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极边之地(5)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双花

2. 非典型的现代灵异

3.  姊妹篇  喻黄.《真实如海》


指路:目录

前文:(4)Nightmare


(5)Gap

代际之间的鸿沟总不可避免,儿女越来越大,他们的世界也越来越大,世界的边界已经从小时候的屋檐和院墙延伸至世界的尽头,乃至于更远,远至宇宙的彼端;然而父母们却一天天衰老,他们的世界变得越来越小,从社会的中流砥柱逐渐收缩到公园一角,从意气风发的职场退回到小区楼下的漫长棋局。

此消彼长,这样的矛盾,终究是无解的。

张佳乐的奶奶,年轻时候曾是游击队女战士,生产队大队长,切切实实顶起过半边天。她去过伟大首都,虽没有见过毛主席,却也在天安门广场留下了身影,那张照片被翻洗过无数次,直到现在还挂在他家客厅的墙上。她经历过吃草根咽树皮的年月,也曾兴致勃勃去过大上海感受繁华,她的人生经历是如此灿烂而丰富,若是写一本自传,或许能反映出她那个时代所独有的传奇和风华。

但是,奶奶年纪大了,半截身子都入土了,就是因为两件事还不能放心,还不能闭眼。一个就是你,一个人哟,待在那洋人的地界,他们当年可一直欺负咱们。现在也不安全,奶奶虽然眼睛不好使了,心里还是明白的,昨天电视里还在说那个什么什么地方被袭击了……

张佳乐听着微信语音里奶奶絮絮叨叨的说话,思路却已经飘远了,这些话他已经听过很多遍,他也想过无数次,干脆放下一切,顺应老人家的心思就回国好了。

但是,他也不甘心。他才二十出头,刚刚结束了目标一致的高中时代,开始对自己的人生,自己的未来有了一张不算清晰也不算模糊的蓝图,开始摸索着尝试找到自己的道路,开始发现一个更加巨大而新奇的世界,他想要探索其中,想要尝试,想要奋斗,想要拼搏,而不是回到家乡,回到自己已经住过十余年的旧居,随便一个左邻右舍都能张口告诉他,以前他漂亮得像个女娃或是某年某月因为没有买到心仪的小玩意生了一下午的气。然后,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里,他将继续待在这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地方,直到有一天他也开始倚老卖老地告诉邻居家的小孩,你小时候可真是个古灵精怪的小捣蛋鬼啊。

这样一眼就能望到人生尽头的稳定的生活,让张佳乐感到害怕。也许对别人而言,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安排,然而对他来说,却相当难过。有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内心仿佛住着一团燃烧的活火,向往着如烟花一般盛大的开场,在无边的华丽和丰盛中燃烧生命。

是的,他内心同样住着疯狂和不羁,所以会一个人踏上异国他乡说走就走的旅行,所以会答应一个刚认识的男人的约会请求,所以会觉得孙哲平这股子狂放不羁的劲儿让人仿佛遇到知音。

当世界的期待与自己的期待相悖,他骗不了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也不忍不舍去伤害爱他的家人,他只能含糊其辞地找着借口,盼望着时间能够给他一个答案:“奶奶,这个学年还没有结束……而且,学校正在放假,没有人办公。退学手续和转学手续都办不了……学费就退不回来了……”

孙哲平听到这话,笑出了声,对张佳乐小声说道:“挺聪明的。”

张佳乐横了他一眼,放开手指把语音发了出去。停了好几个小时的大巴车终于开始缓缓挪动,窗外白茫茫一片,尽是异乡的风景。张佳乐以前没有见过雪,他的家乡四季如春,草木长青,这种铺天盖地的大雪是他来欧洲才第一次领略。

“你在布达佩斯待几天?”张佳乐看着窗外问道。

“不知道。你准备待几天?”孙哲平显然不知道旅行计划为何物。

“三天吧。”他本是一时冲动定了机票,其实只为散心,但是自从有了社交软件,哪怕是逃到天涯海角也会被找出来,该面对的事情,一样也逃不掉。

“之后呢?”

“回巴黎……”

“行,那我跟你一起去。”

“我坐飞机。”

“……哪一班?”

张佳乐转过头,眼眸清澈,清秀的五官在晨曦中带着柔和的光晕,如同橘园美术馆中珍藏的莫奈油画,光影铺陈,朦胧而温柔,“你认真的吗?”

孙哲平与他对视半晌,点点头,郑重其事地说:“挺想去。”他知道张佳乐不是问他是不是就准备坐飞机去巴黎,那种言外之意非常玄妙地砸进他的脑海中,他想了一下,几乎没用多少时间就得出结论:他确实是认真的。

张佳乐错开视线,他明白孙哲平的答案,这种不需要多说的默契仿佛经年累月才能培养出来,他看向窗外的雪景,轻声回道:“多备点晕车药。”

“麻烦你当地陪导游了。”孙哲平笑道。

闲来无事,旅途漫长,尽职尽责的好地陪导游张佳乐于是在前往布达佩斯的大巴上就给孙哲平介绍起另一座名城。张佳乐小时候就十分向往巴黎,这颗小小的火种可能源于他得到的一张印有铁塔的明信片,也可能是从各种电影和小说的讲述中构建起来的艺术之都。当他来到巴黎,真正生活在这里的时候,艺术之都光鲜亮丽的外衣剥落下来,难免露出一些真实生活狰狞的丑陋,是冷漠,是低效,是令人担忧的治安。但是,他还是喜欢巴黎,喜欢那些与百年前的油画依稀相仿的奥斯曼风格建筑,喜欢在夏日傍晚坐在塞纳河边就着一罐啤酒看夕阳西下,喜欢藏匿在拉丁区错综复杂的深巷中的小书店小酒馆。谁会不爱巴黎圣母院绚烂的玻璃大花窗呢,谁会不爱卢森堡公园的绿荫和喷泉呢,谁会不爱十三区告慰乡愁的中餐馆呢?

行走在其间,张佳乐总能感到一种熟悉和亲切,或许正如海明威所说:“假如你有幸年轻时在巴黎生活过,那么你此后一生中不论去到哪里她都与你同在,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盛宴”。

微信的铃声突如其来,打断了张佳乐文艺细腻的巴黎简介。张佳乐看着微信图标上冒出来刺眼的红色标示,缓慢地从一变到二,又从二变到三,始终没有点开它。

“盯着看也不会消失。”孙哲平说道。

张佳乐咬咬牙,拿起来凑到耳边听起来。和许多上了年纪的人一样,张佳乐的奶奶也喜欢最大限度地使用微信语音,每一条留言都要说满60秒,这种看上去长长的语音简直令人望而生畏,更遑论其中的内容还让他招架不住。

老奶奶大概自己耳音不好,所以嗓门也格外大。孙哲平坐在一旁,不需要刻意地偷听,他也能听到其中的内容,不过因为方言口音问题,他听得不甚明了,只能猜个大概:张佳乐的奶奶对他的事业表示理解和支持,男孩子确实应该出去闯荡一番。但是,奶奶还是希望他能回家相个亲,结个婚,因为家里的事业不能没有人继承,如果他不愿意,他的妻子可以作为继承人。毕竟,这项事业自古以来都是传女不传男的。

传女不传男?孙哲平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说不定是把主谓宾都弄反了。

这段信息量爆炸的语音让张佳乐听了很久,他听完之后也不着急回复,盯着手机一个劲地发呆,把屏幕按亮又按灭,明明灭灭。

张佳乐虽然知道这件事迟早要面对,但是他万万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就像一个平常的早晨,开门的时候却发现门外洪水滔天,上帝降罚世人,末日审判说来就来。他想要逃避,在微信里装死,在离家几万公里的地方假装自己不存在,但他也知道逃避终究不是办法,他现在说,回到家说,对着父老乡亲说,对着某个可能存在的姑娘说,说的都将是同一个事实。他不能撒谎,这个弥天大谎下的责任太重,他的良心决不允许。

“奶奶,我还年轻,暂时还不想考虑结婚。”张佳乐说道。

那你自己回来继承家业吧,虽然是男孩子,也不是不可以,正好乖孙儿可以留在奶奶身边。

“我的课程还没结束……”

还是说,你有喜欢的人了?

在人生阅历是张佳乐两倍的人面前,同样的借口,不可能再次起效。

张佳乐哑口无言,他退出微信,叹了口气,看向一旁的孙哲平,似真非真地咨询道:“怎么办?我奶奶让我回家相亲。”

张佳乐没有提什么家族事业,孙哲平也就识趣地不多问,他朝张佳乐伸出手,依旧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来,手机给我,我帮你。”

后来张佳乐回想起来,当时可能是信了孙哲平的邪,被他这种睥睨众生,君临天下的豪情所震撼,真以为他能机智地拿出什么好办法。他就这么傻愣愣地把手机递给孙哲平,眼睁睁地看他点开微信,带着北京人特有的热情和礼貌开口说道:

“奶奶,您好,我就是张佳乐的男朋友。我叫孙哲平,北京人,今年20岁,身体健康,家住北京朝阳区……”

“卧槽!孙哲平!老子信了你的邪!”张佳乐猛扑过去,试图夺回手机。

孙哲平长手长脚,顺手把手机举了起来,然后张佳乐就听到微信里发送语音那熟悉的咻的一声,听得令人肝胆俱裂。

张佳乐好不容易把手机重新夺了回来,可恨的是撤回的时效已过,他只能盯着那一节绿色的语音恶狠狠地咬牙,心里感受一时复杂难言。他确实想告诉奶奶这件事,但是他又没办法说,更不知道怎么说,孙哲平大刀阔斧干脆利落地替他说了,却又是在这样一个毫无准备毫无铺垫的情况下,他难以想象奶奶的反应,也无法言说自己心里的感觉,负罪感内疚恐惧纠结在一起,但是一种放松和如释重负的感觉也同样存在,孙哲平像是强行把他背上的包袱给扔了出去,这个巨大的包袱扔出去可能砸到人也可能砸到花花草草,但至少他现在去掉了一个包袱。

“你可以告诉她,这只是恶作剧。”

“不,不用了,是事实。” 


谢谢观赏,请移步:(6)


一点废话:

1. 今天不小心戳了老福特的G点,查敏感词查了好久,最后还得删掉它们。

2. 写巴黎写high差点收不住场,真正下笔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有多喜欢它……

评论 ( 18 )
热度 ( 8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