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王杰希】真实如海(二十九)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王杰希

2. 现代灵异

3. 剧情全是胡说八道,请勿考据和对号入座。


指路: 目录 

前文:(二十八) 生死


(二十九)废墟

王杰希将视线转向坐在椅子上的黄少天,只见黄少天眼底的猩红扩散,透明的绳索四周如同燃烧一般,正冒出一缕一缕的黑色烟气,缠绕纠结,逐渐消失在空气中。王杰希回头看向微草众人,许斌朝他轻轻摇摇头,刘小别显然也是如此想法,他甚至举起右手在自己脖子上划了一下。

眼下这个情况,放纵就意味着死亡,而且不是他们几个的存亡,更可能牵连到周围的居民。

然而,魔术师的心思千万别猜,大约是猜不中的,王杰希朝喻文州点点头,“说明白也好。”隐忧虽大,但王杰希的判断是,喻文州不是一个热衷于冒险的人,他既然提出这样的提案便至少有了八成以上的把握。剩下两成,若是蓝雨失败了,又未尝不是微草的机会。王杰希对微草力挽狂澜的实力同样有着不可动摇的信心。

“多谢。”喻文州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那么您先请吧。”

王杰希也不多谦让,从怀中掏出一张黄符,展示在黄少天面前,“正如喻文州之前所说,净化的阵法你已经经历过一次。正常情况下,应该像是一个甜美的梦境一样,把今生所有的遗憾都完全了结,然后毫无遗憾地投身到下一世的生活中。”

“正常情况?”黄少天嗤笑一声,他忆起那个乱糟糟的夜晚,离甜美和平静显然相距甚远,状似无意地舔了一下自己白森森的虎牙,“老王,你的功力不足啊。”

“当时出现状况,一是因为你和卢瀚文同时进入了只为一个人准备的阵法,出现了一点混乱;二是……”王杰希看向喻文州,“喻总强行突入阵法之中,把你和卢瀚文都抢了出来。”

“所以,那天夜里的喻文州是真的?”这个问题,装在黄少天心里很久了。

“没错,阵法是从你心中投射出来,就像进入镜中世界,所以当回到现实生活中,左右会相反。我想,你是想问这个。”

“不,我想问的是,为什么喻文州会受伤?他不是传说中很厉害的那谁吗?你的阵法不是号称无痛吗?”

“阵法之中,只有活人会受伤。”

“那瀚文的妈妈呢?”

“我们把她送走了。”

“可是,瀚文……”

“我把他留下来了。”喻文州说道。

“是我自己想留下来的。”卢瀚文说道,“黄少,我不想失去回忆。虽然,对于其他人来说,我的回忆有些短,但是那个什么回忆都没有,直接清零,重新开始的男孩,一定不是卢瀚文了。”

“这就是所谓的副作用?”黄少天问道。

“不必带上过去的包袱。”王杰希皱了皱眉,显然不太喜欢副作用这个评价,“每个人都应该如此。”

黄少天眼中的红雾又添了一层,轻声低语道:“只是,会不甘心……”

“喻文州还是会认出你的,因为灵魂的本色不会更改。”王杰希强调道。

黄少天抬起头,周身的黑雾越发浓重,“我知道了。那么,现在,我是不是要听听喻总的方案?”

“少天,那本日记里的所有事情都是真的,是十年前的我写的,每一件事都是我亲身经历过的,没有一句谎言。”喻文州说道。

黄少天楞了一下,没想到喻文州一开口没准备和他说自己的宏伟方案,“那,那又怎样?”

“那天,在阵法之中,最后的那间实验室里的那个人,站在学长旁边的那个人,也是我。”喻文州轻轻掀起袖口,露出一截苍白的手腕,“当时,我还很喜欢晒太阳。”

黄少天仰头看着喻文州,瞪大了眼睛。

王杰希只知道阵法运作如何,然而阵法之中的情形他其实并不知道,所有的情境都应是阵中之人的内心投射。看黄少天震惊的样子,王杰希明白,在那个他没有触及的阵中情境里一定发生过什么事,又或者是在他无法触及的过去曾经发生过某些极具影响力的事情,某些只有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人才知道的事情,如死结一般沉在记忆的深湖中,只等着打捞起来的那一刻可见地动山摇。

“我只是没想到,那个场景才是你的心结。”喻文州的眼神略带茫然,即使到现在,他也不甚明了那个夏日午后的实验室到底有什么值得念念不忘,但他还是毫无保留地坦承道:“我原本的打算是将你留下来,留在我身边,几十年或是几百年光阴说不定也能打动人心。”

喻文州曾经以为黄少天心系于学长,久久徘徊于世间的原因,想必也是如此。他无意强逼黄少天,只是死亡教给他的教训太过深刻,等待与蛰伏未必是应对世间无常的最好办法。这一次,他已不会放弃任何机会,哪怕要用上很多年的时间去换取,哪怕最后还是会失败。

“我走了许多地方,最终找到了最适合少天的剑。”喻文州转向身后的蓝雨众人,“也感谢各位。”

当年魏琛和方世镜将蓝雨交托在喻文州手上,同时也将当时灵力尚且微弱的郑轩等人托付给喻文州。喻文州花费十年时间,在寻找适合黄少天的灵魂容器途中,也费尽心思帮他们找寻更适合的容器。在漫长的旅途当中,他又救下了被道士捉住的李远,以及最近差点重入轮回的卢瀚文。

只是,喻文州很少会向他们说起自己的计划,更鲜少提及自己的心事。直到今天,他们才和王杰希一样窥见了喻文州的想法,他的计划,他的目标。但在此之前,他们已经感受到黄少天对于喻文州的重要意义。

不必喻文州的这声道谢,他们也会一如既往站在喻文州身后,支持他,一如之前十年他们并肩在颠沛流离的旅途中,在危险重重的困境中,面向过无法尽数的妖魔鬼怪,也顽抗过世间公理死亡的召唤。

“我决定了。”黄少天说道,当他再次抬起头的时候,眼底的猩红褪去,依旧是黑白分明的瞳仁,目光清朗,周身环绕的黑烟消隐无踪,声音里一片平静,听不出丝毫波澜。

喻文州与王杰希对视一眼,王杰希摇摇头,他已经猜到了。

“我要留下来。”黄少天说道,“好了,老王,现在可以把绳子解开了。对了,我要怎么钻进这把剑里面?”

王杰希一挥手,绑住黄少天的绳索慢慢变成一团白雾,最终消散在空气当中。

随着绳索的离去,周围的一切都如同疯狂倒带一般,贴在整洁雪白墙面上的世界地图被支支愣愣的墙皮戳破,逐渐剥落下来,露出里层被大火熏烧过后的黑色痕迹,再进一步,露出了墙内带着抹不去黑色灼痕的方砖。玻璃窗上的透明玻璃在阳光下如水滴一般蒸发消失,只留下几片残破的碎玻璃顽强地撑在掉色的金属窗棱上。天花板簌簌地抖落下尘埃,落在喻文州家的单人沙发上,落在雕刻精美的橱柜上,落在漆黑的地板上。砰的一声,郑轩站的地板整个陷了下去,直接砸到了下面一层,声音连绵不绝,一路以不可挽回的形式直坠而下。

“压力山大……”郑轩念了一句,却依旧飘在那个巨大空洞的上方。

十年的迷雾,十年的执念,一夕之间退了个干干净净,露出了十年后的真实模样,是十年无人居住的坍圮。

“真亏你们能住下来……”黄少天站起来,看着褪去所有伪饰的房间。

“之前一直靠你的执念维持着。”王杰希说道,而王杰希没有说的是,他和喻文州久修通灵之术,一直以来都是见到最真实的面目,虚幻的美好与现实的酷烈自始至终都在他们眼前。

“文州,所以,接下来我要怎么做?”黄少天缓步向喻文州走去。

“黄少,喻队会说一句咒语,你只要说我愿意就可以达成契约了。”卢瀚文说道。

“好……”黄少天话音未落,房间四角突然腾起一片淡蓝色的火焰,火势来得既猛且烈,顷刻间就席卷整个房间。黄少天在转瞬之间已经移动到喻文州身前,方才已经褪去的猩红已经在眼睛中彻底蔓延开来,整个包裹在一团黑雾当中,如炮弹一般将喻文州死死压在墙上。

周围人一片惊呼,试图营救喻文州,却发现被蓝色火墙完全隔绝在外。

“我还是喜欢这种自由……”黄少天说道。

“我知道。”

“你一点都不意外?”

“能用十年的执念撑起一整栋建筑物,是不会轻易屈服的。”

“你准备怎么办?”

“陪你一起。”

“……你刚才不是和蓝雨那群人道谢,而是道别!”

“是。”

“我有个问题……”

“我想问问……”

两个人同时说话又同时沉默下来,“喻文州,你想问什么?”

“为什么是那个实验室?”

周围蓝色的火焰跳动着映在黄少天通红的眼中,喻文州仿佛透过这双眼睛看到了十年前的最后时刻。

“死亡来临的时候,其实没什么感觉。”黄少天笑道,“只是有点遗憾。”

尝试过失败了,是失落;而没有尝试过,甚至连面都不曾见过,话都没有好好说过,才是刻印深刻的遗憾。

喻文州笑了,虽然兜兜转转,但是至少现在他们都明了彼此心意,虽然有些迟到,但是再也不会遗憾。

“少天,想问什么?”

“你那个古怪的方法有什么副作用?”

“早夭。”

“多早?”

“三五年内吧。”

砰的一声,黄少天把喻文州贯到墙上,年久失修的红砖墙摇摇晃晃,簌簌地抖落下灰尘,落在两人头顶,如添白发。

“三五年后,你也准备把自己塞进什么坛坛罐罐里面吗?!”

“嗯。”喻文州从衬衣领口拉出一条挂坠,上面吊着一个小小的金色六芒星。

“你!”黄少天有些气急败坏。

“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谢谢观赏,请移步: (三十)


一点废话:

 完结倒计时,1章!本周内应该能完结!


评论 ( 39 )
热度 ( 2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