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极边之地(1)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双花

2. 非典型的现代灵异

3.  姊妹篇  喻黄.《真实如海》

4. 本章BGM 谷雨by杨蔺


(1)Mayday

张佳乐不是第一次走这条山路,他记得前方左侧的水坑其实是一个兔子窝,一脚下去就很难拔出来,他也知道前方十米开外的地方是一棵倒伏的巨树,上面的蚂蚁比蜜蜂还大,轻轻一吻就足以赠你一个终身难忘的大包。再前面……再前面是什么他就不知道了,他只知道自己要往前去,前方有什么正等着他。

森林的鸟鸣虫声都被奔流的巨大水声掩盖过去,河水巨浪如同不断流逝的时间一般让人心焦。

快点,再快点!

他灵活地跳过那个兔子窝,几个腾跃之后,从一根粗壮的树干上跳过去,直接越过那棵危机四伏的巨树,拽着一根粗壮的藤蔓惊险又轻盈地落地。

他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或是庆幸一下自己这次的好运,螺旋桨的轰鸣声从头顶而来,几秒内就盖过流水奔腾的巨响,摇撼着天地之间。

“不……”张佳乐疯狂地向前跑去,他抽出腰间的弯刀,从前方挡路的藤蔓树枝中清出一条道路。遮天蔽日的密林中,他抬起头,在茂密的枝叶间看到缝隙中的一缕湛蓝而晴朗天空,阳光从枝叶的间隙直刺人眼。

他脚下踩空,滚下了山坡,混合着枯叶和枝干一路向山下而去,终于在半山的缓坡被他用弯刀插入泥土止住了下落的趋势。这片可能由于山体滑坡形成的缓坡尚未生长起参天巨树,几棵矮小的灌木和大片野草肆意蔓延向森林的边际,接向天边。

他摇晃着身体站起来,浑身上下散发着绵密而持续的钝痛,机器的轰鸣和河流的巨大水声在他耳边回荡。在刺目的阳光下,他看见一架冒着黑烟的飞机,在峡谷之中失速,如陀螺一般,又如秋风中的落叶,飞速旋转着坠入密林之中。

巨响,爆炸,迅速窜起的烈焰,比阳光还要炫目,比风还要快速,转眼就到了张佳乐眼前。

“呼……”张佳乐一下子坐了起来,几次深呼吸平复自己过速的心跳。房间里的空调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他赤脚下床,地板上传来的寒凉温度让他清醒一些。他轻手轻脚地走到窗边的矮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冰凉的水入喉,冷得他打了一个激灵,彻底从噩梦中抽离出来。窗外一轮清冷的明月照射着连绵屋顶上的积雪,月光的明亮和雪光的明亮呼应着,视线甚至可以延伸向远处巍峨伫立的雪山。厚厚的玻璃窗阻挡了窗外的寒冷,他只能看到在呼啸的寒风中猎猎飞舞的五色经幡。

没有雨林,没有飞机,也没有机器的轰鸣和奔流的水声。这只是一个安静的五月的某一个夜晚。

张佳乐摇摇头,放下玻璃杯,轻手轻脚地回到床上。虽然只在没有空调的房间里站了几分钟,但是回到温暖的被子里,还是让他舒服到想要叹气。没等他感慨结束,他就被一个火热的手臂拦抱住腰,拖回床被深处。

“怎么这么凉?”孙哲平被张佳乐身上的温度冰了个彻底,却反手将张佳乐抱得更紧,把被子都塞得紧紧的,他目光掠过窗台下空置的玻璃杯,“又做噩梦了?”

张佳乐自觉地在孙哲平怀里找了一个舒服又温暖的位置,答非所问道:“雪停了。”

“五月的雪,本来也下不久。”孙哲平接着说道,“明天可以走了,早点睡吧。”

“睡不着了……”张佳乐叹了口气,被寒冷一激,整个人现在都很清醒。

“睡不着?”孙哲平低笑着重复了一遍,而后利落地翻身撑在张佳乐身侧,“既然这样,不如我们做点事儿吧。”

“等等,大孙!你别乱来……”张佳乐的话被一个温热的吻彻底地堵了回去。

张佳乐瞪着眼睛,试图用尖利的牙齿表达出自己的不满,不过对手很了解他,火热的温度在他的腰侧下腹流连,引得身体内部一阵战栗,他情不自禁地闭上眼睛,彻底放松下来。

孙哲平感到牙齿的攻势退去,怀中的身体放松下来,他笑了笑,热烈的吻从白皙的脖颈一路印上锁骨,一面顺手脱去张佳乐充当睡衣的白色棉质Tee,火热濡湿的吻毫无障碍地沿着平直的锁骨落到覆盖着薄薄肌肉的胸膛之间。

“这玩意,不能取下来吗?”孙哲平停了下来,手指勾着一条银链子,银链子挂在张佳乐脖子上,上面坠着一个方形的小盒子,正躺在他胸前。

“不能!”张佳乐睁开眼睛,劈手夺了回来,“它哪里碍着你了?”

“太硬,咯牙。”孙哲平做了一个牙疼的表情。

“少废话,要做就做,不做就睡觉。”张佳乐一头躺回枕头上,手里还攥着银链子。

“好好好……”孙哲平嘴上应道,心里却想着总有一天要把这东西扔掉。

缠绵的吻绕过那个精致的小盒子,从平坦紧实的腹部缓缓地向下而去,如同耐心细致地品尝一道美食,又或是在烹饪一道美食,白皙的肌肤上浮现出淡淡又诱人的粉红色,隐忍的喘息在寂静的夜里听起来仿若塞壬隐秘却勾人的歌声。

陷落在温暖的环抱中,沉沦在熟悉有力的冲击中,情潮的波浪翻涌而来,将脑海中的噩梦碎片彻底吞没。

但它可能又在某个时刻突如其来冒出来,就像它在这个夜晚毫无征兆地蹦出来一样。这个噩梦,从张佳乐记事以来,就始终伴随着他。那条泥泞的,危机四伏的,满是参天巨树和缠绕藤蔓的山路,这么多年来,他不知走了多少次。可惜的是,他总是在途中遇到各种困难,从没有一次走到那条山路的尽头。梦中的他总是很焦急,很慌张,耳畔奔流不息的水声像是一个巨大的沙漏,永不停歇地替他倒数着时间。

梦的结尾,永远是那架坠毁的飞机和铺天盖地而来的火焰,仿佛短暂而绚烂的一道烟花。

张佳乐脑海中爆裂出一道白光,快感从尾椎攀附而上,如同烟花一样炸裂开来,在灵魂深处引起一片震颤。

孙哲平又把张佳乐的被角紧了紧,经过一番“运动”之后,原本说睡不着的人现在睡得比谁都好,秀气的脸陷在柔软的枕头当中,两颊上还有尚未褪去情潮的粉红色。孙哲平轻手轻脚地下床,裹着一件羽绒服溜到阳台上,点燃了一支烟。

远处雪山的身后开始泛起一片金红色,明月西沉,在黎明前的时刻,月光变得暗淡,而太阳尚在雪山的身后,只有孙哲平手中的香烟是暗夜中一点亮光,他对着寒冷的空气吐出一片烟气,眼睁睁地看着它们很快在凌冽的寒风中消失殆尽。

一根烟抽完,孙哲平转身回到房间里,没有重新回到床上,而是直接去了浴室洗了个热水澡。等他把一切都打理妥当,终于把陷在温暖被窝中的张佳乐挖了出来。

“有信号了?”张佳乐捧着杯子喝着热腾腾的甜茶,看着孙哲平拿着手机在那里刷。前几天大雪封路,把他们困在这个高原小镇上,不止路被封了,连手机信号都没有,他们不得不过了好几天原始人的生活。

“是三天前的邮件,邹远把我们的工作证发过来了。”孙哲平将手机递了过来,“回去一定要告诉他,能一封邮件写完的,就不要分成两三封。剩下的邮件多半还在路上。”

张佳乐的关注点却明显有点歪:“我发现我们的照片照得还不错!”

他们俩的工作证和所有正式证件一样,一张白底免冠正式照片,姓名和工作单位,职位和联系信息。唯一不同寻常的地方,张佳乐的职位是巫蛊师,而孙哲平那里写的是驱魔师。两个职业信息写出来,顿时让工作单位百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事实上,百花确实也不是一个普通的工作单位,而是专门和妖魔鬼怪打交道的机构。不过,因为百花的影响范围主要在云贵川渝,这片地区无论是民族还是信仰都十分复杂,所以百花的主营业务十分驳杂,从除妖驱魔到帮人叫魂,甚至治病救人,都会包含其中。

“完全没必要。”孙哲平瞥了一眼自己一本正经的工作证,“会请我们去的人,根本不会看这种东西。”

这一点倒是没错,会请他们的人一定是相信他们的,既然相信他们,那么有没有这个工作证都是一样的。

“要跟上时代,我听说蓝雨已经开始和外国人做生意了。”张佳乐满意地欣赏着他们新的工作证。

中国幅员辽阔,历史悠久,当然不可能只有百花一家经营这种特殊业务,地处东南的蓝雨就是另一家专擅驱魔除灵的机构,而它的经营范围主要在东南沿海一带。作为中国最早开始改革开放的地方,蓝雨积极寻求国际生意也就不足为奇了。

叮咚,叮咚,连续两声消息提示音,“邹远把详细资料也发过来了。”张佳乐点开了邮件。

一周以前,百花接到一个委托,由于委托人说话口音太重,情绪又十分激动,据说是情况紧急,所以他们问清楚了地址就直接上路,让邹远在后方慢慢问清楚具体情况,做好整理之后发给他们。

其实,他们本可以不用这么早出发,云南大大小小的城市基本都有机场,航空交通十分便利。然而,孙哲平十分不喜欢坐飞机,如果有选择,他首选肯定是汽车。张佳乐无法说服他,只能由着他,两个人提前一周出发,在路上慢慢折腾。

“先上车吧,在车上慢慢说。”孙哲平一把拉开红色越野车的车门,抬脚跨进驾驶座,给汽车预热。

张佳乐熟练地把行李塞进后备箱,然后裹着羽绒服坐进副驾驶,顺手拧开了音乐播放键,如同钟表走针的声音和口哨声一起响起,一瞬间仿佛将人带到海边的艳阳下。

“Ulysse?[1]”孙哲平问道。

“你不喜欢?”张佳乐扬了一下眉毛。

“特别喜欢。”孙哲平吹了一声口哨,红色越野车像一阵火红的狂风一样刮了出去。

这是他们相识相恋的第三个年头,他们搭档一起工作,红色越野车载着他们一路走南闯北。 


[1]Ulysse,歌手是Ridan。


谢谢观赏,请移步:(2)


一点废话:

1. 在没空调没电扇的房间里只能依靠写雪景来消暑……

2. 这次要尝试新写法,千万不要嫌弃我啊……

评论 ( 28 )
热度 ( 17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