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旧时光(7)

【避雷指南】

  1. 赤安cp

  2. 私设如山,时间线为来叶山之后到绯色之前

指路:旧时光(1) 旧时光(2) 旧时光(3)  旧时光(4) 旧时光(5)  旧时光(6)

第六章 毒杀(下)

瞄准镜中,波本穿着修身的制服,挺括的面料包裹着他的细腰长腿,举手投足间都弥漫着禁欲的气质,偏生又让人心底升起一种破坏的欲望,勾得人心痒。莱伊追踪着波本的身影,他游刃有余地穿梭在人群当中,金色的头发嚣张地强调着自己的存在,但令人意外的是,所有人无一例外地忽略了他,仿佛他手中托盘里盛放的高脚杯们都比他更加吸引人。

如此看来,苏格兰比莱伊看人更准。原本这个需要出面的任务应当由经验更为丰富的苏格兰担当,然而苏格兰却坚持让波本前往。彼时莱伊心中颇不以为然,并不看好波本的表现。原因无他,波本太耀眼,像一团带刺的火焰。

现在,莱伊承认,这团火焰实际上是收放自如,面对自己的时候是燎原大火,而面对别人甚至可以变成打火机,在不需要的时候没有一丝光芒。这个古怪的比喻在莱伊脑海里一闪而过,而另一端的波本似乎感知到有人说他坏话。他抬起头,朝着瞄准镜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冲着莱伊摇摇头。

隔着700码的距离,莱伊还是瞬间读懂了波本的挑衅:这一次任务不需要你出手。

下一秒,莱伊的瞄准镜已经重新回到石田三郎身上。

石田三郎招了招手,服务生躬身上前,他从一名服务生的托盘上拿了一杯酒。

他与旁边几个谄媚的面孔聊了两句,哈哈大笑,仰头准备一饮而尽。

一只手拦住了他,浓妆艳抹的妖冶女子几乎半挂在他身上,欲拒还迎的眼神在他流连不去,纤长的手指撩拨地抚弄着他握着酒杯的那只手。

石田三郎一只手握住了那只捣乱的手,贪婪的眼神在女子饱满的胸前逡巡,将酒杯塞进了女子的手里,扶着她的腰准备喂她喝下这杯酒。

鲜红的唇印印在透明的杯壁上,周围人一团哄笑。

片刻之后,变故突生,一旁的服务生疯狂地挤开人群,试图抢下杯子,却被周围人几脚踹开。女人掐着自己的脖子,发出无声地尖叫,委顿在地,玻璃碎了一地。以石田三郎为中心的礼堂登时大乱,像是在平静的湖面扔下了一块石头,所有人都乱了轨迹: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窜的普通宾客,逆着人潮奔入礼堂的保安,以及被人簇拥着向礼堂后门的石田三郎。

混乱对莱伊没有丝毫影响,石田三郎在跑动的过程中不可能永远躲在众人的身影中,而他只需要这么一个瞬间。

子弹呼啸而至,穿透玻璃窗,目标倒下。

礼堂迎来了新一轮的恐慌和混乱,没人注意到有两个人已经从这场混乱中从容离去。

 

街角的酒吧依旧热闹,许多人的话题都是今天刚发生的闹市枪杀案,对凶手身份猜测层出不穷。相比起来,酒吧一角的三个人就显得格外沉默。苏格兰看看波本,波本在喝酒,面容平静而安详,如果不看脖子上凸起的青筋的话。苏格兰不知道怎么安慰波本,现实世界不可能有万无一失的计划,随时随地都需要准备一个plan B,而莱伊就是他们的plan B。这大实话说出来,波本肯定不开心,莱伊也不会高兴。

苏格兰转向莱伊,莱伊握着酒杯似乎在放空自己,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但苏格兰觉得自己似乎能够感受到莱伊这边昂扬的气氛,衬得波本那边愈发低气压。

气氛太难捱,冰火两重天,苏格兰低咳两声,举起酒杯:“第一次合作非常愉快,我们顺利完成了任务。来,干杯!”

另外两个人自顾自干了,留苏格兰一人举着酒杯,也只能干了。

“咳咳,明天做一下扫尾工作。”苏格兰觉得头又有点疼了。

“嗯。”莱伊回应道。

“波本……”见波本半天没有回应,苏格兰转向波本。

“嘘……”波本在唇上竖起食指,示意两人看向酒吧的电视。

酒吧的电视常年转播各种体育赛事,足球、棒球、网球,什么热门播什么。此时,电视上出现了一个绝对不应该出现的人——石田三郎。


一点废话:今天依旧在复健中,听的歌是《你有没有见过他》,很想问谁见过我失落的灵感和脑洞了?

评论 ( 2 )
热度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