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王杰希】真实如海(三十)【完结】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喻黄/王杰希

2. 现代灵异

3. 完结了!


指路: 目录 

前文: (二十九) 废墟


(三十)尾声

一场秋雨,仿佛一夜之间送走夏季最后的余韵。四季轮换,时间的脚步从未停歇。夜雨初歇,清晨的鸟鸣叫醒这个略带清寒的初秋早晨,空气中水汽弥漫,屋檐树叶兀自滴答着未尽的雨水,在地面上坠出小小的涟漪。湿漉漉的路面上零零散散铺展着尚且翠绿的树叶,它们都是被昨夜秋风带走的夏日纪念品。

街上行色匆匆表情困倦的上班族,站在早点摊旁边背课文边等着早餐的高中生,穿着练功服从街道尽头晨练归来的大爷,每一个人都过着自己生活固定轨迹,今天与昨天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

这场突如其来的秋雨,这次猝不及防的降温,这个清晨让人熟悉又有些陌生的雨后风景,像是无数个习以为常生活片段中最平凡普通不值一提的一天。

喻文州穿着一袭风衣,行走在清晨微凉的晨风中,他黑色的皮鞋踏过凌乱的碎瓦墙砖,踏过无数被雨水浸润的落叶,发出轻微的沙沙声,旋即被淹没于清晨街巷中逐渐热闹起来的人声。

他提着一只黑色的老式皮箱,缓步行过坍圮的花坛,生锈的摇摇欲坠的铁大门,无声无息地融入清晨忙碌的街道中。

他的身后不远处传来推土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伴随着机械的声音,是建筑物倾塌的巨响。陈年的旧楼在腾空的烟尘中缓缓落下帷幕,露出往日隐藏于它们残破身躯之后城市华丽的天际线。可以想象,用不了多久,这块现在堆积着残砖碎瓦的地方,也会急速盖起摩天大楼,成为华丽天际线中一员。

微草在两天前就从这里撤出去了,他们赢得了合同,迈出了进军华南的第一步。

现在,他们应该在B市庆功。

喻文州抬起头,雨后的天空澄澈如洗,湛蓝的天穹中零星点缀着一点点白云,是独属秋天的高远开阔。

G市漫长的夏天,炎热耀眼又如梦如幻的夏日,终究是结束了。

喻文州抬抬手,一辆出租车停在他面前。

“白云机场。”

出租车司机看了眼他放在脚边的黑色手提箱,“这么早就赶飞机啊。”

“是啊,准备去杭州。”

“唉,现在工作都不好干啊。”

“不是工作,只是去拜访一位故人。”

故人,真是文雅的用词,司机偷眼看看了车后座的青年,他面色苍白,带着一种文质彬彬的亲和气质,倒是毫不违和。青年已转过头专注地看向窗外,司机识趣地没有继续闲聊。

喻文州将车窗打开,G市的街景和着凉风灌了进来,这一切仿佛还是他当年生活的模样,又在时间磨洗之下产生些许距离感。他拂过被风吹乱的额发,玻璃窗上映出他左手无名指上一枚铂金素戒。

这个新添的装饰品让他楞了一秒,而后露出发自内心的微笑。

那天,在蓝色火焰包围之下,黄少天听到他的回答,整个人都衰颓下来,他松开了压制着喻文州的手,眼底的失望已经掩饰不住,“我以为,你会有更好的选择……”

喻文州按住黄少天将退未退的手,“与少天无关,只是蓝雨一直以来的问题。魏琛面对过,方世镜面对过,而眼下轮到我了。这是逆天改命的代价。”

“所以,你分给我一半的性命也没有关系?”黄少天皱着眉头。

喻文州笑了笑,“王杰希久居中原,实在是对百花不了解,情蛊所谓的一半不是拆分,而是共享,我将我的生命与你共享,我生即你生,我死即你死。”

“可我已经死了。”

“分给你,你大概是半死……”

“半死不活,我知道你想这么说。”

“不过,差点又被王杰希干掉了一次。”

黄少天不想和喻文州慢条斯理地理清之前的事情,他脑子里转着喻文州的话:“之后呢?怎么办?那什么魏琛,他在哪里?他想出办法了吗?”

“他在杭州,确实想出办法了。”

“是什么?”

“置之死地而后生。”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放在他肩膀上的手逐渐收紧,眼底的猩红却在逐渐褪去。他知道喻文州不是一个轻易吐露实情的人,他如此步步紧逼,不过想要一个真相,或是一个能让他心安的答案。理性告诉他,王杰希的方案是最好的,是最顺应自然,或又是能将喻文州从这场纷乱诡谲的境遇中拯救出来,让他重新回到阳光下,回到他应该去的地方,应该走的道路。

或者,是他们两个人都应该回到本应属于他们的归处。

然而,眼下喻文州已经被逼到极处,却告诉他这是一条注定有去无回的道路。无论他是否选择回到应去的地方,都无法将他的爱人从死亡的沼泽当中拯救出来。

这注定是一条没有退路的道路。

黄少天闭上眼睛,这就是他认识的喻文州,他下定决心的事情,他决意去做的事情,向来都是做到极致。但是,他却从不勉强别人如此,即使他为此付出极大的代价,依旧愿意将选择权交予黄少天,并将随之而来的责任以一己之力承担下来。

黄少天紧紧地抓着喻文州的衬衫,仿若抓着一颗极为烫手的真心。这样的绝路,他怎么可能放任喻文州一个人走下去,而自己则投入轮回当中,以全然空白的记忆去享受一段重新开始的人生?

他的感情疯狂地告诉他,答应喻文州,快答应喻文州。

卢瀚文说得没错,失去记忆,从头开始,那个人再也不是黄少天了,而他失去的却是他一直想要拼命抓住的。

那时的火焰与此时的火焰何其相似,彼时他被逼至角落,在最后时刻翻检记忆中那些发着光的印象深刻的瞬间,却只觉得遗憾。而此刻,他能感受到喻文州的气息,感觉他微凉的体温透过棉质的衬衫恰到好处地安抚着他。

他不想忘记,不想放弃,也再不想留下遗憾。

黄少天抱住眼前的男人,喻文州感觉他抱得极紧,他伸出手缓慢地轻柔地抚着黄少天的背脊。

“那把剑,锈得有点厉害。”黄少天在喻文州耳边轻声抱怨道。

喻文州的手停顿了一下,继而抱紧黄少天。喻文州闭上眼睛,脸侧是黄少天柔软的头发,记忆中无数与之相关的瞬间终于从尘封的心湖中打捞出来,是图书馆初见时的意气风发的张扬青年,是再见于黑白照片上凝固的微笑和哭声连片的灵堂,是阳光之下隐隐绰绰想要抓住却最终穿过的一缕幽魂,是艳阳之下再次熟悉又陌生的相见。

喻文州一直都明白,黄少天是不甘束缚的,无论当年图书馆中的规矩也好,还是之后死亡制定的世间法则。他不可能也不愿意将黄少天强留在一把剑当中,就像他不能将忽隐忽现自由自在的吹过世间的风强行装入罐子当中。

他怀着矛盾的心情让黄少天做出选择,理性希望自由的风能够毫无拘束重获新生,而内心的某个角落也在叫嚣着要不顾一切地留下他。

或许,在情愿为王杰希所缚的时候,喻文州就应该猜到黄少天的选择。王杰希说得没错,他只是不愿去想,又有些舍不得将他束缚起来。

“你快说咒语吧。”黄少天催促道,他可不想成为围观对象。随着黄少天心情平复下来,周围的火焰逐渐变弱,透过火焰的间隙,他已经能看到探头探脑满脸焦灼的蓝雨众人,以及一脸跃跃欲试想要将他和喻文州一网打尽的微草众人。

“少天,和我结婚吧。”

“……喻文州,你疯了吗?!我说咒语!卢瀚文说的那个咒语!”

“和我结婚吧。”

“……”黄少天盯着喻文州极为正经的神色,又看到他手中打开的戒指盒,突然说不出话来了。

“……你早有准备?”

“有备无患。”戒指的款式虽是素净,却也有些过时。这个准备的时间,黄少天和喻文州都心知肚明。

“我们能先说咒语吗?可以有轻重缓急吗?”黄少天不觉得喻文州是这么一个不知轻重的人。

喻文州摇头苦笑道:“没有什么咒语,只要在法阵中说‘我愿意’就可以了。现代契约都是一切从简的。”

“你……”

“我稍微利用了一下规则。”

“你为什么要骗瀚文!”

“年轻人需要一些仪式感。”

“你怎么问瀚文的?”

“卢瀚文,你愿意成为蓝雨忠心不二的骑士吗?”喻文州朝黄少天眨眨眼。

“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埋头在喻文州肩上狂笑,笑着笑着,他觉得自己仿佛笑出了眼泪。

他埋在喻文州的肩膀,轻声说道:“我愿意。”

“等一下,法阵还没准备好……”

黄少天拦住喻文州试图施法的手,他抬起头,如雨后晴空般明亮的眼睛与喻文州对视,一字一顿清晰地说道:“我说,我愿意。”

 

从车窗外透过的晨光在无名指上的戒指流泻光华,喻文州交叉手指放在膝盖上,他现在可以告诉魏琛,他确实不曾编过故事。魏琛几年前发现“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办法,在身体死亡之后转而修起了鬼仙,听说现在已是小有所成。喻文州虽然一直与魏琛保持联系,却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与他见面。

这一次,魏琛能见到他故事里的另一位主人公,而这位主人公现在正待在他的手提箱中,用凡人无法听到的声音喋喋不休地说这话。

“瀚文,你不要挤!”

“黄少,你为什么要裹进队长的衬衣里!”今天的卢瀚文也是活力满满。

“……我怕冷。”

“我第一次听说剑怕冷的。”徐景熙的声音里透出一种槽多无口的无力感。

“可能冰雨是特殊品种。”李远的一本正经解释听起来更像是反讽。

“压力山大啊……”郑轩叹道。

“郑轩,帮我把盖子盖上,我有点受不了。”唯一住处有盖子的宋晓说道。

“宋晓,我去,你什么意思?!” 


【完结】


一个充满废话的后记

评论 ( 51 )
热度 ( 35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