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的流放者
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 枯木逢春雷
Powered by LOFTER

【魏方】《巫》番外一(下)

【避雷指南】

1. 《巫》番外

2. CP:魏琛X方世镜

3. BE醒目!BE瞩目!BE注意!


正文指路: (巫)索引

前文指路:(上)  (中)


番外一 一封迟到三年的信 (下)

“老魏,你冷静点。”叶修从信纸上抬起头,看着魏琛在房间里像陀螺一样转着圈。

“有烟吗?”魏琛停了下来,从叶修的抽屉里扒拉出一根手卷烟,有些颤抖地点燃它,深深地吸了一口。

“这封信,可能是伪造的。”叶修放下信纸,“毫无逻辑,看起来像是东拼西凑的日记。”断章取义的东西,最容易动手脚了。

日记两个字再次戳中了魏琛,方世镜记日记的习惯十年如一日,叶修的话没有打消魏琛的忧虑,反而更增添了这封信的可信度。

魏琛转过身,一把捶在桌子上,面容冷肃地面对叶修,“老子不管这玩意是日记上剪下来的还是人写的,重要的是内容!内容!这内容,是不是真的?!大陆东侧是不是已经成了……死域?”

“……”最不应该沉默的时候,沉默就意味着默认。

魏琛狠狠地砸了一下桌子,咬牙切齿地骂道:“他妈的,你们早就知道了!”

“只是猜测。”叶修曾经预想过这样的结果,却没想到这个结果会这么快,以这样的方式摆在眼前。

“猜测?”魏琛狠狠吸了一口烟。

“现在也还是猜测,一封信根本不能说明什么。”叶修又读了一遍这三页薄纸,多年与魔物打交道培养起来的直觉始终告诉他,这封信有问题。

“一封信?这是遗书!人之将死……”魏琛说不下去了。

“它怎么寄来的?”叶修果断换了个话题。

“从雅克城的驿站……”

“暗黑森林吗?”叶修的手指扣着桌面,喃喃自语道。

暗黑森林,魏琛已经有很多年不曾去过。他年少时凭借一腔孤勇,一头钻进未知的世界,在其中历经九死一生。当时他对生死毫无畏惧,从没想过死亡会是什么样,死亡仅仅是传奇的结束,惊天动地的英雄故事里一个极其常见的套路。现在他不这么想了,不论是英雄还是凡人,生离死别的那一刀永远是痛彻心扉。

“我要去暗黑森林看看。”魏琛灭掉了手中的烟。

叶修叹了一口气,拍拍他的肩膀,“小心点。”

魏琛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叶修在抽屉内侧的夹层中找出了一方私印,上面绘制着一把撑开的雨伞。他没有犹豫,摊开的信纸上落下潦草的字迹:当年我们考虑过的最坏结果,可能已经出现了。

信上没有落款,只印下那把孤零零的伞。

隔着十数年的光阴,他们似乎又回到了原点。魏琛想要重回暗黑森林,而他又一次与分道扬镳的猎魔人联盟取得联系。

 

魏琛回到家已经是半夜,家里空空荡荡,黄少天又不知道跑到哪里野了。他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李,将多年不用的地图揣回了口袋,抬脚就准备往外走。他经过杂草丛生的庭院,小院里竖着的梯子还没收起来,下午的时光和更深露重的半夜仿佛是两个世纪的隔阂。魏琛放下了包裹,把院子里的梯子收好,拿了一把镰刀拾掇起院子里小石板上的杂草。

黄少天轻手轻脚地潜回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令人震惊的景象:院子里被收拾得干干净净,房间里也难得一见的井井有条。魏琛背对着他站在屋子门口,黄少天知道自己今天是躲不过一顿暴揍了。

“回来了?”魏琛问道。

“……魏老大魏老大,对不起对不起,我今天就是稍微玩得晚了一些……”

魏琛不等黄少天说完,抓住这个小兔崽子就是一顿抽,“魏老大饶命啊,我不是故意的,是钟坏掉了……”

黄少天一边哀嚎求饶,一边四处躲藏,不过他觉得今天魏琛似乎手软了许多。

很快魏琛就停手了,点着烟听黄少天在一边做检讨,检讨次数太多,这小子现在简直是张口就来,丝毫不带停顿的。

“我要出趟远门。”魏琛打断道。

“……我错了,我不该夜不归宿,不该……什么?魏老大你要出远门?”黄少天瞪大了眼睛。

“没错。”魏琛伸手拍了拍黄少天的头,“老子要出远门,你小子给我好好看家,别到处惹祸。”

“哦,知道了。”黄少天点头道。

“走了。”魏琛弯腰拿起行李,抬脚就走。

“魏老大,魏老大,你什么时候回来?”黄少天像条小尾巴一样跟在魏琛后面。

魏琛停下脚步,转身看着月光下瘦高的少年,看着像个大人,却实际还是个孩子,魏琛伸手揉了揉黄少天金色的头发,“有什么事就去找叶修。”

“知道了。”黄少天垂着头,低声应道。

黄少天心思敏锐,魏琛对归期避而不谈,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黄少天咬着嘴唇,最后还是问出了口:“魏老大,你会回来吧?”

“会的会的,你快滚去睡觉吧!”魏琛背对着他,故作潇洒地挥了挥手。

黄少天沉默地目送魏琛离开,月夜下那条出城的道路,在他心里记了整整十年。

 

魏琛早已今非昔比,十几年前的他花了半年才走出了暗黑森林,收获了满身的伤痕和一张宝贵的地图。而如今的他只用了一个星期就走出森林,内心的焦灼让他的速度变得更快。他到达努瓦山脚下的村庄的时候,正是清晨,原本应当是炊烟袅袅,人声鼎沸的早晨,此刻却是死一般的寂静。

整个世界空空荡荡,建筑物上爬满藤蔓,盖满落叶。原本清晰的道路上杂草蔓生,几乎辨不清方向。偌大的天地之间,似乎只剩下他一个移动的活物,移动的行尸走肉。魏琛沿着记忆中熟悉的街道一路飞驰,心却一点点变凉。

魏琛没有想到,多年后重回故土,竟是这样的情况,与想象中的衣锦还乡或是柔情脉脉都毫无关联。他沿着方世镜在信上所说的地址一一找去,一座又一座空置的院落,有些已经易主,有些还依稀可见方世镜的习惯,这一条路,仿佛记载了过去岁月里所有的痕迹。终于,他又回到了暗黑森林,站在了最后一座屋子面前。即使在暗黑森林里,方世镜显然也没有放弃生活,自制的木制院门,院子里的花开得极盛,因为缺乏修建而愈发恣意,庭院内小道上荒草丛生,依稀可见主人当年的精心照料。魏琛轻轻推开门,木门因为年久失修,轰然倒下。这一刻,他内心中最后一点侥幸也倒下了。敞开的房门里凌乱不堪,记录着临行前最后的慌乱。魏琛从地上捡起一根折断的法杖,光滑的表面似乎还留着主人的体温,而尖利的断齿却深深扎进了心中。

他紧紧抱着折断的法杖,咬着嘴唇,压抑痛苦地呜咽从唇间漏了出来,如同一只失去伴侣的鹰,哀鸣泣血,而天地间却再也找不回另一个身影。

“他已经死了。”一个半大的少年冷漠地站在院门外,极其平静地说道。

“你是谁?”魏琛警惕地看着来人,他方才沉浸在过去的回忆当中,一时疏于防备。

“喻文州。”纤瘦的少年裹着不合身的宽大袍子,似乎在审视这个陌生人,而后得出结论:“你是魏琛。”

魏琛暗暗打量着喻文州,方世镜在信上提到过的孤儿,原来已经长这么大了,看起来和黄少天年纪相仿。只是,这个少年神色太过平静,魏琛能轻而易举地看透黄少天的所思所想,却一点猜不出眼前少年的心思。

“方世镜提起过你。”

“父亲经常说起你。”

提起方世镜,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了。

“你还住在这里?”最后还是魏琛打破沉默,主动走近几步,缩短了和喻文州之间的距离。

喻文州后退了几步,防备之意溢于言表,“不,我被他们关起来了。”

喻文州身形移动,魏琛立刻发现了异常,“这是幻影?”这种术法可以让人在一定距离之外显形,最高级别甚至能够构筑一个有血有肉的躯体。眼下,喻文州的术法虽然在移动的时候漏出破绽,但是对于他这个年龄的孩子来说,已是极为难得。

“很不错。”魏琛点点头,真心实意地夸奖道。

喻文州不置可否,依旧平静地站在几步开外。

魏琛看出这孩子防备心理甚重,愈发温和地问道:“关起来了?关在哪里?他们又是谁?我可以帮你。”

“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也不知道在哪里,但是我不能离开那里,没有人能帮我,所有靠近的人都死了。”少年的声音泛着刺骨的冷意。

魏琛耐心地问着细节,将心底里藏着的温柔都掏了出来。喻文州的态度从冷硬拒绝逐渐软化下来。

“放心吧,我会救你出来。”魏琛轻声说道,就当是我为方世镜做的最后一件事。

喻文州的幻影维持不了多久,他注视着魏琛,似乎在掂量魏琛的承诺,即使幻影变得隐隐绰绰,魏琛还是能感受到这孩子执着的视线。

魏琛有些好笑地安抚道:“我魏琛说话,一言九鼎。”

“你骗过父亲,你没有等他。”喻文州一针见血地说道。

“……”

“这次不会了。”魏琛摸摸鼻子,有些尴尬。

“你知道怎么救我?”喻文州的幻影已经变得半透明,有些滑稽地浮在空中。

“知道。”魏琛笑了。

一阵风吹来,少年的幻影被彻底吹散了。

 

魏琛给叶修写了一封信,详细地说明了大陆东侧的情况,在信的末尾言辞恳切地请他代为照顾黄少天。之后他就一头钻进暗黑森林里,去寻找喻文州的踪迹。

数年后,他终于找到了这个孩子,将自己全部的术法和能力全都交换给了他。

“小子,你其实知道这个方法的,对吧。”魏琛感觉到自己的能力和生命都在不断流失。

“是,一命换一命。”喻文州点点头。

“你等着我自己送上门来。”魏琛笑道。

“……父亲会不高兴的。”喻文州犹豫了片刻,他心里有一百个方案,但是他不想强迫魏琛,因为方世镜会生气。

“我还挺高兴的。”魏琛笑呵呵地说道,这个决定他早在得知方世镜死讯的时候就在心里面想过了。

喻文州垂下头。

“行了,小子,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我的命不是那么好换的,是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喻文州惊讶地抬起头,表情里又有些释然。

“替我好好照顾一个傻小子,他叫黄少天。”魏琛眼神逐渐放空。

“好。”喻文州点点头。


【后记】

看《巅峰荣耀》的时候,我深深地爱上了老魏。正文里,32岁的老魏是个非常接地气的男人,兴欣战队活跃气氛担当,活得肆意潇洒,像极了武侠小说里金盆洗手之后又不甘寂寞跑出来搅风搅雨的武痴。但是,不得不说,番外里23岁的魏琛却给人留下了更加深刻的印象。在番外里一边忧心忡忡黄少天的成长,忧心蓝雨的未来,一边吐槽自己明明还非常年轻,却已经开始考虑身后事。读到这里,真是让人感觉又萌又虐,像一个想要保护幼崽又力不从心的傻爸爸。可见,蓝雨的初代队长一开始也没有那般潇洒自在,他背负着蓝雨前行,悉心照顾着新生代,为蓝雨勾勒未来的蓝图,在队伍不需要的时候又离开得异常果断,如同壮士断腕,痛在己身,却给了队伍新的希望。

感谢兴欣给了老魏又一次机会,而这一次他不用背负那些责任和期望,只要遵从本心,在荣耀里追求胜利,享受游戏带来的快乐,展现他搅风搅雨的下限就好了。

方世镜,在正文里几乎没有出场,番外里也着墨不多。他是蓝雨的元老,一开始是自由人选手,后来甘心成为黄金替补,再后来接手了魏琛壮士断腕之后留下的奶爸职责,在年轻一代成长起来后就飘然退隐。他和魏琛是从网游里一起走出来的朋友,像当年的双花一样。但是比起双花的绚烂和戏剧化,蓝雨的故事要平静得多,更多的是关于责任和信任的交付。这种平静背后应当是两个人极致信任和默契,比起喻黄来说不遑多让。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安利怎么就卖不出去呢?


评论 ( 4 )
热度 ( 80 )