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王杰希】真实如海(二十七)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王杰希

2. 现代灵异

3. 剧情全是胡说八道,请勿考据和对号入座。


指路: 目录 

前文:(二十六) 真实


(二十七)知情

“喻文州,你陷得太深了。”王杰希似乎明白喻文州的做法,但他不能明白这背后的原因。

“不,您不了解。”喻文州摇了摇头,眼神明亮而温柔,如天上星辰揉碎在深海中:“十年来,我一直等着这一天。”

王杰希确实不了解喻文州,在这一点上他们都没有欺骗黄少天,在G市的麦当劳里是他第一次面对面见到传说中智计百出的蓝雨总裁。与盛传的腹黑形象相比,真实的喻文州显得更加坦荡,却又更加捉摸不透,可能并不是喻文州刻意隐瞒或是故意设下陷阱,只是他的思路与众不同,选择达到目标的方式也往往出人意料。

比如,现在,王杰希不知道喻文州耗费十年时间完成了一个怎样的庞大计划,又想要达成什么目的。

“关于术法,我是半路出家。”喻文州仰起头,“原本,我准备当一名医生。”

关于这件事,王杰希很清楚,不止他很清楚,而是所有人都听说过这位蓝雨总裁的传奇经历,甚至直到今日还激励着无数无甚天赋又半路出家的修习者勇攀高峰。而他们最终是否能达到喻文州的高度,却是存疑的。

因为,对于修习术法而言,最好的开始时间是卢瀚文这个年龄,如果说灵力是如流水一般,那身体就是它的容器。在卢瀚文这个年龄,灵力可以与身体一同成长,不至于过多,也不至于过少。同时,这个年龄正是能看得懂典籍,记忆力也好得足以将它们都记下来。而大部分的业界天才也是在这个年纪初露锋芒。

与喻文州恰恰相反,王杰希最初即以天才之名为人周知,并在年纪极轻的时候就接任微草的掌门人之位,成为门派的核心人物。在王杰希出任掌门的时候,喻文州还是一个与任何术法都毫无关系的普通医学生。

传奇故事的开端,有人说是一个天地为之变色的暴风雨夜,也有人说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大晴天。喻文州现在已经不记得那天是个什么天气,他当时满脑子里都装着刚背下来的蓝雨和魏琛的资料,未敢分出半点心思去关心其他事情。

那年他22岁,即使魏琛为人颇为灵活变通,从不为陈规旧俗所束缚,但是基于现实的考量,魏琛当时已经拒绝了两次他拜师的请求。第一次是在邮件里以一种委婉而正式的口吻罗列出一系列令人难以辩驳的理由,从措辞上让喻文州之后怀疑是由方世镜代笔;第二次则是颇有魏琛风格的在电话里直截了当拒绝了。

或许是喻文州的执着最终打动了魏琛,又或许魏琛只是想面对面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彻底死心,他同意给喻文州第三次机会。这场改变喻文州命运的面试地点定在维港附近的一个长凳上,两个人各拿了一杯咖啡随意地闲聊。这个基本称不上地点的选择,只是因为魏琛想要在三两句话内给这位倔强的小伙子解释清楚,比如说喻文州没有任何术法根基,是一个普通人,甚至可能连通灵的能力都欠奉;再比如说,他的年龄已经不适合从头开始,身体与灵力不匹配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又或者更现实一些,通灵者并不比医生赚得多,但是危险性远比医生要大得多,这笔买卖划不来。

传言中说是喻文州向魏琛展露了自己非凡的能力,让魏琛起了惜才之心,将他收为关门弟子。但事实上,喻文州只是告诉魏琛自己能看到那只试图从海里爬到岸上的水鬼,最基本的通灵能力是不缺的,以及他愿意承担所有的危险,无论是身体与灵力的不匹配,还是日后可能遇到的妖魔鬼怪。

而更多的细节属于蓝雨的秘密,不能外传。喻文州知道蓝雨的术法实际与南洋的炼鬼之术类似,但是以活人驭鬼难免付出代价,这种代价就是自己的寿命。在外人看来,魏琛正值盛年,但事实上魏琛知道自己必须尽快找到出路。彼时,叶修正好向魏琛抛来橄榄枝,有叶修这样能力集大成的天才帮忙,说不定事情会有转机。但是,与此同时,魏琛也放不下蓝雨,蓝雨当时几乎是靠他和方世镜两个人支撑起来,但是他们年龄相仿,面对的问题也是相似的。所以,魏琛才会四处物色足以继承蓝雨的徒弟,但是这种人并不是想找就能一下子找到的。

但是,这些事情,魏琛从未向方世镜以外的人透露过,喻文州却轻而易举地点破他的窘境,又以极其诚恳甚至虔诚的态度承诺会继承蓝雨并将之发扬光大。这番话让魏琛重新审视和评估起眼前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也许不属于传统意义上有资质的通灵者,有通灵能力的人或许有很多,但有聪明缜密的头脑和敏锐的观察力的人,却是与通灵天才一样难得。事实上,他对这个年轻人有点好奇,像喻文州这样的人完全不需要勉强自己走上这么一条根本不适合他的道路。

魏琛决定给喻文州一次机会,让他讲一讲自己为什么一定要当通灵师。

喻文州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一半,他的初选通过了,现在轮到他提交动机信了。他犹豫了片刻,决定对魏琛实话实说:他的心上人在一次事故中意外身亡,当他去他家凭吊的时候,意外地听说了闹鬼的事情,并亲眼看见了心上人的亡灵。

“所以呢?你想要超度他?”魏琛伸了个懒腰,随手将喝空的咖啡杯抛进远处的垃圾桶。喻文州的理由虽然有些出人意料,故事也很动人,但是这些都不能打动蓝雨的掌门人魏琛。

“不,我想留下他。我听说蓝雨的秘术,可以将亡灵永远地留在世间。这就是我选择蓝雨的原因。我愿意尽最大努力继承蓝雨的所有术法。”喻文州目光灼灼地看向魏琛。

魏琛对蓝雨的感情很深,也以蓝雨的术法为骄傲,虽然许多人认为蓝雨总是在做违背天意的事情,尘归尘土归土,人生活于世间,而亡灵们则应该去阴间,等待重入轮回,再来人间。但魏琛不在乎其他人的评价,他认可自己的做法,认为它们是极有价值的。

魏琛审视着喻文州,他对上喻文州极为坚定又坚持的眼神,意识到眼前这个年轻人或许正是他一直在寻找的人选。蓝雨在挑选人才方面与魏琛为人的风格类似,灵活变通而不拘一格,陈规与传统在魏琛这里并不是选拔的标准,姿态是否优美也无关紧要,关键是要能达成目的:继承蓝雨的术法,并将之发扬光大。

喻文州或许没有像王杰希那样的天赋,但是努力和坚持被发挥到极致的力量是不可小觑的,更何况这还是一个十分聪明敏锐的年轻人。魏琛甚至有些期待看到这个年轻人的成长,说不定有一天他能够在与王杰希的对阵中不落下风。

以这样的心态,魏琛在之后的三年里倾尽全力培养喻文州,并在不得不离开的时候将他托付给了方世镜。不过,两年后,方世镜也不得不去寻找解救自身问题的方法。蓝雨的重任终于落在了喻文州的肩上。

喻文州没有辜负魏琛和方世镜的期待,在接下来的五年里将蓝雨发展成为华南地区声名赫赫的驱魔除妖的门派。喻文州对蓝雨的发展尽心竭力,魏琛当然非常高兴,他还曾调侃过喻文州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给他瞎编了一个痴情又苦情的故事。

喻文州只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显然,这个痴情又苦情的故事,王杰希他们都没有听过,也从来不知道蓝雨的掌门人是因为这样一个理由走上了如今的道路。

“在我大学快毕业的时候,我其实已经决定回国。不过,遗憾的是,没有等我收拾好行李,就听到了一个噩耗。”时隔多年,最深的伤说出口也是极其平淡的,只有曾日日夜夜咀嚼过这种痛苦的人才会明白其中的苦涩,喻文州甚至还露出了一个寡淡的微笑,仿佛从经年的苦涩中终于品尝到了一丝自嘲的甜味,“刚听到消息的时候,很绝望,很懊悔,完全不知所措。一个人跑去海边待了一整夜,第二天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竟然连嗓子都哭哑了。可能是海浪的声音太吵了吧。”

“后来,我回国了,曾经以为这件事情永无转圜余地。不过,幸好,事情还不算太糟。”

“你发现黄少天变成地缚灵了。”王杰希说道。

“一开始只是听到了传闻,我来了几次,什么都没有看到。那时候,我很羡慕你们这样的天生通灵者,这样就不用重金求购牛眼泪了。”

这句话让蓝雨总裁说出来,既让人信服又让人不太舒服,微草那边响起一片嘟嘟囔囔的声音,“你现在能力已经足够了。”

“办法总比问题多,只要还没结束,就永远有机会。”喻文州笑道。

“所以,你选择了蓝雨,为了修习炼鬼的秘术。”王杰希皱了皱眉头,“这十年你都在等待时机?”

“不是,我一直在寻找合适的‘容器’。”喻文州指了指放在橱柜最下边的那柄青铜剑,“为了找它,我花费了很长的时间。”

将亡灵强留在世间,必须要为他们找到能够容纳他们的容器,但这些容器的选择标准又相当苛刻,需要曾经被人使用过,需要有灵力的残留,需要历经时间的打磨,还要与亡灵自身相契合,这样才能让亡灵能够长久的留在世间而不被侵蚀。人世间对于亡灵的侵蚀,不仅仅在于对灵体的侵蚀,更在于对精神的侵蚀,所以容器的选择对于亡灵而言至关重要,那将是它们第二个家。

喻文州的视线越过王杰希,落到他身后的世界地图上。王杰希转过头,看到那幅广袤的世界地图上钉着的一张又一张空白明信片,心下了然。这十年之间,于这一张地图上,喻文州踏足过无数地方,横越过无数次地图中心的那片大洋。

这一次,微草输得心服口服,毕竟是输给了一个布局十年的计划。

只可惜,喻文州有他的计划,他的方案,但他的想法能不能成功还要取决于其他因素。王杰希看向一旁的黄少天,黄少天正盯着那张地图,不知道在想什么。 


谢谢观赏,请移步: (二十八)


一点废话:

1. 进入完结倒计时!最多还有三章!

2. 魏老大也出场了!又揭开了一层伏笔! 


评论 ( 14 )
热度 ( 2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