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极边之地(6)

【食用指南】

1. 全职高手. 双花

2. 非典型的现代灵异

3.  姊妹篇  喻黄.《真实如海》


指路:目录

前文:(5)Gap


(6)Budapest

张佳乐靠着椅背假寐,两个人都默契地没有说话。自从孙哲平那条石破天惊的语音发送过去之后,奶奶那边就再也没有答复,想来是消息太过震惊,需要好好消化。张佳乐猜测着奶奶的反应,也许会勃然大怒,也许是难以置信,也许是半信半疑,也许正找街坊邻居七大姑八大姨商量。

而另一个完全相反的猜测同样咕嘟咕嘟从张佳乐心里冒出头,他眯着眼偷看靠着窗的孙哲平,男人抱着手臂看向窗外,日光与阴影之下更显棱角与锋锐。说不定,奶奶会喜欢孙哲平这种有一说一,直白坦荡的人。喜欢就说,据说奶奶当年就是凭借如此直截的信条搞定了爷爷。可惜,这个故事的真伪已经随着爷爷永远带入地下。

大巴车汇入川流不息的城市道路中,在几个转弯之后减速进入停车场,车上昏昏沉沉的乘客像被魔法唤醒了一般,纷纷开始收拾行李,从座位上站起来,大包小包让车里的空间变得更加拥挤。

“一会儿去哪儿?”孙哲平只有一个背包,悠闲地站在张佳乐身边,仿佛两人已经相处多时一般熟稔地问道。

张佳乐等着司机把他的小箱子从车腹里拖出来,他的旅行计划是完善的:“先去青旅把行李放下,然后去吃午饭。”

孙哲平看了看表,“先吃饭吧,行李一会儿再收拾,箱子我帮你搬。”

张佳乐也看看时间,已经一点过,等他们折腾结束说不定都要两三点,而欧洲这边的餐馆的午餐时间早过了,“行,去哪儿吃?”

“你定。”或许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两个人的许多日常事项都交由张佳乐拍板,大到买房装修,小到内裤选色,可谓无所不包。

“谷歌推荐了一家本地餐馆,评分挺高,先坐公交然后再转有轨电车。”

“太麻烦,打车去。”孙哲平大手一挥,拦了一辆出租车。

 

“你看得懂不?”孙哲平把菜单往桌上一摊,一筹莫展,谷歌推荐的本地餐馆可能过于本地,从服务员到菜单都找不出一句英语,旁边的客人们看起来也是十足的本地长相,男男女女都有着十分魁梧的身材。

张佳乐拿着手机正在算汇率,匈牙利福林巨额的面值简直令人害怕,整个菜单看上去充满了无穷无尽的零。

“不太明白,但是按照老规矩点总不会错。”张佳乐算清楚之后松了一口气,虽然看起来非常浮夸,但实际上物价比巴黎感人多了。他猜测地从满是陌生符号的菜单里选了前菜主菜和甜点,并在服务员热情洋溢地比划中挑了据说是本地最好的啤酒来佐餐。

然而,老规矩在新地方极有可能失效,当第一道汤端上来的时候,张佳乐傻眼了:巨大的白瓷盘上托着一只颇深的瓷碗,瓷碗上整个盖着一张分量十足的油炸面包,瓷碗里的汤同样浓稠,一勺子下去,几乎全是干货,从胡萝卜到牛肉,还有西芹混着马铃薯。张佳乐吃惯了分量稀少的法餐,一道前菜吃完,已经彻底饱了。

而他手边还有一个比他的脸还要大的玻璃杯,里面盛满了本地最好的啤酒,金黄色的酒液散发着诱人的香气,白色的泡沫覆盖在杯口,小小的气泡如同一道道细线一般从杯底升起,歪歪扭扭地加入到白色泡沫的行列里。

张佳乐一口一口喝着啤酒,面前的主菜纹丝没动,鸡肉与通心粉散发着奶油和罗勒的香气,却连半点都塞不进去。

“喝不下就别喝了。”孙哲平把自己面前的盘子清空后,把张佳乐面前的盘子也端了过来。他对面的人喝得已然有些上头,原本白皙的面庞染上了一层如鲜花般的粉红色,一双眼睛如暗夜星辰一般闪动着光芒。

张佳乐似乎没有听见,他晃荡着还有半杯酒的玻璃杯,不知道从哪里起了感慨,从故乡气味芬芳的砂仁酒讲起,又是夏天雨后冒出来鲜美的菌子,又是漫长雨季里潮湿又温润的空气。前苏联格调的背景音乐似乎被换成了葫芦丝,暖气片营造出的燥热中掺杂进一丝丝来自亚热带和热带潮湿的空气,孙哲平突然觉得面前这一盘奶油鸡肉意面味同嚼蜡,远不及一碗牛肝菌煨的汤。

“我舍不得,家里其实挺好的。”张佳乐有些黯然地总结道,而后又抬起头,眼神亮亮地看向孙哲平,“你也挺好的。”

“……嗯。”这个弯转得太大,孙哲平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觉得心里被猛地撞了一下。

“你知道吗?我第一眼看到你,觉得特别熟悉,但是……”

经典转折之后的话,孙哲平没有听到,张佳乐一头栽到桌上,呼呼大睡起来。

孙哲平不是一个自来熟的人,他的界限一向清晰,他干脆利落,没有混沌不清的灰色地带。然而,他转过头看看正在床上睡得人事不知的张佳乐,所谓的界限大概就是被用来打破的。

从第一眼看到张佳乐,他仿佛被拉入了一个旋转的万花筒中,整个世界似乎都被虚化,只剩下这么一个人,而这个人飞快地侵入他的世界当中,没有丝毫不适,没有丝毫不妥,仿佛那才是他一直该在的位置。当然,反过来说,他也像一个永不后退的骑士一般横冲直撞近乎蛮横地闯进张佳乐的世界,比如在他奶奶那里宣誓主权,又比如刨根问底想听童年故事。

有时候,世界就是这么没有道理,而孙哲平也懒得去追究这背后的道理。

“醒了?”

张佳乐顶着一头乱发坐起来,迷糊地揉着眼睛:“什么时候了?这是哪里?”

酒店的遮光窗帘质量非常好,几乎分辨不出白天黑夜,孙哲平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张佳乐看看自己身上,衣冠齐整,睡得有点皱。

“下午三点,四季酒店。”孙哲平把窗帘拉开,冬季下午三点微弱的阳光攀进屋内,温暖又温柔,窗外是气势恢宏的链桥,桥下是被斜阳染红的多瑙河,宽阔的水面倒映着河岸对面渔人堡和城堡山上壮丽无比的建筑物。

艺术家敏锐的触感被这如油画一般的风景震慑一秒,然后现实生活和金钱价格等等俗物飞快地爬回他的脑中:“四季酒店?!”

张佳乐醉得不省人事,孙哲平带着两件行李和一个大活人,总不能游荡在寒风凛冽的布达佩斯街头,他必须要找一家酒店把他们都安置好了。但是这个解释说起来太麻烦,最后被简化成,“就知道这里。”

“你一路都是住这种……连锁酒店?”连锁酒店说出口的时候,张佳乐觉得自己快把舌头咬掉了。

“有什么问题吗?”

张佳乐目瞪口呆,他重新审视眼前这位爷,他大马金刀地坐在沙发上,浑身上下看不到明显的logo,脚边的旅行背包又旧又脏,张佳乐竖起大拇指:“土豪,没毛病。”

他飞快地从床上跳起来,冲进洗手间洗个脸冷静一下。微长的刘海上滴着水,张佳乐撑着盥洗台,现实如一盆冷水浇下,迷雾散去,他其实根本算不上认识孙哲平。但他已经克制不住地爱上他,从第一眼看到他,在午夜的大巴车上决定向他走去,他们风雪中交握的温热双手,他在晨曦中迷人的侧脸。究竟是所有这一切都让人怦然心动,又或是刹那心动造就此后的传奇和童话?

爱情就是这么没有道理,一无所知亦会深陷其中。

张佳乐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他从镜中看去,孙哲平抱着手臂倚靠在门边,长腿微曲,手臂上的纹身在健康麦色的肌肤上更为凸显,锐利的目光透过镜面射向张佳乐,似乎一眼看到他的心里,“你认识的是我这个人,有钱没钱,有房没房,叫什么名字,之前生哪里,之后葬哪里,有什么关系?”

确实,都是身外之物,张佳乐低头笑了笑,撩了撩额前湿漉漉的刘海,“我也不太认识你这个人。”

孙哲平挑了挑眉毛,静待张佳乐的下文。

“你知道布达佩斯什么最有名吗?”

“多瑙河?”

“温泉。”张佳乐转过头,湿漉漉的头发还滴着水,被他随意地捋到耳后。

孙哲平笑了,“行,听你的。”

与其说是布达佩斯的温泉很有名,不如说是张佳乐确实很喜欢泡温泉,而欧洲相比于自己家乡遍布的山林温泉,这样的机会明显要少多了。因此,遇上这样难得的机会,他的行囊里是早已做好充分准备。缺乏旅行计划的孙哲平不得不去商店购物,不过土豪先生确实也不太在乎这件事。

当他慢半拍进入更衣室的时候,只觉得有点遗憾,张佳乐已经收拾停当,披着浴巾坐在凳子上玩手机,东欧人太过实诚的大浴巾遮住了大部分春光,只能看到一截修长白皙的腿和秀气的脚踝,连光脚踩在地砖上的脚趾头都显得秀气可爱。事实上,半遮半掩更令人浮想联翩,孙哲平感到一阵口干舌燥,为避免下一刻出现尴尬的场景,他转身对付自己那一堆衣服。

张佳乐从手机上抬起头,那么灼热的视线,他不可能浑然不觉,不过,谁没有自己的心思。黑色的Tee被脱了下来,宽肩窄腰,肌肉起伏的纹理随着孙哲平的动作清晰可见,每一个部分都蕴藏着勃发的力量和生命。力与美,张佳乐在博物馆中见过无数古希腊栩栩如生的英雄雕塑,然而在鲜活的生命面前,大理石的魅力终究是略逊一筹。大理石是冰冷的,而真实的人是火热的,火热的温度甚至可以隔空传递而来,如燎原大火一般在心里烧得漫山遍野。

“看够了吗?”孙哲平在张佳乐面前晃了晃手指。

张佳乐抬头正对上分明的腹肌,腰侧人鱼线在小麦色的肌肤上画下痕迹,带着恋恋不舍的阴影隐没于黑色的泳裤之中,“有什么好看的?”

没等孙哲平回答,张佳乐迈开步子朝楼梯走去,“快走吧,一会儿要关门了。”留下一个通红耳尖落荒而逃的背影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醒目。

不过,慌忙总会出错,他带的路有误,差点把两人导向大雪纷飞的大街上,最后还是询问工作人员才找到了正确的道路。

“你看,多学一门语言多么重要。”指路的工作人员不会英语,最后还是靠张佳乐的法语问了个清楚。

“没错,以后也靠你指路。”孙哲平把自己的毛巾扔给张佳乐,“再站一会儿,我们要变成冰棍儿了。”

那天的所有记忆都像是笼罩在塞切尼温泉热腾腾的雾气之中,在嘈杂又拥挤的露天温泉池中,两个人缩在角落,挤在一起,咕嘟咕嘟的温泉水似乎加热了血液,十二月凛冽的寒风又让人寻求陪伴,在异国他乡陌生语言环绕当中,只有他们是相契相知的,从灵魂到身体,夜空之下仿佛只有他们两个人。

当他们再次回到四季酒店柔软的大床上,柔软的唇落在张佳乐的颈边,如肉食动物一般逡巡在猎物的脖颈。张佳乐扬起头,伸手揽住孙哲平的脖子,孙哲平鬓边如硬毛刷一般的短发搔着他的面颊。他能感受到落在自己肩颈上温热的吐息,让人陷落于踏实与温暖的安全感之中,他轻轻在孙哲平耳边低语道:“大孙,我感觉,我们是久别重逢,而不是一见钟情。”

回应他的却是火热又疯狂的吻。 


谢谢观赏,请移步: (7)


一点废话:

1. 最后也没有赶上生贺_(´ཀ`」∠)_ 过渡真的超级难写。

2. 之后要去一趟波兰,先请个假…… 




评论 ( 22 )
热度 ( 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