呢。”卢瀚文意识到什么,连忙捂住了嘴巴。

喻文州上前揉了揉卢瀚文的头发,“瀚文说得没错,现在是市场经济,我确实是花钱买的。不过只买到了产品,没有买到配方。百花不会把制蛊的方法告知外人。”

王杰希有些遗憾,他不是冥顽不化的中原道术坚持者,正如卢瀚文所言,时代在不断地发展,所有的门派都必须要不断地革新才能跟上这个时代的脚步。

既然已经谈到生意,喻文州不想错过这个机会,他决定开诚布公地与王杰希谈一谈:“当时,蓝雨人文环境咨询公司与中草堂签订的合同是关于驱鬼的,一方驱鬼成功,则委托该公司的房地产公司可以负责本区的拆迁及重建工程。”

“不错。”

“眼下,微草已经尝试过,并且失败了。”喻文州看了看黄少天,黄少天垂着眼睛,看不清表情,“但是,蓝雨愿意向委托人支付违约金。”喻文州的言下之意是将驱鬼成功得利的机会让与微草。

“这么大方?”

“当然是有条件的。”

“黄少天?”

“对,我要带少天离开。”

王杰希皱了皱眉头,“这对你和他都没有好处。”

“但是,对微草有好处。如今北方和东南竞争激烈,微草来到G市,接下这个任务,不就是希望在华南地区开拓新的领域吗?”喻文州停顿片刻,再一次看向黄少天,继续劝说道:“完全不需要执着于少天身上。”

“他是个隐患。”王杰希皱着眉头,压低声音回道。

“这么说,我真的已经死了。”黄少天的声音突兀地插进两个人的对话当中,他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盯着他们,“所以,我根本不会流血,也感觉不到任何疼痛。”

黄少天敏锐地感觉到微草众人突然变得极为戒备,所有人都如同绷紧的弓弦一般,而箭头则指向了他。卢瀚文收起了与刘小别过招的剑,蓝雨一侧虽然没有明显的动作,但是也远不如刚才听老大与微草掌门唇枪舌战那般轻松。

“你们说的驱鬼,就是指的我吧。”黄少天从众人的表情中得到了确切的答案,但是新的问题又来了,他摇着头,试图从记忆深处将那些失落的环节翻找出来,却发现这些关键问题的答案全是一片空白:“我是什么时候死的?三个月之前?在你们来之前?又是怎么死的?”

王杰希看向喻文州,喻文州的目光在黄少天脸上辗转描摹,眸光缱绻又哀伤,他轻声说道:“不,少天,已经十年了……”

十年来,槐树街4号院三单元已经是远近闻名的鬼屋,能搬走的人基本都搬走了。在房屋凶名尚未传出去的时候,许多房子被飞速地转手交易,几易其主。但是,即使地处市中心的繁华地段,交通便捷,生活方便,房价低廉,这个区域的房屋凶名依旧随着不断地易主而声名远播,最终房子卖不出去了,被套牢的业主们只好将房子以低价租给一些刚来本地人生地不熟又不明真相的租客。

然而,没有什么租客内心强大到在闹鬼的屋子里住上两三个月,他们无不见过走廊里晃荡的黑影,听过深夜里饮泣的鬼哭,甚至还看过水管里流出的猩红血水。于是,租客们如潮水而来,又如潮水般迅速退去,只有凶名越发显盛。许多业主们心灰意冷,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全当是在动荡不安的股市当中买了一支坏股。

但是,只要有无与伦比的利益,资本总是无惧任何危险的。城市在不断扩张,地价与房价携手飞涨,这块市中心的地盘像是一块只能看却不能吃的肥肉,引诱着资本向它下手。终于,有地产公司出手了,他们请来了驱魔除妖的大师为这栋建筑作法。但是,作法之后,在开工的时候依旧遭遇困难,驾驶拆除器械的工人不是上吐下泻就是高烧住院,最终计划只能搁置。

此后,无数的地产公司都做出了尝试,请来的大师手段越来越多,手法越来越狠辣,而鬼屋中的妖怪反击起来也越来越狠厉。一开始只是趁着黑夜将他们随意扔了出去,后来则是以各种极其不体面的方式被扔了出去,有时候是直接少了裤子,有时候是浑身的衣服被划为细条和破布。后来,随着双方的斗法逐渐深入,大师们身上开始出现了种种诡谲的刀痕。最后,在一个几乎吓疯了的大师的陈述中,厉鬼的面目第一次有了清晰的形象:一个手持利刃的青年,神出鬼没,手法凌厉,出手如电。

槐树街的厉鬼在击败无数驱魔大师之后,终于有了自己的名号:妖刀。一时之间,其凶名愈发赫赫,没有实力或者实力微弱的驱魔大师都对他敬而远之,而财力不甚雄厚的地产公司也请不起真正的大师,于是槐树街进入了一段相对平静的时期。

不过,资本不可能永远等待下去,G市的发展越发迅速,地产大佬A公司和B公司在G市展开激烈竞争,最终同时着眼于市中心这块黄金地带。不过,他们的竞争事实上如同隔靴搔痒,如果不将槐树街的厉鬼降服,再多的投资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于是,出身于京畿之地的A公司委托了官方信赖的微草,而来自香港的B公司则选择了在华南地区声名显赫的蓝雨。

资本的竞争最终成为了两个驱魔除妖的名门之间的战争。

只是,这场战争中,不仅A公司与B公司有自己的小心思,蓝雨与微草也各有所愿。微草意图通过这场竞争的胜利打入华南地区,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缓解在中原地区日渐逼仄的生存空间。

王杰希原以为蓝雨的策略应当与微草差不多,只不过蓝雨作为本地的龙头老大,恐怕是要竭力阻止微草将手伸进他们的地盘。

但是,现在看来,喻文州恐怕是另有打算。 


谢谢观赏,请移步: (二十七)


一点废话:

1. 实在抱歉,更新又拖了这么久。

2. 其他故事都是开篇解释世界设定,我这个逗比居然快结尾才开始解释世界设定……


评论 ( 45 )
热度 ( 19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