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王杰希】真实如海(二十八)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王杰希

2. 现代灵异

3. 剧情全是胡说八道,请勿考据和对号入座。


指路: 目录 

前文:(二十七) 知情


(二十八)生死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已经死了。”黄少天转过头,眼神锐利如刀,仿佛要看穿他们所有人试图掩藏的真相。至少,黄少天看出来了,他们并不愿意把所有事情告诉他。或许根本不存在所谓的所有事情,只有他们编造的事实。不管他们出于何种目的这样做,黄少天都有充分的理由怀疑他们,“我依旧需要吃东西,我甚至可以和外卖小哥聊天,我还能够在白天的烈日下出门。”

喻文州家的橘色灯光投射在黄少天身上,在地板上留下一个轮廓清晰的暗影,“你们看,我还有影子。”

王杰希与喻文州交换了一个复杂的眼神,王杰希抱着手臂向后靠向墙壁,显然不准备作出任何解释。得到如此漠然的反馈,似乎在喻文州的意料之中,他从身边找了一把椅子,坐到黄少天的身边,却没有对黄少天身上的绳索做任何处理,他只是有些发愣地盯着黄少天。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那种曾经在喻文州身上一闪而过的孤冷又一次萦绕周身,人世辗转,世事难料,喻文州之前的回答如一口闷钟重重地砸了下来。黄少天心头微颤,他意识到自己漏掉了一些东西,不是吃饭喝水或是和外卖小哥闲聊这样的琐事,而是他的记忆。喻文州背负着十年辗转尘世的记忆,而他的过去却如指间流沙一般,每一次抓握都只剩下零星的片段。

喻文州清冷温柔的声音近乎低语一般问道:“少天,你还记得你的父母吗?”

“他们,过世了。”黄少天的记忆里没有父母,他理所当然的这样认为。

“伯父伯母现在很好,他们经常提起你。”喻文州低下头,握住黄少天的手,“他们一直舍不得卖这里的房子,他们总说你还在这里。”

“我……不记得了……”黄少天轻声说道,“我不记得自己大学究竟学的是什么专业,不记得自己是否毕业,不记得自己的同学,甚至连自己的年龄都记不清了……我只记得这间房子。”

“少天,你家其实是住在二楼。”喻文州的声音轻得飘忽,但奇怪的是,黄少天依旧听得清清楚楚。

“这样啊……”黄少天喃喃自语道。

“那个你特别不喜欢的屋顶,是你最后的……”葬身之地,喻文州说不出来,即使他曾经去那里看过无数次。

大火与浓烟突然掀开记忆的天花板,与惨叫、灼热一起扑面而来,黄少天像一个局外人一样看着一个年轻人箭步窜上楼,挨家挨户地疯狂敲门,他的身影在烈火中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屋顶的房间中。

“他们都活下来了,很感谢你。”喻文州垂下头,用额头紧贴着黄少天的手。

“文州……”黄少天感到手背上传来一片温热的湿意。

黄少天反手握住喻文州的手,他突然明了喻文州所说的世事难料背后悲意:并不是所有事情都遵循着因果和逻辑,它们可能只是突如其来,可能只是未曾想到,却能够在一夜之间让所有的预想和计划付之东流。生活的重锤,从不会因为漂亮完美的计划而放松力度,也不会因虔诚或善意而网开一面。

只是,他不曾想到,死亡于他而言是最大的休止符,真正改变的却是喻文州的人生轨迹。

他握紧喻文州的手,仿佛要把错过的时光都抓回来。他感受到手心中的颤抖,而后渐渐平缓下来,唯有两人紧贴的掌心,如同将心融化在一起。

“他们亲了吗?”卢瀚文自以为小小声地说道,在沉默的房间里却听得一清二楚。卢瀚文被郑轩拉着背对着黄少天他们,好奇心难以得到满足。

“所以,瀚文是怎么回事?”黄少天当然听到了,他假装没有听到,然后发红的耳朵还是出卖了他。

“你的保护执念过于强烈,变成了地缚灵,这几栋建筑都被置于你的保护之下。周围的许多孤魂野鬼都慢慢聚拢来了。”王杰希冷静地回答道,“你认识的,住在这个院子当中的,所有人,都是鬼。”

“他们聚拢而来,又反向增强了你的能力。”许斌补充道。

“院子里的那些‘人’的消失……”黄少天醒悟过来,对刘小别怒目而视。

刘小别据理力争,“我们只是尽到自己的责任……”

“通过送快递?”黄少天问道。

“是签名。”许斌解释道,“姓名是一个人留在这个世界上最初和最后的印记,他们签下名字,就能方便我们引导他们前往应去的地方。”

“事实上,最关键的不是聚拢而来的鬼怪。”王杰希看向窗外,从喻文州家的窗口看出去,只能看到院子里槐树的茂密枝干,“槐树本就有聚灵的效果。这棵槐树有些年头,也有了灵力。”

王杰希的目光再度落回黄少天身上,“你无意间从这棵槐树上借了灵力,从此不再单纯是只能在夜间行动的亡灵,还是可以行走于日光下的精怪。或者说,你以槐树的灵力重塑了自己的身体,并像常人一样生活。不过,这种重塑毕竟不是真正的身体,还是会有很多问题,所以你选择当个游戏主播还是很明智的,不用过分暴露在日光和人群中。”

第一次在麦当劳与黄少天见面的时候,他和喻文州都大吃一惊,因为他们第一次见到可以在烈日之下行动自如的鬼怪。喻文州当时对黄少天的回护之意已经相当明显,费心心思将整个谈话拖至太阳落山之后,而王杰希却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关窍。

“你们从第一天就全部明白,却什么都不肯告诉我?”黄少天皱着眉头问道。

“你从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这种情况就像是梦游一样,叫醒梦游的人会产生严重的后果。”

“但你现在又说了?”

王杰希没有回答,视线转向正绑着黄少天的绳索,显然把黄少天绑起来让他颇为无所畏惧。

“老王,你这是害怕我吗?”黄少天看看自己身上的绳索,觉得很好笑。

“以防万一。”王杰希没有被挑衅的火气,他冷静地说道,“在世间滞留的亡灵会逐渐丧失心智,他们会渐渐忘记一切,心中只剩下执念,最后会为了心中的执念而不择手段。”

黄少天耸耸肩,不以为然,他虽然忘记了很多事情,但还不至于沦为执念的奴隶。

“黄少天,你还记得我养的那只黑猫吗?”

“记得。”

“黑猫本是辟邪镇宅的,那只黑猫还有几分浅薄的灵力。但它闯进了你的领域内,你在潜意识里认为它是危险的,被激起了凶性。”王杰希一双不平衡的眼睛仿佛具有穿透力,能够洞悉黄少天的所思所想,“你不会记得自己做了什么,被执念操纵的时候是无意识的。当这样的次数越来越多,你就已然沦为执念的奴隶。”

“是这样的吧,妖刀大人。”王杰希朗声说道。

黄少天的眼睛泛起妖异的红色,他紧紧咬着牙,在椅子上剧烈地挣扎起来,而他身上的绳索则越收越紧。

喻文州松开黄少天的手,站到王杰希对面,温和又不容置疑地将话题掉转,“或许,应该先解决我们之间的争议。”

王杰希的目光掠过黄少天,随意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虽然我最终没能当上医生,但我始终认为,在决定治疗方案之前,需要让病人知情同意。”

王杰希挑了挑眉,黄少天眼中的腥红越发浓郁,“我们的病人能否自己做决定,还是个问号。”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将黄少天挡在身后,“我想,这就是蓝雨与微草之间最大的分歧了:亡灵们有没有权利自己做决定,有没有能力做决定?如果没有,那么势必有人需要替亡灵做决定。那么,这个人是站在凡人的立场,还是亡灵的立场?如果让亡灵自己做决定,他们的决定又是否一定会伤害到凡人?又或者,是否存在一个让两者都能接受的双赢决定?”

“喻总确实是医者仁心,可惜的是,人世间甚至连人权的界限和定义都尚未探讨清楚,更遑论要加深一步讨论亡灵的自由平等赋权。我们至少知道,用现有的方式,以微草的方式,一定能够保护G市的人,无论是历史还是经验都将这个结论告诉我们了。”

微草的方式是最传统的方式,确实是最大限度保护了凡人的利益。但是,这一点蓝雨应当是无法赞同的,与其说蓝雨是驾驭亡灵鬼魂,不如说他们是将亡灵鬼魂视为人类的延伸,倾听那些不愿意离开人世的亡灵的心声,与之签订契约,试图找一条能够让双方共处的道路。

但是,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随着亡灵逐渐失去心智,蓝雨的方法所面临的风险越来越大。这种风险不仅仅在于普通人,也在于蓝雨的通灵师们,他们可能会遭到自己订立契约的鬼怪的反噬。这就是王杰希始终认为这件事对喻文州和黄少天都有害的真正原因。

但喻文州肯定不会这么想,王杰希果然看到喻文州摇了摇头,“这个问题可能我们要用一辈子的时间去争论。”

“或者,用实际行动证明。”王杰希说道。

喻文州没有纠结在这个问题上,“但是,眼下,微草的尝试已经失败了。”他看到刘小别似乎又要说他耍诈,喻文州微微一笑,“我希望能采用蓝雨的方式,或者至少是在蓝雨的前提下,我希望让少天知道他将要面对的可能性,希望能够将选择权交予他的手上。”

王杰希欲言又止,喻文州仿佛了解到王杰希心中所想,“我相信他能够做这个决定。”

“如果有任何风险,我愿意一力承担。”喻文州笑着说道,“绝不牵连他人。”

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了吗?即使付出生命的代价?王杰希听出了喻文州的言外之意。 


谢谢观赏,请移步: (二十九)


一点废话:

又揭了一层伏笔!终于揭到了最初的几章,还挺难以想象的,我居然把这么多伏笔藏了好几个月……感谢大家不离不弃!支持我把这个清奇的脑洞填了下来!爱你们(づ ̄3 ̄)づ╭❤~

完结倒计时!2章!

评论 ( 28 )
热度 ( 2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